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車禍?

作者:昆侖小鬼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昆侖道魔最新章節第八十一章 車禍?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夕若不敢怠慢,從桌上抄起一把小刀,手起刀落,就將符人的腦袋割了下來。

    胡大通身體的異狀瞬間戛然而止,膚色逐漸恢復正常,眼睛里的蠟油不再往下流,狼狽不堪的倒在沙發上。

    “李秋凡,我不殺你,誓不為人!!!”

    怨毒無比的咒罵聲從胡大通嘴里嘣出,夕若被嚇得一句話都不敢說,呆呆地守在一旁。

    葉家別墅內,李秋凡正在施法,桃木劍上的紙符小人被炙烤的像蛇一樣扭曲糾結不已,明明是紙符,卻無論如何也燒不著,這讓葉流蘇等人嘖嘖稱奇,突然,火苗爬到紙符小人上,火焰瞬間將其吞噬,不一會就燒成了幾片紙灰。

    李秋凡停止做法,右手掐算一陣后笑道:“怎么快就慫了,也罷,暫時就先放過你。”

    “怎么樣?”何春天趕上來問道。

    “估計是沒想到我會以福伯為靈介找到他,于是被我打了他個出其不意,不過那老小子也算是個狼人,不惜損耗精血壽元強行斬斷靈路,導致我沒能將其廢掉!”

    “有沒有法子找到他們?”

    李秋凡搖搖頭道:“范圍太廣,無法確定具體地點,好在把葉太太救了,目的也算是達成了。”

    “流蘇,去給你母親準備點雄黃、朱砂,一比一用黃酒沖調服用,每天早晚各一次,有時間多曬曬太陽,兩日便可恢復正常。”

    “謝謝你秋凡!”葉流蘇聽到母親沒事,興奮難抑,直接給了李秋凡一個大大的擁抱。

    葉父心情也變得很好,緊緊握著妻子的手,低聲在她耳畔說著話,他年輕的時候白手起家,全仰仗妻子盡心盡力從旁協助,既當妻子又做秘書,忙前忙后才能有今天,所以他對葉流蘇母親的感情十分深,因此哪怕現在企業已經做的十分龐大,他依然能夠忠貞不二,什么男人一有錢就變壞,在葉父看來,純屬胡扯。

    “葉叔叔,現在看來那個將福伯介紹到你們家的生意伙伴可不是什么好東西,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認識剛才與我斗法之人,你能不能想法子把話套出來。”

    葉父握緊拳頭在床上砸了一下,狠聲道:“不用套話,我有辦法讓他主動跪在我面前說出實情的!”說完掏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小王,向星辰公司施壓,兩天時間,我要讓他們徹底消失在京城!”

    李秋凡看著虎目中閃爍著寒光的葉父,雖然不清楚他準備動用什么手段,不過從葉父的口吻中可以推斷出,那個倒霉玩意兒這回要徹底栽了!

    “幾位今晚就在這吧,我讓廚房準備點宵夜,明天一早應該就有消息了,要是你們能夠抓住害我妻子的法師,我必有重謝!”

    葉父簡單跟秘書吩咐幾句,掛上電話后咬牙切齒道。

    李秋凡一看時間,已經凌晨兩點多了,也就沒有推辭,決定住下,如果能夠早點找到三名出馬仙最好不過,不解決他們簡直如芒刺在背,萬一那天又被陰一把可就得不償失了。

    一夜無話,清晨李秋凡被一陣敲門聲叫醒,穿了條褲子打開門發現是葉流蘇,美美伸了個懶腰道:“有結果了?”

    葉流蘇雙頰微紅,低著頭,聲音笑的跟蚊子似的:“嗯,查到了他們的住處了,在天陽大酒店。”

    “你感冒了?”李秋凡揉著亂蓬蓬的頭發道。

    “你是暴露狂嗎?怎么不穿衣服就開門了!”葉流蘇紅著臉嗔道。

    李秋凡低頭著自己恰到好處的胸肌,還有完美的四塊腹肌,道:“誰不穿衣服,我這不是穿了褲子嘛?”

    葉流蘇一顆心小鹿亂撞,感覺都快從嗓子眼跳出來,然后埋怨地瞪了他一眼,飛一般跑掉了。

    “莫名其妙...”打了個哈欠,李秋凡沖到浴室洗了個涼水澡,瞬間感覺清醒不少,穿好衣服挨個叫醒其他人,簡單吃了頓早餐,飯桌上一個穿著西裝的年輕人手里捧著文件夾正在低聲向葉父作匯報,從他的神情中可以看出,結果很理想。

    “行了,你出去吧”葉父遣退年輕人,笑著對李秋凡道:“星辰公司已經完蛋了,始作俑者果然是他們的總裁,宗星辰,王八蛋虧我還一直對他提攜有加,沒想到居然在我背后動刀子!根據他的交代,前幾天有兩男一女去辦公室找的他,說是能夠施展法術將我公司搞垮,貪心不足蛇吞象,秋凡現在靠你了,天陽酒店附近我已經安插了眼線,那三個人跑不了!”

    李秋凡匆匆灌了兩口牛奶,然后往嘴里塞了一根油條,站起來道:“哥幾個,干活了!”

    走到門口時回過頭道:“對了,油條還是跟豆漿最配哦!”

    一行人駕車趕到天陽大酒店門口,李秋凡看著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以及生意紅火的酒店內部,心想這里可不是動手的好地方,一旦雙方大打出手,動靜太大或許會引起社會恐慌,一時間沒了主意。

    葉流蘇道:“這好辦,我認識這個酒店老板的女兒,你們等等,我打個電話。”

    沒一會兒,葉流蘇比了個ok的手勢:“搞定了,馬上正陽酒店會響起火警,屆時所有人都會被請出來,以他們的身份,小賓館肯定是住不慣的,距離這最近的酒店剛好需要經過一處停工的建筑工地,我通知人提前在哪里攔截就行了。”

    “嘖嘖嘖...我今天算是知道什么叫做有錢能使鬼推磨了!這么大一家酒店,一個電話居然就能清人,服了。”李秋凡欽佩不已,同時也忍不住感慨葉家在京城的勢力之大,簡直已經達到了可怕的地步。

    果然跟葉流蘇說的一樣,沒等幾分鐘,酒店內突然響起了急促的警報聲,緊接著人流魚貫而出,不少身上還只包著一張床單,春光外露。

    “出來了!”李秋凡眼尖,兩男一女擁簇著一個氣色不佳的老者快速上了一輛商務車。

    “今天可算是發了!”胖子獰笑著將拳頭掰的咯咯作響。

    “多了一個人!”何春天道。

    “多出來的那個雜碎就是張玄生,好小子,居然被我給撞見了,上次血僵尸毒之仇,爺爺我非得連本帶利討回來不可!”

    葉流蘇開著車不遠不近地跟著張玄生那輛車,由于車流量大,而且他們只是法師,并非警察,沒什么反偵查意識,所以并沒有發現被人跟蹤。

    跟剛才的猜測一樣,商務車一路前行,穿過繁華鬧市,向著工地方向行去,葉流蘇發了條語音消息出去:“目標來了,車號 京A3896,攔住他們!”

    “收到了表姐,你就等著聽響吧!”消息剛一發出,就有了回復。

    “嘿嘿,現在一看,你這身材老實不錯...”李秋凡無聊地拿起葉流蘇的手機,滑到相冊,點開發現都是些她的自拍,不少都是穿著清涼的泳裝照。

    葉流蘇俏臉騰就紅了,一把將手機奪了回去,方向盤沒握緊,車身一陣搖晃。

    “哈哈哈,又不是沒看過,真小氣!”李秋凡調戲道。

    何春天急促地咳嗽起來,胖子猥瑣地嘿嘿笑著,他自然知道李秋凡指的看過是什么時候的事。

    “你們給我閉嘴!”葉流蘇羞惱罵道。

    一路跟到郊外,高聳的塔吊出現在視線中,眾人停止嬉鬧,準備著接下來的戰斗。

    前方突然傳來一陣汽車碰撞的聲音,緊接著就是一個年輕人乖張跋扈的叫罵聲。

    “wcnmd,怎么開的車!眼睛長屁股上了嗎?”一個染著五顏六色頭發的小伙子打開車門,一看自己新買的保時捷車頭被撞的陷進去一個大坑,頓時破口大罵起來。

    后面一排七八輛車子依次停下,清一色的豪車,看樣子沒一輛便宜貨,車上下來的年輕人七嘴八舌開口幫腔,連踢帶踹讓車上的人滾下來。

    張玄生臉色陰沉下了車,嘴里叼了根煙,緩緩點燃,吐著煙霧瞥了眼被撞壞的保時捷車頭,又掃了一圈周圍的年輕人道:“直接說吧,多少錢我賠了!”

    年輕人被逗笑了,湊到他耳朵旁邊道:“吆喝,夠爽快的啊,那我也就不跟你廢話了,老子這車是限量款,全世界都沒幾臺,800萬,我們轉身就走。”

    “什么?!”張玄生瞳孔驟縮,眼睛瞪的老大,難以置信地看著年輕人。

    “賠吧,轉賬的話我現在就給你銀行卡號。”年輕人一屁股坐在商務車車頭望著指甲,左手食指和中指間夾了張銀行卡。

    張玄生怔在原地,臉上青白交替:“年輕人,保時捷什么價我也是知道的,你當我傻瓜不成,漫天要價你也得看看對象是誰,別給自己找麻煩!”

    年輕人重重將銀行卡拍在張玄生臉上,喝罵道:“找你ma的麻煩!實話告訴你,老子今兒個跟兄弟們賽車,我可是壓了自己三百多萬,這里是京城!我動動手指就能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他媽威脅誰呢!”

    “我勸你留點口德!惹惱了我沒什么好果子吃!”張玄生被罵懵了,他已經記不起來多久沒有人敢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了,反應過來后頓時像被碰觸到了逆鱗的怒龍一樣,咬牙切齒道。

    “哈哈哈,三兒,這小子夠沖的,你也有今天啊!”旁邊的年輕人起哄道。

    “咳咳...都是年輕人,說話不要這么難聽嘛,八百萬著實有點過分了,我這卡里有50萬,你們全部拿去,今天的事就到這如何?”商務車后車窗降下,胡大通語氣平緩,卻仿佛有某種魔力,讓人無法抗拒。

    年輕人用力甩了甩腦袋,指著他的鼻子道:“你特么別擱著說風涼話,年紀大了不起啊,小爺從來就不知道什么叫尊老愛幼,五十萬,拿回去給你買棺材吧!”

    “找死!”車門被一把拉開,夕若和另一個男子跳下車,殺氣盈盈地看著年輕人。

    年輕人被這冰冷的氣勢嚇了一跳,退后兩步做出防御姿勢道:“我告訴你們,現在可是法治社會,別特么亂來!你們幾個還愣著干嘛,隨時準備報警!”

    胡大通眼神虛瞇,抬腳下車,隨意往那里一站就有一股讓人無法逼視的氣魄,感覺就像一座山立在眼前,他現在心情很差,非常差!

    “既然你們不長眼,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荒郊野地,沒人能查出來是我們做的...”胡大通手心一團黑氣緩緩凝聚。
熱門小說推薦: 我有一只忍義手 時光不負已微涼 叛逆少女穿越記 邪王霸妃真囂張 王妃她今天又雙叒暴富了 帶著鎧甲過日常 死寂鎮 醉心煙雨樓 以言銘心 廢材娘娘你面具掉了 外神的圣杯戰爭 我的老婆是戰神 沃特人的遺產 戲精村花的致富日常 至高利益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