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原來如此

作者:紫薯芋頭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趟過職場這條河最新章節第277章 原來如此
熱門小說推薦: 權力巔峰 寶鑒 官道無疆 校花的貼身高手 大鑒定師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堅 天下珍玩 美利堅牧場 絕品天醫 農家仙田 斗破之無上之境 文藝時代 極品小農場
陳明輝朝著雪姨望一眼,見她搞出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便掏出自己的手機,給譚浩天打去電話。

    譚浩天聽了,猴急的問,“陳明輝,這件事你是聽誰說的,我咋一點都不知道?”

    陳明輝吧嗒嘴,在手機這邊猶豫片刻,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

    而是直接的說:“譚老板,我看你,還是盡快來公司一趟,你說這個大年下,你跟雪姨近在咫尺,一個躲在公司的宿舍里享受孤單,一個躲在譚公館里享享受寂寞,你說這叫什么事?”

    譚浩天聽了,唉聲嘆口氣。

    直愣愣的說,“陳明輝,我跟你雪姨之間的事,你不是最清楚,在她失蹤的三年中,我可是一直在尋找她?”

    “你尋找個屁,你巴不得雪姨在外受苦受難呢,好跟潘小蓮在家里逍遙快活,譚老板,就算你現在不告訴我,我也能大概猜測到,為啥雪姨回家后,你卻精心設計一個局,把雪姨藏在譚浩苒家隔壁的房子里?”

    “為啥?”譚浩天虛弱的問。

    “因為雪姨,在回到譚公館沒幾天,便親眼目睹你跟潘小蓮在負二層的地下室里,干處的那些齷齪事,你是怕這件事讓雪姨給張揚出去,再讓譚妙玲與譚俊杰知道,你丟不起這張老臉,便把雪姨給藏起來,可對?”

    “對呀,陳明輝,你是咋知道的,可天地良心,我絕沒有要害你雪姨的意思呀?”譚浩天辯解的說。

    “你這還不叫害她呀,把一個郁悶三年的老婆,給關在一間房子里,派自己的弟弟與家傭風嫂看著她,說小了,你這叫不懂得尊重自己的老婆,說大了你這叫濫用私刑!”

    “啊!”譚浩天吃驚的叫。

    哭悲悲的說:“陳明輝,實話告訴你,我當時這樣做,只是為了讓你雪姨消消氣,然后找個時間跟她坦白與保證,只要她原諒我跟潘小蓮之間做的事,我隨時都把她請回家?”

    “狗屁,你還請雪姨回家,你也不想想,就那個譚公館,雪姨還怎么回去?”

    “咋啦,咋就不能回來啦,我現在跟潘小蓮是一刀兩斷,而且把我的股份也分給了三個孩子,我現在唯一的家產就是譚公館,你不會說,也要我把這個譚公館給賣掉吧?”

    “嗯!”陳明輝贊賞地哼一聲。

    直愣愣的說,“譚伯伯,你也不想想,就你那個譚公館,雪姨還怎么回,不說雪姨,只要看見譚公館的每一件物品都會觸景生情,你可懂!”

    “唉!”譚浩天在手機那頭,重重地嘆口氣,然后是默不作聲。

    陳明輝見了,抬高聲音說:“譚伯伯,實不相瞞,就你那個譚公館的負二層,在當時還沒有找到雪姨前,我就跑下去參觀一次,正好碰上你跟潘小蓮在干那種事。”

    “啊!”譚浩天在電話那頭,吃驚的叫一聲。

    而一旁的王雪琴,也是感嘆的一聲叫。

    急吼吼的問:“那明輝,你快點告訴我,你是怎么從外面鉆到譚公館的負二層,還有你當時,都看見譚浩天與潘小蓮在干啥?”

    陳明輝見了,朝著王雪琴眨眨眼。

    溫情的說:“雪姨呀,你現在不要激動,等會我讓譚浩天這個老雜毛,過來給你賠不是,可好?”

    他這樣說著,竟然故意對著話筒說,就是要讓譚浩天聽到。

    王雪琴聽了,乖巧地點點頭,然后屁顛屁顛地跑到他的身邊坐下,拉著他的手不放。

    而譚浩天聽了,立刻火氣沖天的叫:“狗日子陳明輝,你竟敢罵我是老雜毛,你還想不想娶我家白燕莎啦?”

    “狗屁,還你家白燕莎,你可知道這個大年下,你家的白燕莎既不為著雪姨轉,也不為著你譚浩天轉,而是在大年初一的中午,就被白步春與白玉坤給接回省城,現在白家一家人,可正享受著天倫之樂呢,你還好意思跟我充大頭?”

    “額!”譚浩天憋屈的一聲叫,竟然不說話了。

    陳明輝見了,洋洋得意哼一聲。

    嬉笑的問:“譚老板,你咋不說話啦,你不是挺牛逼嗎,你這樣的牛逼,為啥自己的寶貝女兒,在這大年下不回譚公館陪你呀?”

    王雪琴聽了,高興得直叫喚。

    不僅依偎在陳明輝的身旁,還朝他翹起大拇指。

    而且她的臉上,早沒了剛才那種萎靡的樣子。

    陳明輝見了,才知道在雪姨心中,對于譚浩天并沒有失望透頂。

    只不過她現在,沒看見譚浩天用行動,來表達他的回心轉意。

    于是他,對著話筒說,“譚伯伯,我看你,還是盡快來公司一趟,暫時住在我的房間里,跟雪姨仔細商量一下,如何面對這個同行的挑戰,如何讓‘浩天實業’走出目前的困境?”

    陳明輝這樣說完,竟然有意朝著雪姨瞟一眼。

    沒想到雪姨此時,竟然把個耳朵貼近陳明輝的手機上,想聽聽譚浩天怎么說。

    “呀,陳明輝,看你說的這話,搞得我好像不愿來公司陪雪姨,可知道我在這個譚公館里,真是活受罪,一個人孤單的要死,每晚都在想你雪姨呢?”

    “那你還磨嘰個屁,還不快點過來?”他口氣嚴厲的喊。

    “不是呀,是你雪姨不讓我過去呀,她都跟我說了,我要是再纏著她,她就從宿舍的走廊上跳下去,而且她又不是沒有跳過樓,你說我咋敢去騷擾她?”

    “呀,看你這個笨蛋的譚伯伯,現在不是非常時期嗎,而且這次是我讓你過來的,你說你住在我的房間里,管雪姨什么事?”

    “啊!”譚浩天是如夢方醒,在手機那頭是猛拍自己的腦袋。

    熱乎的說:“對呀,陳明輝,這可是你讓我過去的,而且我也知道王雪琴,是最聽你的話,那我可就真的過來啦?”

    “啰嗦!”陳明輝這樣說著,便氣急敗壞地掛斷電話。

    氣鼓鼓的說:“雪姨呀,你看看這個譚浩天,可是真笨?”

    沒想到王雪琴聽了,竟然伸出自己的手指頭。

    掐著他的臉蛋說:“陳明輝,看看你多聰明,神不知鬼不覺地把譚浩天給支到我身邊來,別以為我不知道?”
熱門小說推薦: 我的塔裙有魔力 釋魂者言 奔三的幸福生活 陰司之人間煉獄 重生末世之別來無恙 最佳廢婿 霸婿崛起 上門狂婿 重生之都市道祖 都市之戰神歸來 重生創業 我家豪婿有點妖 都市之絕代戰神 二十出頭的日子 豪門私寵:總裁偶像安分點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