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瘟神的侄子

作者:煮一杯清茶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畫墓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 瘟神的侄子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商量?商量個屁!!!這不明擺著的嗎?用得著商量嗎?”陸老六一點沒顧忌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事,把霍九給懟的直搖頭尷尬的又坐了回去。

    在場所有人見瘟神陸老六那副兇神惡煞般的模樣,都閉口不語,沒有一人敢再出來反駁他。生怕自己一開口惹著這要命的瘟神,無端引火上身招來沒有必要的麻煩。

    一時屋里的畫面變的有些滑稽,只見陸老六不停的揮著手,嘴里巴巴的說著話。看得出他是真心想引起大伙的贊同。但是場中卻沒有一人回應他的話,整的陸老六越說越來勁,臉上青筋都微微露了出來。

    楚天祿清楚,目前的這種局面也只有自己敢出來說話了。這瘟神再怎么火爆,多少也會給幾分面子的。

    楚天祿理了理思緒,輕輕的清了清嗓子,吞了口唾沫起身婉言開口道:“六叔,你先坐下。我覺得你說的沒錯,按理是應該這么辦。”

    瘟神老六見楚天祿站在了自己這邊,臉色立刻多云轉晴。看楚天祿的眼神中也盡是贊許之色。而他又環顧一下周圍的人,臉上又露出了悻悻之色,嗓門微微小了幾號嘀咕道:“這幫老東西,還不如一個孩子明白事理。”

    楚天祿等瘟神坐下以后接著說:“六叔,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咱們都去找二叔,家里誰來坐鎮?

    最近你與徐三叔為料理杜老五他們留下來的盤口,不也整天焦頭爛額忙的不可開交嗎?這要是一走,這事誰又能處理的了呢?

    第二,如果咱們大動干戈去一隊人的話。先不說到去福建的那個神秘人會不會與我們會面。就連眼前的楊秉言這關恐怕都過不了吧?他已經說過,咱們最多只能帶三人。咱們這一下去那么多人?要是你?你會接受嗎?”

    瘟神陸老六這時才反應過來,自己中了楚天祿的迂回之計。但坐下之后,剛剛的那股子激動情緒已經平復了不少。再加上楚天祿說的都是實情,也就默不出聲表示贊同了。

    眾人又商量了一會之后,最后一致決定讓楚天祿帶著泥鰍與鐵蛇一起去。

    楚天祿昨天晚上睡的并不好,拿著收來天狗御魔定魂盤一直胡思亂想到后半夜才睡著。

    早上起來把行李收拾停當之后,發現他能帶的東西真是少的可憐。想了半天,又把早上換下來的外套拿起來,準備塞行李包里一起帶走,也就在他拿起外套的時候,忽然想起那件從地下室里帶出來的羊皮紙包裹。

    楚天祿翻出羊皮紙包裹小心翼翼的打開,露出里面一塊乳白色玉佩。這玉佩長差不多有四五厘米,上半截呈細三角狀,底部為扇形的小弧形。玉佩上面橫七豎八的刻著不相稱的奇怪圖案。

    “小爺,太陽曬屁股了!!!再不起來走,咱們等著用十**量到福建去了!!!”泥鰍手里提著個包,挺著那肥碩的大肚皮晃蕩晃蕩的走到門口叫喊道。

    楚天祿此刻的心情不錯,忍不住打趣道:“要是真量到那邊,就憑你這雙小短腿,等走到那邊,南北極也快化一半了。”

    楚天祿嘴上說著話,手里也沒閑著加快速度從抽屜里拿出二叔留下的風水書。他昨天晚上已經把二叔的自訴那部分拆了下來,與那張粗糙的黃紙放到了一起藏了起來。他想著,反正也用不上,要是帶在身邊不小心損毀的話就不太妥當了。

    抽屜里剛好有一根紅色絲繩,拉了拉還挺結實的,楚天祿順手拿起,穿上玉佩戴在脖子上。心想:都說玉能養人,我就戴著養養看。

    在他把書往包里塞到一半的時候,忽然又停了下來。他尋思這書不能放包里,如果路上不小心把包給弄丟的話,這風水書不就沒了!!還是貼身帶著好。又想如果貼身放著,出汗弄濕了也不好,就在他左右為難的時候。楚天祿心中一亮想起了那個鹿皮小包,趕緊翻出來,把書放里面,系在腰間。

    看看再沒有要帶的東西,楚天祿拎著包走出房間。簡單的梳洗一番后與泥鰍鐵蛇吃完早飯,坐上面包車就要出發。

    車剛啟動,就見瘟神帶著個年輕人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

    楚天祿見瘟神過來,連忙下車問道:“六叔,你這是怎么了?”

    “天祿,你過來。”瘟神神秘兮兮的把楚天祿拉到一邊,繼續小聲說道:“你這趟出遠門,估計不會那么簡單,你帶上我侄子去。他能幫上你的忙。”

    楚天祿心中奇怪,昨天大伙商量此事的時候他怎么沒有提出來讓他這侄子一同前往。反而在臨行前突然帶個人過來。楚天祿這段時間對瘟神已經有了很深的了解,雖然他不知道他這侄子到底會幫到自己什么。但就沖瘟神的這份擔憂之心,也讓楚天祿心中不禁一熱。

    瘟神老六見楚天祿沒有反對,招手示意他的侄子過來。

    這年輕人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走到楚天祿跟前象征性的點了點頭。

    楚天祿也向他點了點頭。眼前這位年輕人,年紀與自己差不多大。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非要說有的話,也就是這位年輕人的臉色有些異樣的白,就像連續熬了幾天通宵之人那般蒼白且無力。

    就在楚天祿觀察著這位年輕人的時候,瘟神已經從車上叫下了鐵蛇。

    而此刻正下車的鐵蛇全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子不情愿!!但在瘟神往日的淫威之下,他又不敢吱聲。那模樣倒是挺好笑的。

    楚天祿再次回到車上坐好,瘟神的侄子也在他身邊坐了下來。此時的泥鰍見鐵蛇那副若有所失的模樣正暗自發笑,把車窗搖下來對著鐵蛇促狹的喊道:“瘦子,家就交給你了!!!!”

    而鐵蛇看見之后用手比劃成拳作勢要打的模樣后轉身就回了屋。

    面包車開出之后,留在院中的瘟神嘴巴動了動,好像是在說:“希望能平安歸來!!!”

    到了火車站,在售票處門口楚天祿遇到了楊秉言。他已經買好了票,這人就像會算命一樣,早就買好了四張軟臥票。他把三張票給了楚天祿之后,就像躲瘟疫一樣急急走開了。這惹得泥鰍發了好一陣牢騷才住嘴。

    倒是瘟神的侄子,這一路上除了楚天祿問出他叫吳釋詛之外,就再也沒開過口。泥鰍本想逗逗他調節一下氣氛,都碰了軟釘子。這讓泥鰍暗自不爽了好一會。
熱門小說推薦: 了了相對 陸少,你老婆又作妖了! 不死之主 無限統御 回到古代開書院 我的萌妃是大佬 我早就不當救世英雄了 那一年她們正畢業 悠悠笛聲沁沐陽 大殷女帝 一品天師 禍婿 真實末日游戲 腹黑相公很傲嬌 樓主大人求放過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