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天道循壞

作者:煮一杯清茶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畫墓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二章 天道循壞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楚天祿他長這么大,可沒有遇到過這奇怪的事。噢,前一秒還兇神惡煞,下一秒就變的癡癡傻傻,秒變啊,這變的也太快了!!我TM要是相信你,我不就比你還缺心眼嗎?

    楚天祿尋思著貍貓精在和自己耍心眼,騙自己放松警惕,主動下去攻擊他。

    如果自己輕信了他,覺得下手的時機來了,就中了他的奸計,這種伎倆他以前可沒少玩,可以說這些都是他楚天祿玩剩下的,自己怎么可能上這么低級的當……

    時間過了不大一會兒,楚天祿蹲在銅鼎上,雙眼一刻也不敢離開貍貓精。啊呀!!他就發現這貍貓精還真不像是騙自己的,此刻他就像一只無頭蒼蠅,到處亂碰亂撞,一會碰上石棺,一會又撞上銅鼎,把本就猙獰可怖的面容,碰的鮮血直流,看到楚天祿更是驚心不已。

    尤其是他的那雙手,更是不停的在空中來回揮舞著,像是想要抓住自己丟失的什么東西一般。

    楚天祿心想:這家伙應該不是在給自己下套,要是他在這種情況下還在算計自己的話,只能說明這貍貓精的心計也太狠了。就看他一下一下撞的“梆梆”響的,楚天祿聽著都替他疼的慌。

    我艸,難道他學了咱國家的神書,三十六計?用的是里面的苦肉計嗎?要真是的話,這也太T奶奶的逼真了吧,把自己撞的跟從屠宰場剛出來一樣?人家三十六計是攻心的,你這是嚇人來了啊!!

    楚天祿腦中突然又冒出了一個想法,難道是活死人胡亥出手了?或者是這暗處還有什么比貍貓精更厲害的家伙?反正這一切太詭異,楚天祿決定在鼎上再觀察一會,看看貍貓精到底是唱的沙家浜的哪一出。

    楚天祿盡量的放輕自己的呼吸,讓它不發出一絲的動靜,讓下面的貍貓精無跡可察。當他看到貍貓精是真的找不到自己的時候,他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下了一半。

    楚天祿乘機向四處看了看,他發現了一處細小的變化,這細微的變化估計也只有自己能發現。因為他剛剛上這平臺的時候,他怕出聲影響到啞鱉,他一直是悄悄的爬行。

    當時他爬到第一口棺材頭的時候,伸手向啞鱉做手勢,啞鱉沒有看到,也就是那個會,自己看到在前方銅鼎的三足中有一足底部有明顯的破損痕跡,缺口并不大,應該是放置的時候磕碰所致。

    當時楚天祿并沒有往心里去,不過這會他四處查看的當口,他卻注意到,與自己腳下銅鼎并排擺放的那個銅鼎的底部已經看不見那個缺口,并且他還看到銅鼎腳邊上有了一絲塵土外翻的新痕跡。

    楚天祿眉頭微皺,又看了兩眼,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那只銅鼎正是自己上平臺之后看到的那只,一定不會錯的。

    楚天祿又往其他的幾只銅鼎底部看去,也發現了那些銅鼎的支腳底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新印,那是塵土被擠壓后向外翻的痕跡。這些銅鼎都下沉了!!楚天祿得出了這個結論,并且是剛剛下沉的。

    楚天祿有一種直覺,眼前的貍貓精在貍貓精身上所發生的詭異現象定與銅鼎下沉有關,只是他完全抓不住是那方面有關,那種夠不著,抓不到的滋味讓他內心十分的難熬。

    就在楚天祿扭頭找原因的這么點時間,突然耳中傳來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那聲音不是別人,正是一直撞來撞去的貍貓精。

    雖然楚天祿意識中一直都是警惕防備著貍貓精,但那聲慘叫來的太突然,太慘烈,太撕心,以至于楚天祿的心肝都被嚇的直顫悠,人也驚慌失措的從銅鼎上摔了下來。

    “我艸……”倒地之后,楚天祿本能的一個懶驢打滾,嘴里也情不自禁的罵出了聲。這招懶驢打滾現在他用的可熟了,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成為他楚天祿的看家本領了。

    等楚天祿用一種自以為很帥的姿勢踉蹌起身之后,他第一反應就是再次爬上銅鼎。就在他奮力的往銅鼎上爬的瞬間,他看清了前方所發生的一幕,只見啞鱉面無表情的站在之前貍貓精所在的位置,而貍貓精此刻卻渾身無力的順著啞鱉的手臂軟趴趴的倒了下來。

    楚天祿看見貍貓精似乎還想掙扎,但卻渾身使不上力氣,只是他的那雙毫無生氣的眼睛卻直勾勾的盯著自己,似乎情有不甘一樣。

    楚天祿立刻就明白了場中的情勢,啞鱉趁貍貓精六神無主,失去自主能力的當口,狠狠的給了他致命一擊。

    楚天祿看著貍貓精那雙死魚般的雙眼至死還看著自己,心中老大不爽的說道:“要你命的也不是我,你T奶奶的盯著我看干什么!!把我全身雞皮疙瘩都看起來了,你應該找你身后的這位閻王,他才是真正的兇手好吧!!你要是到陰曹地府告狀,千萬不要提我的名字,我可是一點傷害你的心都沒有的!!”楚天祿說道這里,還不忘念幾句阿彌陀佛,表現出一副很虔誠的模樣。

    啞鱉拔出了插在貍貓精背后的短槊后,在楊秉言的衣服上把血跡擦了擦,慢悠悠的把短槊別在腰間,整個過程中,他的雙眼一刻也沒有離開過楚天祿,那模樣就像是要把楚天祿看穿一樣。

    楚天祿被啞鱉看的頭皮一陣陣的發麻,身上的汗毛也同時的倒立起來,眼前的啞鱉像是突然換了一個人一樣,他給他一種特別陌生的感覺。

    也就在啞鱉拔出他那把短槊的同時,楚天祿好像看到了一縷灰白色的煙霧,從貍貓精的頭部往上空緩緩的飄了上去,楚天祿心頭一震,懷疑自己看錯了,他用足目力再次看了過去,這回他看清了那縷緩緩向上灰霧竟然形成了楊老的臉,那張臉上似乎還帶著笑意,好像似在向他告別一樣,又像似在笑著慶祝自己脫離了貍貓精的控制。

    楚天祿好像還聽到了一聲似有似無的鈴響,只是那鈴聲十分的詭異,有點像電子吉他彈出來的那種顫音一樣,從來都沒有聽過那樣的鈴聲。楚天祿想到活生生的一條性命就這么沒了,不由的心生一陣悲傷之感。何況這一路上楊秉言其實對自己挺照顧的。

    這老頭為了自己年輕時候的一句戲言而定下的承諾,到老來為了兌現諾言又丟了性命,仔細想來,這好像也是冥冥中的天道循環。
熱門小說推薦: 醬香滿園 重復今天一百萬次之后 煙花散盡似曾歸 最廢棄少 凰墟 爆寵奴妃:王爺,江湖救急 猩紅圓桌游戲 強盛的路 嬌俏小醫妃:獸欲王爺,來種田 歲月寥落 帶上女兒去修仙 封先生,你的劇本拿錯了 大明夢境 我就是地球 超級醫婿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