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準備

作者:零思雨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圣光在忽悠你最新章節第七章 準備
熱門小說推薦: 天域蒼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絕世唐門 雪鷹領主 不敗戰神 黑鐵之堡 白銀之輪 靈域 武煉巔峰 武極天下 重生之圍棋夢 裁決 電影世界逍遙行 深淵主宰
艾德蘭一句話將莉莎之后想說的全都堵上了,以前兩人相處的時候盡管都是莉莎主動挑撥,但一旦艾德蘭反客為主后,她就開始有些招架不住進而除了臉紅外就不知所措了。

    現在也一樣,被雷諾這事橫插一腳進來,亞力山德羅斯的死也讓本應該是久別重逢的喜慶變得郁郁寡歡,但好在艾德蘭用了那種絲毫不顧及身份的方式將這事基本調查清楚了,并且還給了莉莎期盼已久的“甜言蜜語”。

    不得不說戀愛中的女人的確是容易智商下線,哪怕是圣職者,又或是地位崇高之人也一樣。艾德蘭在莉莎的眼中就是個被動的和“難攻不落” 的青梅竹馬,哪怕她都想不出其他辦法只好想用自己的身體留下他的心時,也沒能如愿以償。在莉莎看來,艾德蘭就是個折磨女人相思之苦的混蛋,而自己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因為她無可救藥的喜歡著這個混蛋。

    所以,當艾德蘭在莉莎面前說出了這種讓她不止怦然心動的話語后,她整個人都呆住了,什么身為大檢察官,什么掌管著幾千圣職者,什么負責后勤醫療與圣光信仰的傳播的重任之類的事情在這一刻統統都被束之高閣,至于什么時候自己被他拉著回到會場,會場上那些人張嘴閉嘴都在說什么,她都沒有任何感覺,腦子里一直在重播著那句“我的女人”的話……

    “真是讓我沒想到,您竟然還能做出這樣激烈的事情呢,我尊敬的領主大人。”

    趁著還沒正式開始會議,凡妮莎過來跟艾德蘭貧起了毒舌。

    “嗯?怎樣的事?”

    “盡管在時間上似乎有點短,但把我們那猶如圣女一樣的大檢察官玩弄得像是失了神一樣,整個人就像是都成了你的奴隸一般,看著她臉上的幸福和滿足,仿佛隨時都可以為你的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命令去赴湯蹈火。嘖嘖嘖,我實在是想不到在您這樣衣冠楚楚外表的襯托下竟然還有那么兇殘的一面,并且我也開始為我們領地的適齡少女感到擔憂了,生怕她們會在將來的某一天迎來糟糕的體驗后再逐漸滿足不了您的獸欲,最后被始亂終棄的賣到娼館……”

    “喂,凡妮莎,你的毒舌功力是不是成長得有點快?都已經快過了你的實力提升了?”

    “過獎了,真是愧不敢當。而且雖然我不是惡意的揣測您的做法,我尊敬的領主大人,但您這樣做會嚴重影響到領地的有效和正常的發展的,所以還請您想對那些無辜的少女們做出一些禽獸行為的時候冷靜一下。”

    “這還是我的錯了?還有,你那已經不是被害妄想了吧?已經是以我是這種禽獸為前提開始預演下去了吧?”面對這個毒舌和葷段子突然都升級了的“小師妹”,艾德蘭眼角和嘴角都有點抽搐,“我說……凡妮莎,你最近是不是壓力有點大?要不要我給你放個假放松放松?等我處理完這件事之后也有時間了,到時候帶你好好去我們的新盟友的飛船上看看,也好給你開開眼界。”

    看著一本正經盯著自己看的艾德蘭,凡妮莎有些臉紅,她認真的答道:“還是不了,我突然感到自己的貞操可能有危險,看來光是莉莎還滿足不了您的獸欲呢……”

    如果可以,艾德蘭的額頭前肯定會冒出一個“井”字,但現在在會場邊上,周圍也有不少人在圍成小圈子討論剛才雷諾爆出來爆料出來的情報,所以他只能很蛋疼的低聲回了一句,“所以為什么一定要以我是個衣冠禽獸為前提討論這個問題?還有這個話題還要進行多久?”

    “是呢……看來快樂的時光馬上就要結束了。”凡妮莎露出迷人的笑容后就像是個女仆一樣恭敬的行禮,而后離開了艾德蘭身邊,然后埃德溫、馬庫斯等阿納海姆城的官員聯袂過來開始跟艾德蘭請示接下來的工作重點。

    正好凡妮莎的部下也來報告說雷諾醒來了,他們也把剛才整理成文的“口供”交了一份上來。從這份“口供”來看雷諾還真是一個徹底將局勢敗壞了的攪屎棍啊……因為他對艾德蘭因妒生恨,又對自己父親的不理解而竟然萌生出殺機,甚至

    最后在達索漢的影響下完成了天災軍團都不敢直面的“壯舉”。

    而之后,達索漢單方面的切斷了跟雷諾的聯系,這讓后者感到非常驚慌失措,他后悔了,但也遲了。當雷諾發現法爾班克斯沒有死,并已經逃離了斯坦索姆,然后雷諾開始在沿路尚未知曉具體情況的人類據點撒播是他殺死了自己父親的“謊言”后,雷諾是又驚又怕!

    于是雷諾卻公然表示歸順達索漢,并請后者公開表示并配合他把法爾班克斯污蔑成了兇手,“達索漢”欣然應允并讓手下的人開始展開對法爾班克斯的追捕……直到在阿納海姆城,雷諾又有機會來到這里看一眼他最愛的女人……

    然后就變成了階下囚,并且通過他自己的口述,將一切都抖落了出來。

    “諸位來討論一下,雷諾的行為有動機,有預謀也有跡可循,但達索漢呢?他又是為什么想要通過雷諾來暗算亞力山德羅斯的呢?”艾德蘭重新將人們的注意力集中起來,人們也開始自覺的重新開啟了會議。

    馬庫斯首先答道:“也許賽丹大騎士是圖謀灰燼使者這把神器才會唆使雷諾的?”

    “不,馬庫斯閣下,按照大領主信中的說法,達索漢的身體已經無法再發揮出圣光之力了,如果情況屬實的話,那么灰燼使者這把圣劍又是需要使用者擁有強大的圣能才能夠很好的發揮出實力的,這一點知情人肯定都知道,身為戰區負責人之一的達索漢沒有理由不知道這件事,那這個可以基本排除了。”莉亞德琳作為一個旁觀者和外族人,她擁有比較冷靜的思維和公正的立場看待這件事。

    “沒錯,莉亞德琳,而且剛剛雷諾招供的情報上說,圣劍被他藏在了只有他知道的地方,那么可以基本排除達索漢是想圖謀灰燼使者的可能了。”艾德蘭補充了一句,其實他大概都能知道“歷史”,哪怕沒了克爾蘇加德,但巴納扎爾偽裝成達索漢肯定是想做那些納斯雷茲姆最喜歡的事情了,從內部瓦解敵人,讓他們自相殘殺。

    所以這也是艾德蘭為什么寧可用強硬的手段下達那種非常不可理喻的直接認定血色十字軍為非法組織的命令,也要杜絕巴納扎爾狗急跳墻再把傷亡擴大化。畢竟艾德蘭這邊有泰瑞納斯和烏瑟爾兩面金字招牌,到時候只要他們跟著大軍出去轉一圈,在那些被蠱惑的血色十字軍成員面前亮個相,甚至都不用再發表一通慷慨激昂的演說,那些忠于洛丹倫的血色十字軍會多半就會直接歸降了的,而之前下他達的準備收編的命令不過是先給他們一個心理準備罷了。

    “那么他是想獨攬大權嗎?我覺得這個可能性比較大。如果用陰謀論先給這件事定義的話,達索漢除掉了風頭正盛的‘灰燼使者’之后,而領主您當時也尚在卡利姆多,提里奧閣下又遠在暴風王國,那么在整個洛丹倫的反抗勢力中就只有他達索漢的資歷和權勢是最高的了……但是說實話,我實在不認為身為首批圣騎士之一的達索漢閣下會有這樣想法。”埃德溫也跟著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埃德溫,我也不相信。但在經過與卡利姆多的戰爭后我想還是我們的眼界太小了,關于恐懼魔王,那些惡毒惡魔,我們對敵人了解得也太少了。據我所知,恐懼魔王這種惡魔有一種很特別的能力,他們可以附身并控制一個人,我有一個猜測……那就是達索漢已經很可能不再是以前的那個達索漢了,特別是他無法使用圣光這一點很可疑。在沒有被廢除圣光之力的時候,無法使用圣光,甚至連亞力山德羅斯都無法在他體內感覺到圣光,這已經不是可以用受傷來解釋的了。”

    艾德蘭的話讓幾乎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并且馬上就感到了驚悚,作為血精靈圣職者代表的莉亞德琳問道:“如果恐懼魔王可以完全控制一個人,那我們又如何分辨到底誰是敵人誰是自己人?”

    “放心吧,惡魔所用的邪能與圣光的圣能是天生敵對的能量,據我所知,還沒有任何一個惡魔可以將兩種能量完全融合、接受,而且這一點,我想維綸會更有發言權,他們跟惡魔戰斗了無數時光。”

    聽到艾德蘭點到了自

    己的名字,維綸坐在座位上微微欠身,說道:“我們德萊尼的確對惡魔有些研究,也有不少對付他們的經驗。的確如艾德蘭所說,納斯雷茲姆是最擅長玩弄陰謀的惡魔之一,而通過控制敵人地位很高的人達到他們的目的的做法在過往的交鋒中我們也見過很多次了。圣光的力量確實是能夠讓他們失去偽裝,但由于他們通常都是偽裝成身居高位的人,只要理由得當,他們也不會有什么機會被圣光所照耀,并且如果實力不達到一定程度以上的話,他們也可以忍受住圣光的威脅而保持偽裝不被破除,這是極為容易被他們鉆空子的情況。”

    “那就有點麻煩了啊……”馬庫斯喃喃自語。

    “不,馬庫斯,只要搞清這一點就很容易辦了,在座的至少有3人是擁有連那些恐懼魔王的頭子都能夠傷到的圣能的,所以,我們只需要直接去證明這一點就好了……”接著,艾德蘭站了起來,總結似的發言道:“事情已經逐漸明朗了,不管真相如何,我們要做的事情都沒變,我得讓分裂出去的白銀之手騎士團重新整編起來!馬庫斯,我要你在一天內將城內的留守部隊集結成3個5000人的快速反應部隊的規模!”

    “啊、是!”

    “埃德溫,我要你馬上為即將出征的將士們安排好一切后勤工作,這件事優先級放在最前面。”

    埃德溫捏了捏眉心,苦惱的說道:“我知道了,我會盡力……我一定會做好的。”

    “凡妮莎……”

    “我已經做好了,城內的血色十字軍密探已經全部落網,亡靈壁壘滲透的那些家伙也被我的人控制起來了,太遠的地方我暫時沒辦法告訴你具體情況,但如果按照以前的布置的話,應該不會影響到我們軍隊的通行。”

    “嗯,干得好!”艾德蘭是真心覺得凡妮莎的辦事效率太強了,然后他轉向了維綸,“維綸,借助你和守備官的力量的時候到來了,這次請你們在生態船上待機吧,如果有需要我會第一時間通過圣光道標定位給你們的。”

    “好的,沒問題,但我希望你能夠堅守圣光的仁慈,不要對同族大開殺戒。”

    “放心,我也沒想過要搞什么殺人立威,他們都是忠于祖國對抗邪惡的勇士,不應該死在這種無聊的內斗中。”

    “好,那我沒意見了。”

    把維綸這個有時候圣母心泛濫的家伙搞定后,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光鑄者現在按照穆魯的命令還是聽命于他艾德蘭的,只不過由于泰瑞納斯和烏瑟爾的身前身份有些特殊,這讓艾德蘭也不敢太過放肆。

    “那么……泰瑞納斯、閣下和烏瑟爾閣下,光鑄者部隊也一起跟著生態船行動吧,至于你們兩位就跟著我的部隊一起出發好了。有些事必須由你們二位出面才能夠完美的解決。”

    對于艾德蘭的說法,泰瑞納斯和烏瑟爾也是認可的,如果只是前者用空口無憑的反駁再把部隊派出去一副要打大戰的樣子,這肯定會讓事態發展到無法挽回的地步,這種自相殘殺對洛丹倫哪怕是對艾澤拉斯都是沒有任何好處的,只會便宜了惡魔。于是哪怕是不干涉生者的活動,這次特殊的情況下,他們兩人還是必須得參與的。

    “那么莉亞德琳,你去告訴凱爾薩斯,讓他跟茉德拉女士一起守衛好我們的城市,我擔心我把一部分軍力帶走之后,盤踞在洛丹倫王城的那個恐懼魔王會不甘寂寞啊……”

    “好的,指揮官,我會轉達的,不過我想以凱爾薩斯殿下的脾氣,恐怕他會主動請戰的。”

    艾德蘭點點頭算是認可了,但到時候肯定還是不會讓凱爾薩斯出去的,畢竟自己的老家也需要強者坐鎮。而且這一戰他原本是想動用那些卡利姆多回來的尚未解散的部隊的,但一是他們的消耗太大了,需要好好的休整和重新募兵來補充戰斗力,二更是需要讓領地里的其他部隊得到鍛煉,不能只是在領地范圍內當個“好好先生”,是騾子是馬總要拉出來遛一遛不是嗎……
熱門小說推薦: 因為劇本是這么寫的 荒圣夜宴圖 仙武大帝 無上血脈至尊 斬盡天上仙 神通之劫 無敵并不寂寞 穿越異界邪帝 華山劍氣 道疆 靈徒之路 全界異能 魂師神途 狂武斗尊 帝武逆神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