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墨斗

作者:煮一杯清茶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畫墓最新章節第一百六十九章 墨斗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楚天祿三人面面相覷,就在泥鰍準備要上前問啞鱉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檔口。楚天祿就看到前面的墻壁竟然有了晃動的感覺!!

    伴隨著沉重的“咕嚕咕嚕……”聲,楚天祿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之前墻壁上的錯亂五行色塊,在“咕嚕咕嚕”聲中一點一點的向外伸展,很快就露出了有拳頭大,拇指長短的圓形石柱。

    每一根石柱之間各有兩條兩三厘米粗細的軌跡,楚天祿一看那軌道就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想是正確的。

    “你小子剛剛跑哪里去了?為什么一句話不說就不見了?這你是怎么想到的要往墻上噴血來著??你到底是誰?還真TM神啦!!”泥鰍見到眼前發生的神奇事件,沖上來就給了啞鱉一拳,驚嘆的問道。

    或許是泥鰍這一拳的力道大了,碰到了啞鱉的傷口!就見啞鱉把身子往一旁閃了閃,卸了一點泥鰍手上傳過來的力道后才說道:“不知道,我也是下意識這么做的。別說了,有怪物追了過來,估計馬上就到這邊了!!”

    在場的三人一聽啞鱉說有怪物過來,另外兩人倒還好點,楚天祿心中不由的暗暗叫苦。

    泥鰍與秋雨之前并不知道楚天祿請了神鬼上身,只知道剛剛他與那食魂尨對持了好一會,似乎還一直占著上風,要不是現在整個墓室一副搖搖欲墜的架勢,泥鰍還真想看看楚天祿大戰食魂尨,最后凱旋而回的壯觀場面。

    而楚天祿卻知道,那并不是自己的實力,而且現在的局面根本也不允許多耽擱一分一秒。

    “先別管了,現在每個點的中間多出了兩條連接線,這兩條線就是每一塊五行石的行走軌跡。現在記住我說的,咱們一定要讓五個五行石同時離開它現在的位置。

    并且千萬不要讓某一根五行石先進入卡槽,一定也要同時進入卡槽。

    抓緊時間按我剛剛和你們說的,咱們把上面的五行復位,記住,動作千萬要一致。”楚天祿看啞鱉渾身是傷,并且還在不停的喘著粗氣,所以并沒有讓他也參與其中。在開始之前,他再次提醒二人千萬不要出差錯。

    “嗷……嗷……”兩聲狂暴的怒吼聲從不遠處傳了過來,轟鳴的震顫聲中伴隨著,快節奏的奔跑聲!向著這邊急速的沖了過來。

    楚天祿不知道它什么時候能到,也不知道眼前的這堵墻上的五行機括到底是不是真的能打開出口。退一步講,就算是打開之后是出口的話,以目前來看,這道厚重的墻體要打開的話,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做的到了。現在楚天祿他們所面臨的最大敵人其實并不是后面追來的食魂尨,而是時間!!

    楚天祿三人小心翼翼的把五行石都挪到了它們原本應該在的位置,可是并沒有像楚天祿心中想的那樣,眼前的墻壁上突然出現一道石門。

    場中除了坍塌引起的轟鳴聲越來越近外,食魂尨的腳步聲也已經清晰了很多。還有就是“咕嚕咕嚕”的聲音也一直沒有停,只是它的聲音越來越小,夾雜在轟鳴聲中很容易讓人忽略。

    聽食魂尨沉重的腳步聲猜測它現在離楚天祿他們所在的位置應該不會太遠了。估計也就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能趕到四人面前。

    “小爺,一會要看你的了!!我可不想死在那只該死的食魂尨嘴里,我情愿被坍塌的石塊砸死埋在這里,最起碼還能留個全尸……”泥鰍似乎已經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雖然他不想說出來打擊大伙,但眼前的事實就是如此,在場的人心中都有數。

    “你說什么呢?我可跟你說,剛剛與食魂尨斗的可不是我本人,是一個我請上身的黑鬼,你現在要是指望我的話,你第一個就會被食魂尨吃掉。所以你想要留全尸的話,最好還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大伙齊心協力的消滅它。”因為時間的關系,楚天祿也不能詳細的和他們說明,但此刻也不能再不告訴他們,免得他們心中有依仗的話,失去了斗志。

    “你說什么?你……”泥鰍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請神上身……

    “來了……”啞鱉簡短的話聲一下打斷了泥鰍的話語。

    其實啞鱉不說,在場的楚天祿三人也看到了食魂尨巨大的身軀出現在他們的視線里。

    這次食魂尨的動作似乎比之前要慢了不少,身上的鱗甲也多處破了皮,正向外滲著血液。背上和兩肋上的尖刺看著也沒有那么整齊,遠遠看去,似乎斷了好幾根。它與啞鱉一樣,全身都被一層灰白色的粉塵包裹著,就像是剛從坍塌的石堆里爬出來的一樣。

    食魂尨的出現,一下就把場中每個人的情緒壓抑到了最低點,它每往前走一步,大伙都會覺得離死亡更近了一步。

    這食魂尨似乎也看出了眾人心中的恐怖,它的樣子很是享受,居然放慢了前行的腳步。就像是有意要讓楚天祿等人在恐懼中煎熬的時間無限拉長一樣。

    不過當他看到楚天祿的時候,眼神中明顯一怔。很快它又恢復了正常。

    “楚半仙,咱們現在是不是再沒有別的辦法了?”其實秋雨知道楚天祿并無他法,但她還是開口問了出來。從她的聲音中多少都能聽得出來,她此刻心中十分的害怕。

    楚天祿掉頭看了看這位一直表現的特別堅強的華裔女子,心中起了一絲不舍的因素。他覺得像她這么好的條件,如花般的年紀,卻要枉死在此,真的很可惜。但事實就是事實,它對任何人都不會偏袒,也不會姑息,它是公平的,也是殘酷的。早在他們踏上這條路的時候開始,這一刻應該就已經注定了。

    “不用害怕,現在還沒到最后一刻呢!!就算真的到了那一步,那也是咱們早就已經預想到的了。要是真的到那一步,其實咱們也算幸運,至少黃泉路上咱們有伴。”楚天祿并沒有說一些沒有邊際的寬慰話語,雖然說這種語言慰藉會讓人心情好受點。但以目前的狀況來說,完全就是睜眼說白話。

    一步,兩步,三步。食魂尨雖然是有意放慢腳步,但它們離的距離畢竟很短,此刻它與站在最前面的啞鱉也就三四米的距離。

    楚天祿就算現在想請神,也沒有充足的時間讓他操作。

    也就在此刻,食魂尨的身后就如同起了一場沙塵暴一樣,粉塵迅速的向里面翻騰。

    楚天祿知道,塌陷馬上就到這邊了。食魂尨剛才眼中閃過的那絲猶豫并沒有逃過楚天祿的眼睛,他知道,食魂尨現在對于自己還是忌憚的。

    楚天祿心想,它并不知道剛才黑鬼上我的身。現在我要是上前與它對持的話,應該能給大伙爭取一點時間。

    就像泥鰍說的,死在亂石之下,也比死在這怪物口中強上百倍。所謂:死無全尸可不是吉利之事。雖然死本來就不是一件吉利的事。

    就在楚天祿剛要抬腳的時候,突然他覺得腳下一空,瞬間失去了平衡,整個人頓時就陷入了一片黑暗當中。

    不過這次并沒有上次跌落的時間長,還沒等楚天祿腦中生出其他的想法,他就感覺到屁股上傳來一陣鉆心疼痛。

    緊接著“啊……”

    “啊……”的兩聲驚叫聲后,剛剛撒手的火折子也砸到了他的身上。這一下摔的可是結結實實的!!加上之前他才稍稍恢復一點體力,此刻楚天祿完全處于一種懵逼狀態!!都忘記去撿掉在地上的火折子了。

    泥鰍很快就反應過來,一把撿起掉在地上的火折子,來到楚天祿的身邊急切的詢問道:“小爺,你還好吧!!今天黃歷肯定忌高!!他奶奶的摔下來兩次了。還好命大!!不然早去見大思想家馬克思了。”

    楚天祿并沒有理會泥鰍,他拿過泥鰍手中的火折子,對現在所在的位置做了個大體的觀察。

    這里要比上面小的多也簡陋的很多,是一間主廳,有點像胡亥所在的那間密室,兩邊各有一個耳室。

    楚天祿按照胡亥的密室布置果然找到了長明燈,點上之后,大伙才發現這間屋子的墻壁上早已經開裂,從裂縫中不停的掉落大顆大顆的石塊。看樣子這里也堅持不了多久。

    “我想這里應該就是咱們啟動歸位五行觸發的機關開啟的出口。大伙分頭找出口,但凡發現一點異樣,立刻叫大伙。這里很快就會像上面一樣。”楚天祿說完,頭也不回的沖向了靠左邊的一間耳室。發現里面有一口紫色木棺。棺材上還放著一副墨斗(民間木匠做木工時拉直線所用的工具),從它身上落滿的灰塵判斷,時間不會超過三年,很有可能就是二叔留下的。

    楚天祿看著墨斗,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他對于玄學這塊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在民間的道術中用墨斗彈出來的線是可以鎖棺的。

    既然要鎖棺,那么棺材里肯定有不詳的東西。難道這棺材里還有什么厲害的粽子不成?
熱門小說推薦: 醬香滿園 重復今天一百萬次之后 煙花散盡似曾歸 最廢棄少 凰墟 爆寵奴妃:王爺,江湖救急 猩紅圓桌游戲 強盛的路 嬌俏小醫妃:獸欲王爺,來種田 歲月寥落 帶上女兒去修仙 封先生,你的劇本拿錯了 大明夢境 我就是地球 超級醫婿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