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導游阿渡

作者:煮一杯清茶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畫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七章 導游阿渡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三人來到住處,潘子和老黃谷早已經在房間等著楚天祿。

    潘子見楚天祿與泥鰍回來,立刻起身迎了上來,而老黃谷卻如霜打的茄子,一直耷拉著腦袋。

    楚天祿看著奇怪,早上見老黃谷還好好的,怎么這么半天人就好像老了十來歲一樣!!楚天祿微微撅了一下頭,向潘子使了個眼色輕聲詢問:“黃叔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你們找到那幫人了?”

    潘子拉著楚天祿繞開泥鰍與鐵蛇把他拉到了門外,側身瞄向老黃谷,瞧了一眼然后縮回脖子對楚天祿說:“今天我派了三波人分頭去打聽了一下,就在前面不遠處的另一個小鎮上探到了那幫人的消息。不過結果并不是很好!!那幫人可能是等的時間太久了,以為老黃頭不會來了,就在前兩天,他們一伙十幾人帶著當地的一個導游走了。

    我們又順著線索找到了那位導游的家里人,得知他們帶著導游進了沙漠!!好像給你不少錢那位導游才跟他們走。

    我回來跟老黃頭一說,他也不說話,然后就變成了現在這樣子了。”

    楚天祿聽完,心中不由的產生了一陣歉意,他想起當時老黃谷找到他賣那把百辟刀的時候的焦急模樣。

    因為自己的原因,讓他在長沙耽誤了差不多將近十多天,要不是自己為了等泥鰍回來和想從他那里學點東西的話,老黃谷很有可能現在已經截住那幫人,救回了他的兒子。

    而老黃谷現在完全就是那種有氣無處撒,有力無處使的狀態。原因很簡單,像他這樣的人物到了暮年,很多事情已經不是他自己能左右的。

    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誰想又有諸多事情的耽擱,致使沒能第一時間趕到攔下他的孩子,他又不能沖楚天祿發火,只能自己干著急生著悶氣。

    楚天祿了解了情況之后,心中盤算現在如何去安慰這位英雄遲暮的慈父。

    楚天祿重新進屋來到老黃谷的身邊坐下緩聲安慰道:“黃叔,你也不要太著急,這件事本就不是你的原因,是我考慮事情欠妥。咱們現在不要去想其他的,想想如何挽救吧。”

    “大侄子,這事遠遠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我那個不孝子的性格我知道。他到現在一事無成完全就是因為他自己的驕縱性格所致,這也完全怪我從小就慣著他寵著他。

    他這些年跟著我,多少也學到了一些皮毛,但那些用來唬唬人還行,但要是真的需要拿出真本事的時候,他的那些遠遠不夠的。

    我就是擔心那幫老東西會聽信他的話,認為他學到了我的本事,然后在沙漠里瞎打亂撞的,最后丟了性命。

    要知道,沙漠可不像平原與山區,在里面稍微一個決策失誤的話就會導致生命危險的。”老黃谷黯然的說出了自己的憂慮。俗話說,知子莫若父,他的兒子他還是了解的。

    楚天祿也擔心出了人命,于是暗暗做了決定,他打算現在就著手準備行動。“黃叔,這事主要還是我的責任,你完全寄希望于我,而我卻一直耽誤到現在才來。現在我決定馬上準備一切路上應需,什么時候備齊,咱們就什么時候動身。泥鰍,你去通知那邊,讓他們以最快的動作準備好干糧和水準備出發,要是他們動作跟不上,咱們就不等他們了。”

    泥鰍接到楚天祿的命令后也不拖沓,立刻轉身出門去找秋雨那幫人說明情況。

    楚天祿有對潘子說道:“潘子,你現在也讓手下去準備,記著去找一個有經驗的向導。”說完有對鐵蛇交代道:“鐵蛇,你現在就找人把東西裝車,咱們不要再耽誤一點時間,爭取以最快的速度趕上我的那位黃兄弟。”

    大伙接到各自的任務后,很快的就離開了房間,只留下楚天祿與老黃谷二人。

    “謝謝你大侄子,你也不要自責,這件事你做的沒有一點錯。畢竟你有很多事要考量的。如果其中沒有洋人那層關系的話,你也不會拖到現在,畢竟你二叔的事情也同樣重要。”

    “黃叔,你能理解就好,我現在出去轉轉,你要不要一起?”楚天祿見老黃谷的心情有所好轉,不想他獨自一人在房間胡思亂想,就提議出去轉轉。

    “行,去透透氣也好。”老黃谷是老江湖了,豈有不知道楚天祿的用心!!當下也不好拒絕就答應了。

    兩人就在街上漫無目的的瞎逛著。路過一處商鋪,就聽里面吵吵的厲害,好像在爭論著什么。

    走近一聽,原來是一群當地人與幾個過來這邊做生意的人國人爭執著。因為是邊境,這邊人的漢語講的都很好,這也讓楚天祿與老黃谷聽的明白他們在吵什么。

    原來這幾個商人之前與其中的一位老者談好了價格帶他們穿越沙漠,回來后他們又不愿意給之前談好的價格了。

    原因是這幾個商人認為這位老導游存心欺騙他們。

    在啟程的時候,老導游就是不去,把沙漠說的神乎其神,各種嚇唬。還說要他帶路要先聽一聽安拉的意思才肯動身。如果安拉不同意,他絕對不去。

    后來幾位商人開出高價,才說動了老導游。原因是他們直到這位老導游的孫子得了一種怪病,現在躺在醫院里沒淺治。

    但商人認為這一路上根本沒有老導游說的那種詭異神秘的事情發生,一路上也都安全的很,所以他們就不愿意付更多的錢給他。

    就聽其中一位當地人為老導游打抱不平道:“你們這些奸商看看下次誰還給你們帶路!!你們也知道,能橫穿沙漠帶你們安全回來的只有阿渡叔,他是受真主保佑的人。而你們居然出爾反爾,今天不把剩下來的錢給了,就不要想離開這里。”

    “漢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安拉就不應該保佑他們。阿渡叔可憐,他的孫子還等這些錢治病!!這幫家伙就應該被沙漠之神詛咒,讓他們花不了賺回來的黑心錢。”店鋪里的那些當地人的情緒一點一點的積累,一點一點的蔓延,弄的場中**味已經十足了!!照此發展下去,估計要是那幾個商人再不給錢的話,動手肯定是跑不了的了。

    老黃谷拽了拽楚天祿,怕他好事湊熱鬧惹麻煩,低聲說道:“走吧,這樣的人到處都是,那些商人也是來自國內,這時候你要是進去湊熱鬧,別人免不了把咱們當成他們的同伙,惹的一身騷。”

    楚天祿可不這么想,他向老黃谷擺了擺手,輕輕的掙脫被他拉著的手臂小聲解釋道:“先不急,咱們看看什么情況,你沒聽剛才那人說嘛?這周圍只有這位叫阿渡叔的能過沙漠嗎?

    既然他能過沙漠,那就說明他對這邊的沙漠相當的了解,咱們現在不是剛好要找導游嗎?如果這人能給我們帶路的話,豈不是安全系數要提升不少嗎?”

    老黃谷恍然大悟,他這個老江湖都沒有注意這點,而眼前的這位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居然能如此的心細,此時他不由的對楚天祿升起了一股贊賞之心。

    就在二人說話悄聲交談的時候,突然店鋪里有人發現了楚天祿與老黃谷,大聲喊了起來道:“這里還有兩個,一定是他們的同伙,不要讓他們跑了。”那人的話說完,店鋪里“嘩啦”就沖出來四五個年輕小伙子,把他們兩人團團圍住,硬生生的把兩人往屋里拽。

    “干什么干什么?你們干什么?你們這些人講不講理?誰和他們是一伙的?我們是路過的!!唉!!這老人都已經七八十歲了,你們輕點,要是把他折騰出個三長兩短的,你們負責的起嗎?”話說群眾的力量是無窮的,不到半分鐘的時間,楚天祿與老黃谷就已經被完全控制住。

    就算楚天祿有本事,能打,但也不能因為這點事出手傷人吧!!只能開口與他們爭辯,以圖把事情說清楚。

    在見到那些人也對老黃谷毫不客氣的動手,他擔心老黃谷現在那副單薄的身子骨,于是顧不得爭辯,警告那幫愚民下手不要太重傷了黃老爺子。

    這么一折騰,店鋪里圍觀的人有一下里轉移到了楚天祿與老黃谷的身上,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又開始指責起來。與此同時,店鋪里面的那幾個商人見機會來了,悄悄的貼著墻邊,腳底抹油,溜的無影無蹤。

    “我向安拉保證,這兩人就是他們的同伙,他們就是來吸引我們的注意力好讓他們的同伙逃脫的。你們看,他們的奸計已經得逞了,那兩人已經不見了。現在千萬不能讓他們兩人再跑了。”不知道哪位發現了店鋪里的兩個商人已經不見了,尖叫的喊了出來。

    這一聲叫喚,把在場的當地人原本就快爆發的情緒一下點燃了,他們惱怒楚天祿與老黃谷對他們使詐,其中有人已經開始動手了。

    在場的人實在太多,楚天祿也不知道到底和誰趁亂下的黑手,反正他已經被踹了十幾腳,挨了七八拳了。

    再看老黃谷,他此刻直接就躺在了地上,也不知是被人揍的還是他自己裝的,反正一群人圍著他指手畫腳,卻沒有人再敢對他動手。

    “安拉保佑,饒恕這幫無辜的孩子們吧!!他們也是為了我那可憐的孫兒。”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站在人群中,嘴里不住的向他們的真主禱告,讓他能寬恕這些為他出頭的鄉民們。

    “好了,你們都給我住手。你們為了給我討錢我非常感謝你們,安拉也會保佑你們。但這兩位是無辜的,咱們冤有頭債有主,不能冤枉了好人。這樣真主也不會寬恕我的。”大伙聽了老人的話,齊齊的停下了高高舉起的手,一點一點的開始往后退,把楚天祿與老黃谷留在了他們圍成的一個圈子里。

    那位叫阿渡叔的老人帶著一臉的歉意來到楚天祿的面前,伸手就要攙扶住了楚天祿的胳膊,嘴里不停的說道:“不好意思,都是老生的錯,惹得兩位受苦了。”

    楚天祿被阿渡老人扶起之后,迅速的來到還躺在地上的老黃谷身邊,蹲下身子查看他的情況。

    “黃叔,你沒事吧?黃叔?”這時候,楚天祿發現老黃谷的眼皮咕嚕轉了一下,然后他的一只眼睛微微的睜開一條線,當他看到楚天祿鼻青臉腫的蹲在自己面前時,立刻向他使了個眼色,告訴他自己沒事。
熱門小說推薦: 進擊的大魚 天降狗糧:反派暖妻寵翻天 帝婿 奶狗捕捉計劃 緣由你而起 我的系統掛了 停云落月 中學白卷 快穿我不想和你談戀愛 家有賢妻是女官 權臣貴妻 褒姒傳 定點扶神計劃 我的周扒皮少爺 蘇酒娘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