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豐安村

作者:煮一杯清茶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畫墓最新章節第三十一章 豐安村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三人一前兩后,不一會就到了那條街上。

    楚天祿看到這條街明顯有區別與其他街道,冷冷清清的,并沒有像其他街道那種門口堆放了貨物等待售賣。

    街道兩旁基本上都是石頭砌起來的小屋。每間小屋都不大,門口大多都掛著紅、藍、白三色轉柱。這讓楚天祿不由想到港片里面的紅燈區,但是這里相比電影里面就簡陋冷清的多了。

    楚天祿奇怪,現在都快正午了,這里好多店都還沒開門。

    剛開始的時候知道要去那種地方,楚天祿心里還是挺忐忑的。經過這么一會的適應期,他感覺心跳慢下來不少。只不過他還是刻意的與泥鰍保持一段距離。這種心理其實挺矛盾,楚天祿一時也說不清。

    泥鰍在一家叫“紅黃紫”的發廊前停了下來。楚天祿看這家店面裝修的不錯,里面也挺整潔的。只是店里散發出來的劣質香水味,讓楚天祿有些不適。店里只有一位二十出頭的小姐在掃著地,見三人在門口立刻放下手里的掃帚迎了過來。

    “三位是洗頭還是剪頭?”

    老油條的泥鰍色瞇瞇的看著小姐道:“這里洗頭都怎么個洗發?有特色一條龍服務嗎?”

    “呦……我說大哥,你這是多久沒那啥了?憋壞了吧?怎么大白天的就……姐妹們都還沒起來。要不我先給你洗洗頭敲敲背?”那小姐見泥鰍是老手,也不做作伸手就拉著泥鰍往椅子上按。

    小姐毫不掩飾的說出那些露骨話語,雖然不是直接對楚天祿說,但楚天祿剛穩下不久的那顆心,也給撩撥的怦怦只跳。

    楚天祿此時恨不得奪門而出,逃離這讓他面紅耳赤的場所。

    “吱……”門外傳來汽車的剎車聲。

    楚天祿回身向外看去,一輛看不出什么牌子的小面包車。已經生銹的車身沾滿了因車輪轉動濺起的泥巴點,一種遠行歸來的感覺撲面而來。

    “小紅,小美。哥哥們來看你們了。”車上下來兩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瘦瘦的不高,身材就是那種典型的南方人。兩人相貌長的挺像,給人一種兄弟倆的感覺。這兩人給楚天祿第一印象就是狡猾。

    此刻那位小姐聽到外面的叫聲,并沒有顯出一絲熱情,反而有些嫌棄的感覺。她一邊給泥鰍頭上擠著洗發液,一邊用手一個勁的揉搓著。嘴里還輕聲的罵道:“倒霉。這兩老色鬼怎么還沒死。”小姐顯然是不待見這兩人。想來應該也是常客,不知道她為什么會做出這樣的反應。

    說話間,兩人就進了店。他們發現店里有人,先是一愣,然后就自顧自的坐到墻邊上的沙發上調侃起來。

    那位小姐雖然剛剛還罵著這兩人,但是此時卻換了另一幅面孔說道:“胡哥,你們這是剛回來?還是要出門啊?怎么這么久才來啊?是不是已經把人家忘記了?小紅、小美整天的念叨著你們呢!!”

    楚天祿心里暗暗佩服這些做生意的人,那種違心的話從她們嘴里說出來,一點都讓人感覺不出。要不是他剛剛聽見她在咒這兩人死,還真以為他們之間關系不一般呢!!

    那兩人見小麗問話,顯然是戳中了他們的痛點,其中一位抱怨道:“你可別提了,這不剛跑了冤枉路,瞎折騰了好幾天。這剛回來就到你這里來了嗎!!”

    楚天祿不想聽他們閑聊,人往門口走了走,想去透透氣。他真不知道這些人是怎么成天成宿的在這刺鼻的香水味中度過的。

    “瑪的,這次上了飛仔的當了。他指給我們的道走不通,在山里繞了兩天才繞出來。回去要他好看。”另一位也抱怨起來。

    小麗像被他們的談話給吸引了,繼續問道:“這是去哪啊?要繞那么久?這得帶多少油才夠這一路上用的啊?”

    “那地方我們也沒去過,叫豐什么村的。飛仔的一個遠房親戚在那邊。”

    楚天祿心頭一亮,脫口說道:“豐安村。”

    那兩人聽了不住點頭道:“對對對,就是豐安村。”

    說完才反應過來,警惕的打量起楚天祿的問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楚天祿敏銳的察覺到這兩人臉上的變化,心中想,這豐安村有什么不對?為什么他們會這樣警覺呢?暫時還是不要說實話為好。

    楚天祿微微露出一絲苦笑道:“我四舅家的姑娘前兩年出來打工,被一個渾小子給哄的團團轉,非要嫁給這渾小子。這不,打電話說要生孩子了。我四舅年紀大了,也不能出遠門。就讓我們來了。我也找不到那地方啊!!”說完,楚天祿心中不禁有點佩服自己起來。

    泥鰍聽他這么一說干咳了兩聲就要轉身,被小麗一把又給擰了回去后,接著道:“是啊,我們到這里都好幾天了。你說這姑娘家的生孩子,沒有娘家人在身邊怎么行啊!!!”

    楚天祿與泥鰍這一唱一和簡直天衣無縫,那兩人根本沒有聽出破綻。

    那兩人聽他倆這么說,也點頭附和著道:“是啊,這姑娘家遠嫁,不容易啊!!”

    看看時間也不早了,也到了吃午飯端口,等泥鰍頭洗完后,楚天祿提出要請兩位吃飯。那兩人也不推遲。與小麗調侃幾句后就出了發廊。

    吃飯期間楚天祿有一搭沒一搭的與這兩人閑聊,泥鰍就只顧著灌他們酒。啞鱉一如既往的扮演著他那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到頭的深沉。

    通過剛剛的閑聊楚天祿得知這兩人姓胡是堂兄弟。年齡相差兩歲,大的叫胡慶民,小一點的叫胡慶兵。最近兩年一直倒騰周邊土特產賣。最近這邊流行吃海英菜干,他們倆就開始倒騰這玩意賣。

    這海英菜只有在靠海的地方生長,且數量不多。晾成干的話需要大量的海英菜,所以最近這玩意已經開始有脫銷的跡象。

    因為廈門這邊靠海,風大濕氣重,致使生活在這里的人們或多或少都會沾上一些濕氣。而這海英菜剛好對預防濕氣有不錯的效果。

    這不,他們倆兄弟聽一位叫飛仔的朋友說,他家親戚那邊這玩意多的是。他們倆就瞅準了時機想撈一筆。
熱門小說推薦: 巔峰豪婿 我家長姐兇且媚 全娛樂圈都以為我是白蓮花 青云端 大當家今天脫貧了嗎 狙中百星女神 傾城玉碎之忘川 銀之環 石頭前記 聽說我是賊慘一女的 我的鋼鐵男友 他似春風和煦 燃燼之余 我的房分你一半 暗戀若夏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