第1021章 車輪戰

作者:最后的煙屁股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我老婆是花木蘭最新章節第1021章 車輪戰
熱門小說推薦: 大明武夫 穿梭時空的商人 宰執天下 夜天子 明末傳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傳說 醫統江山 亂清 貞觀大閑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百煉飛升錄 傭兵的戰爭 明揚天下 帝國崛起
“將軍,王副將陣亡了!”一個幢將提著血淋淋的戰刀走過來稟報,他身后跟著幾個兵士抬著王副將的尸體。

    蘇戟臉色變了,他緩緩走到尸體旁邊,眼神之中流露出悲戚,他見過的死亡太多了,這些年跟著他征戰的將士們無數都戰死在戰場上,他本已經是不會輕易悲痛悲傷的人了,這王副將做他的副將已經有不少年頭了,這些兩人兩人相處得非常融洽,從沒有爭權奪利而起過齟齬、從未鬧過不愉快。

    在戰斗中和平日的相處中,他和王副將已經有了極其深厚的袍澤兄弟情義,這種情義甚至要比親兄弟還要親。

    “是守將陳憲殺了他!”

    蘇戟聽完捏緊了拳頭,吼叫起來:“陳憲,吾不殺汝誓不為人!”

    城墻上傳來陳憲的聲音:“你是何人?”

    “冀州蘇戟!”

    “只要蘇將軍進得了城,陳某自當奉上人頭!”

    蘇戟咬咬牙,扭頭對部將們大喝:“撤!”

    撤軍回營的半路上,蘇戟突然停了下來,對手下部將下令:“五六七八九十這五個千人隊撤回營地休整睡覺,一二三四這四個千人隊留下來隨我繼續作戰!第五千夫長,回去告訴伙房,讓他們準備好夜宵和早飯,夜宵在子時過后送過來,準備豐盛一些!”

    “末將遵命!”

    一半人馬在將校們的統帶下返回營地休整了,剩下一半留了下來。

    蘇戟騎在馬背上對協從軍將士們大吼:“眾將士,盡管爾等才投效我大乾不久,但我大乾上至皇帝,下至伍長從未把爾等當做外人看,你們的軍餉及其他待遇與乾軍都是一樣的,陣亡撫恤也相同,在我大乾的軍隊中,有功必賞,有過必罰,從無人例外!”

    “這一次敵軍守將陳憲的確是一個狠角色,這一點本將不得不承認,他守的這座城很難打,但再難打咱們也要把它打下來!本將軍的想法是這樣的,我們還有一萬余人,而守軍已經不足兩千,在兵力上咱們是他們的五倍,拼消耗他們拼不過咱們,咱們的攻城器械已經被燒掉大半了,現在攀爬城墻只能用云梯,想要攻城城墻困哪比較大,本將想來想去只能利用兵力人數上的優勢對他們進行日夜不停的進攻!”

    “這么做的好處是我們可以輪流休息,而他們因為兵力少而不能休息,如果日夜不停的攻打,他們支撐不了幾天,最多三五天,守軍就會崩潰,就算不崩潰也會疲勞致死!”

    “本將在此立誓許諾:從現在起,第一個帶兵破城的千夫長,官升一級、賞賜百金、綢緞一百匹、牛羊千頭,以下將校軍官皆提升一級軍階,普通士卒人均賞賜一金;殺陳憲或葉同章者,官職是幢將及以上者官升一級、賞百金、綢緞百匹、宅院一座、仆從十人;官職在幢將以下者,連升三級,其他賞賜與以上等同!”

    重賞,這是真正的重賞,也是蘇戟能夠做主賞賜的最大權限!

    這個獎賞的頒布可不僅僅針對將校軍官,是對所有兵將都是適用的,如果破城,攻破城池的這個千人隊有集體戰功,每個人都有賞賜,軍官可以升遷;如果是殺死守將陳憲或葉同章,單人匹馬殺死他們的可能性不大,肯定是集體功勞,賞賜可以均分。

    所有協從軍兵將們都心中火熱,有人大吼:“愿為將軍效死!”

    軍人其實最怕的不是死,特別是領兵者,而是怕沒有仗打,只有打仗才能證明自己的價值,千夫長們一個個戰意正濃,紛紛請戰。

    “將軍,怎么打?”

    “請將軍下令吧!”

    所有將士紛紛大叫:“我等誓死聽從將軍號令!”

    蘇戟當即下令:“好,第一千人隊原路返回去攻打南門;第二千人隊去攻打北門;第三人隊去攻打西門;第四千人隊去攻打東門,你們要把手下人馬分成幾個梯隊輪番進攻,不進攻的梯隊就地休息、養精蓄銳,你們的任務是打到天亮,等待從營中返回來的人馬接替你們繼續攻城,明白嗎?”

    蘇戟的戰法很簡單、很粗暴,就是車輪戰、疲勞戰。協從軍人多勢眾,可以輪番休息進食,而守軍要同時守四門,兵力比較分散,如果協從軍不停止進攻,守軍就無法休息,甚至連進食喝水撒尿的時間都沒有。

    “明白!”眾千夫長齊聲答應。

    蘇戟當即揮手:“好,各部分散出發!”

    于是各個千夫長帶著自己的人馬和一部分攻城云梯分別往自己的進攻方向而去,蘇戟帶著自己的衛隊五十人騎兵跟著第一千人隊來到了南門外。

    此時陳憲安排人手打掃了城墻上的戰場正準備帶著巡視隊伍離去,他還要去其他幾面城墻巡視,卻聽到城外又傳來腳步聲。

    “敵軍又來了!”哨兵率先發現了去而復返的協從軍,并立即敲響了警鐘:“當當當······”

    陳憲臉色凝重,“那蘇戟瘋了嗎?不讓士卒們睡覺了?傳令所有人準備迎戰!”

    第一千人隊的協從軍在城外一箭之地外停了下來,蘇戟騎在馬背上靜靜的看著城樓上。

    “將軍,怎么打?”第一千夫長問道。

    蘇戟詫異:“本將只是來這里巡視,你才是帶兵打仗的人,你才是指揮官,你問本將軍要怎么打?要不要讓本將軍叫其他人頂替你?”

    “別別被,末將錯了!”第一千夫長連忙賠笑,他當即轉身喊道:“各幢將都過來!”

    三個幢將跑了過來。

    第一千夫長進行安排:“首先把你們各幢中的弓箭兵都單獨劃出來集中使用,本千夫長會委派一人指揮;第一幢最先開始進攻,進攻的節奏不要太快、也不要太急,咱們使用云梯,在投送兵力方面差了一些,所以這次攻城的目的最主要的不是大量殺傷守軍,而是要跟他們耗,拖垮他們!因此,我軍兵士們在攻城時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保護好自己不受傷、不從云梯上摔下來,要穩打穩扎,明白嗎?”

    第一幢將抱拳道:“末將明白!”

    千夫長又看向另外兩個幢將,他們也都抱拳回答:“末將等明白!”

    “好,去準備吧!”

    三個幢將立即跑回去把自己隊伍中的弓箭手都拉出來交給千夫長,千夫長從三個弓箭隊的隊官中挑選了一個,任命其為弓箭兵指揮官,負責帶領弓箭手對攻城部隊進行遠程支援。

    隊伍陣勢已經排開,第一幢將派人來稟報:“啟稟將軍、千夫長,我幢已準備妥當,隨時可以開始攻城!”

    千夫長看了看蘇戟,蘇戟沒出聲,千夫長當即揮手:“進攻!”

    命令傳到第一幢將這里,第一幢將拔出戰刀向前一揮:“云梯隊,沖——”

    扛著云梯的兵士們邁開大步沖向了城墻,一邊跑一邊大吼:“沖啊——”

    隨后,第一幢將又大吼:“弟兄們,跟我沖——”

    左手提著盾牌,右手提著戰刀的兵士們跟著幢將一起沖向城墻。

    第一千夫長見狀,對弓箭隊指揮官下令:“弓箭隊壓上去,牽制城頭敵軍,一旦有敵軍露頭,就開弓放箭,盡量掩護攀爬云梯的步兵!”

    “諾!”弓箭手指揮官答應,向手下拱手們揮手:“將士們,前進——”

    弓箭手們排著整齊的隊伍,手持弓弩,邁著整齊的步伐向城墻方向移動。

    蘇戟看見沖到城墻跟前的云梯隊和攻城官兵在場外火堆的照樣下暴露了身形,被敵軍的弓箭手像射活靶子一樣,還有守軍用石頭砸,他對第一千夫長說:“那些火堆暴露了我軍兵士們!”

    第一千夫長得到蘇戟的提醒,對旁邊一親兵吩咐:“去叫第二幢派一些人把火堆滅了!”

    即便沒有了城外的火堆,城墻上有燈火,城墻下的進攻兵士可以清楚的看見前面的友軍和城墻上的守軍,但如果把城外火堆滅了,城墻上的守軍就看不清城下的攻城兵士們身影了。

    果然,當火堆一被弄熄滅,守軍就有些抓瞎了,只能緊靠著墻垛向下張望,看見云梯上有人就放箭、砸石頭,此時開水才剛剛開始燒,沒有開水可以淋,只能用弓箭和石頭傷敵。

    這個時候靠近城墻附近的乾軍協從軍弓箭手在其指揮官的命令下開始自由射箭,給攻城的兵士們提供掩護,城頭上的守軍兵士們有了傷亡,不停有人被箭矢射死。

    “將軍,太被動了,咱們看不見敵軍的弓箭手,他們卻可以看見我們,可以肆無忌憚的對我們放箭,太憋屈了!”守將頂著盾牌提著寶劍對陳憲大聲道。

    陳憲道:“沒辦法,我在明,敵在暗,咱們只能被動挨打,讓弓箭手都后撤,讓長矛兵背著木板和刀盾兵先頂在前邊,弓箭手在后面隨時提供支援!”

    這也只能這么辦了,守將答應,立即下達了命令。

    即便是有木板和盾牌保護也不是萬無一失的,城外的箭矢不停射來,總有人不小心被射中保護薄弱之處。

    第一幢打了一個時辰后退下,接著由第二幢接替繼續攻打,守軍根本就沒有時間喘口氣,他們還沒有休息,第二幢就沖了過來。

    守軍兵將們一個個大罵:“嗎的,還讓不讓人活了?這幫龜兒子真是不要臉,要用車輪戰耗死我們啊!”
熱門小說推薦: 大明的工業革命 古代種花種草日常 開局重建大唐 調教成皇 趙公子 我只想安靜地當贅婿 浮華江山暮 網文寫手古代生存錄 步步為餌 南宋國運神 大明元輔 炮灰來襲:嫡女,黑化吧! 全勤安保 報告駙馬:公主又渣心了! 本宮不殺生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