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黎明

作者:煮一杯清茶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畫墓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章 黎明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啊呀我艸!這里這是啥JB玩意!!”泥鰍從隔壁房發出的叫聲把楚天祿從思考中拉了回來。他擔心那邊出事,快速的離開耳室,往泥鰍他們那邊跑了過去。

    見到過來的楚天祿,泥鰍像似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一下就沖了過來道:“小爺,你看這是什么玩意?看著像口棺材,但樣子實在太奇怪了。你有見過嗎?”

    楚天祿一進這邊的耳室就已經發現了泥鰍口中的那口奇怪的棺材。泥鰍說的一點不假,這口棺材與楚天祿那邊看到的明顯不一樣,有些像抽象派眼中的動物形狀。

    棺身為暗青色,有不少地方已經掉了漆印,不過楚天祿看的卻是棺材上的那幾道黑線。分明就是墨斗彈上去的。

    “這棺材里也有問題?為什么會放在此處?胡亥不是說過,這里并不是墓葬,而是祭壇嗎!!”楚天祿一時也不知道如何判斷了。

    按到道理來說,胡亥是絕對不會騙自己,只能歸咎于他并不知道這里了。畢竟他連上面的祭壇都不敢闖的。更何況是祭壇的最深處呢。

    “啞鱉,你怎么看?”楚天祿見啞鱉一眨不眨的盯著棺材,似乎他有什么話想說似的,于是就問了一聲。

    啞鱉“嘖”的咂了一下嘴,說道:“要是我猜的沒錯,這口棺材應該是獸棺。”

    “獸棺?真稀罕呀!!你又是從哪里聽來的?對了,你剛剛跑哪里去了?”泥鰍見啞鱉說出了獸棺兩字,本十分好奇,但說著說著又說回到了之前他失蹤的事上面來了。

    “我也不知道從哪里聽來的,就是小爺問我,我腦子里就出現了獸棺這個概念。而且這玩意肯定不是好玩意。”啞鱉照實的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想法。但并沒有回答泥鰍后面的問題。

    “既然覺得有危險,咱們還是不要碰了,那邊耳室也有一口棺材。”說道這里,整個房間劇烈的震動了一下,就見從墻體裂痕中蹦出來的石塊越來越大,而之前他們頭頂上并沒有砂礫掉落,此時也全方位的往下掉著沙,整個房間頓時就變得灰蒙蒙的。

    “這里的結構看來是堅持不了上面的重量了,我想一會這里就要被壓塌了。而這間墓室中也沒有了其他的出口。看來咱們是出不去了。這次你們兩人跟我出來把命丟這了,真是……”還沒等楚天祿把話說完,泥鰍一把就推了楚天祿一下,說道:“小爺,別扯那些沒用的,既然出來了,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沒有誰對誰錯的一說。”

    泥鰍話說完,啞鱉也跟著點了點頭,表示他也贊同泥鰍說的話。只有秋雨跟在他們的身后,一聲不響,也不知道她現在心中想的些啥。

    幾人來到了楚天祿之前來的耳室中,泥鰍眼尖,一眼就看見了棺材上的墨斗“咦”了一聲,上去就把墨斗給取了下來。

    “呦呵!!沒想到這里還有寶貝!!這古人用的墨斗怎么和咱們現在用的一樣呀?”泥鰍拿著墨斗剛要往往回走,想遞給楚天祿看看,但他又被墨斗下的痕跡吸引了注意力,大叫一聲道:“二爺!!二爺……二爺留下的暗號……小爺,你快過來看看,是二爺留下的暗號啊。”

    楚天祿心頭一喜,:“果然二叔來過這里!!既然他來過這里,而整個墓室也沒有發現他的尸體,這就說明這里應該還是有出口的。只是大伙下來的時間太短,沒有發現。”

    楚天祿心中不由一陣惋惜,要是能早點到這里的話,說不定就能找到出口出去了呢!!楚天祿雖然有些懊惱,但他也不是那種會把時間浪費無謂的糾結上的人。

    楚天祿一步就搶到了泥鰍的身邊,一點沒錯,棺材上清晰的刻著楚家獨有的暗號。不過楚天祿看完之后,心中不由的一陣苦笑道:“二叔呀,你咋不告訴我這里出口在哪里呢!!現在就算墨斗里有和氏璧又能怎樣?”

    其他三人以為有了希望,正一臉期待的看著楚天祿,等著他給大伙帶出去,但看楚天祿的臉色,三人的心都開始往下沉了下去。

    此時,整間墓室已經出現搖搖欲墜之勢,頂棚上不時又大塊的石頭砸落下來。這要是人被砸一下,非得被砸成肉泥不成。

    “快,過來!!咱們把棺材蓋掀開,進去躲個全尸吧!!”楚天祿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泥鰍與啞鱉二話沒說,上來就和楚天祿一起推棺材蓋。一旁的秋雨也不再當個看客,也是一起幫忙。

    出乎眾人的意料,棺材蓋并沒有像他們想的那樣難開。甚至于三人都還沒使出多大的力氣,就把棺材蓋給推了開去。

    幾人同時的看向棺內,令三人意外的是,棺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還挺干凈的。

    四人面面相覷,楚天祿示意,先進去再說。

    就在四人進入棺材,還沒來得及把棺材蓋完全蓋上的時候,大伙就聽得一陣沉悶的巨響伴隨著沙沙聲響,隔壁的耳室已經被坍塌下來的屋頂給掩埋了。而坍塌之勢也正向這邊在蔓延。

    “小爺,說句心里話,你現在怕不怕?”泥鰍沒頭沒腦的冒出了一句話,讓楚天祿一時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不過說真話,要不是泥鰍這么一提,還真沒感覺到有多么害怕。經他這么一提,他想到了一直想等他結婚抱孫子的父母,楚天祿頓時生出了一股五味雜陳!!就在楚天祿眼中噙滿的淚水將要掉落的瞬間,他一把把棺蓋給拉蓋了起來。

    棺材太小,四人窩在里面實在是擠的慌,不時的就要換換姿勢,突然四人就聽“咔嚓”一聲輕響,然后就感覺到一陣悶響重重的咂在了棺材上。

    “各位,咱們這算是被活埋了吧!!很高興人生最后一段路有你們陪著!!”嘴巴一直不停的泥鰍此刻也沒有安靜下來。或許他是用說話這樣的方式來緩解內心的恐懼吧!!

    而其他人或許是因為在這墓室中太過勞累,此刻都已經不再發聲,只留下了均勻的喘息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直滔滔不絕的泥鰍也不再發出聲音了。

    楚天祿做了一個夢,夢見了了猶如食魂尨一樣的怪獸把自己拖到了水中,正用它的利爪掐著自己的脖子,使自己無法呼吸。

    楚天祿一下就驚醒了,面對眼前的一片黑暗與一股的汗臭味,他挪了一下身子,發現身下竟然有了一層水,已經滿到他的腳面上了!!楚天祿一下就想起了自己的處境,他們三人是在棺材里的,為什么這會棺材里會有水?。

    而此刻的棺材中已經嚴重的缺氧,人的求生本能,讓他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推頭上的棺蓋。并且大聲的喊道:“泥鰍,啞鱉,秋小姐!你們都還好吧??”

    經過楚天祿這么一叫喚,其他三人也從昏睡中醒了過來。

    “小爺,咱們這是到了陰間了嗎?我怎么沒有見到孟婆?也沒有走黃泉路呀!!”泥鰍剛醒,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秋雨此時聽了泥鰍的話后,幽幽一嘆,伸手就在黑暗中摸索了起來。當她摸到人的時候,手上一用力,狠狠的就掐了下去。

    “啊……”一聲猶如殺豬般的慘叫從泥鰍的口中傳了出來,接著他大罵道:“哪個不長眼的家伙?別讓胖爺知道你是誰!!就算到了陰曹地府,胖爺也不是好欺負的。一會就要你好看!!”

    “還知道疼,那就好!!”秋雨的話頓時讓泥鰍反應了過來。

    緊接著他又大叫一聲道:“我沒死!哈哈!!我沒死,小爺我們沒死!!”

    “沒死也快了,咱們四人在這狹小的空間里,很快就會把空氣耗盡,到時候就咱們還是逃不過一個死。”楚天祿不說還好,這一說,另外剛醒的三人頓時就覺得氣不夠喘了。

    出于本能,他們與楚天祿一樣,抬手去推頭頂的棺材蓋。

    意外出現了!!他們四人其實完全是出于本能才去推棺材蓋,其實他們知道,當時他們所在的棺材其實已經被埋在了墓中。可誰也沒有想到,這棺材蓋經她們四人這么一推,很輕松的就被推了開來。

    一股帶著咸味的新鮮空氣一下就鉆進了四人的鼻孔,進入肺中。下一秒,眾人的眼前竟然出現了一片隱隱約約的亮光,這種亮光是她們所熟悉的。

    楚天祿他們四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黎明前淡青色的天空鑲嵌著幾顆殘星,周圍還顯得朦朦朧朧,如同籠罩著銀灰色的輕紗。清風帶起的微涌輕輕的拍打著棺壁,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給這寧靜的畫面帶來了一絲生機。

    “這……這……這是?這是……我……我們……出來了嗎?”眼前的場景使得楚天祿說話都不連貫了。突如其來的喜悅,讓他有一股想找人擁抱一下的沖動。

    楚天祿的話剛落,泥鰍與秋雨就像是璀璨絢麗的煙花一般,瞬間就迸發出了自己壓抑了很久的心情。

    與此同時,秋雨也沖上來給了楚天祿一個大大的擁抱。泥鰍見狀本想沖上去給啞鱉也來一下,但是一想還是算了,免得這孩子誤會自己喜好那口。

    俗話說,福禍相依。棺材里的幾人此刻是真的太高興,一時間竟然忽略了此刻他們所在的位置。
熱門小說推薦: 醬香滿園 重復今天一百萬次之后 煙花散盡似曾歸 最廢棄少 凰墟 爆寵奴妃:王爺,江湖救急 猩紅圓桌游戲 強盛的路 嬌俏小醫妃:獸欲王爺,來種田 歲月寥落 帶上女兒去修仙 封先生,你的劇本拿錯了 大明夢境 我就是地球 超級醫婿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