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蘇姊之墓

作者:青冥迦若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金陵婢最新章節第十四章 蘇姊之墓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這些問題,阿纖始終沒有給紫蘇一個答案,但是紫蘇心里不會對阿纖又任何的懷疑,認定阿纖只會幫助她。

    關于那天阿纖不辭而別,那個老婆婆懷疑阿纖的身份,這兩件事情紫蘇也沒有來及問,她已經跟著宋姨太進了周府。

    幸好,阿纖早有準備,在紫蘇進入周府前,告訴她一個這個秘密聯絡的地方,就是周府花園墻角一處松動的磚頭,兩人可以通過這個地方聯絡。

    紫蘇在周錦明的五七這天做的手腳需用的磷粉,都是阿纖通過這個磚縫遞進來周府的。

    為了徹底的讓周清明殺死周錦明的事情暴露,阿纖故意裝作畫舫中的姑娘,裝神弄鬼的把周清明嚇了個半死,終究是露出了破綻。

    阿纖說過她和周府有仇,究竟是什么仇怨,阿纖也沒說過。

    既然周郴明懷疑到阿纖的身份,她躲避一陣子也好。

    紫蘇認為自己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的擺脫周清明的糾纏。

    紫蘇進到周府以后,了解到那個周清明是個好色之人,那個家伙被阿纖嚇了一次,估計安分不了幾天,隨后還會找自己的麻煩。

    阿纖不離去不能幫她,她只能自力更生了。

    這天晚上,阿纖想了很多擺脫周清明的辦法,都覺得沒有合適的,思來想去的,三更天才睡去。

    一大早的,宋姨太就吩咐下來,今天要去戲園子看戲,讓紫蘇陪著。

    宋姨太到了戲園子之后,戲園子的老板親自出來迎接,十分的客氣有禮貌。

    阿纖說過,這個戲園子是宋姨太的產業,看著老板卑躬屈膝的樣子,應該也差不多,到了戲園子以后,宋姨太又被安排在戲臺二樓專用的房間。

    房間是門樓的樣式,半間房凸出在戲園子上空,一個雕梁畫棟的窗子正對著戲臺,可以坐在窗子邊看戲。

    宋姨太進入房間,里面早有備好的茶水糕點,伺候的人十分的熟練,宋姨太儼然一副主人的派頭。

    “姨太,這房間真好,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精美的地方,看戲不被別人打擾真好。”

    宋姨太笑道:“這個戲園子可是老爺給我買的,我要是被人打擾,其他人就看不成戲。”

    這再次證明了阿纖的說法,當初如果不是阿纖阻攔顧君宜,他們倆就真的露陷了。

    想到顧君宜,紫蘇不禁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弟弟,也不知道他查的怎么樣了,能不能發現什么線索?雖然紫蘇知道父母是被周清明殺死的,可是她沒有證據,為父母弟弟報仇的事情,她也只能暫時寄托在那個正直的窮記者身上。

    宋姨太到了戲園子不到一刻鐘,鑼鼓響動一番,戲臺子上面就正式的開始唱戲了。

    宋姨太沉醉在劇情中,不時還哼上一兩句。

    不一時,戲園子的老板進來,在宋姨太耳邊低語幾句。

    宋姨太轉過身看了紫蘇一眼。

    “紫蘇,你那個不成器的哥哥在戲園子外面,似乎在等你,你什么打算?”

    “哥哥?”

    紫蘇愣了一下,才想到她和顧君宜裝作親兄妹的騙宋姨太的事情,一時間居然沒有回過神來。

    宋姨太以為紫蘇討厭她那個哥哥,正如自己當年討厭自己的親哥哥一樣。

    “姨太,我哥哥等我估計是有事情,我能下去和他說句話嗎?”

    宋姨太說:“你哥哥如此待你,你見他做什么?”

    紫蘇扯了一個謊,“我自小是和哥哥相依為命的,我們從杭州來到金陵,一路上都是哥哥照顧我,他對我的所作所為讓我很恨他,可是想想我如今跟著姨太不愁吃喝,姨太有對我極好,我也不忍心讓我哥哥一個人流落金陵。”

    宋姨太嘆了一聲,“你還算是個命好的,我的親哥哥,從來沒有當我是親妹妹。紫蘇,難得你如此的善良,你去吧。”

    紫蘇下去樓,出去戲園子,看到顧君宜在戲園子門口來回的踱步。

    “你怎么來了?找我有事兒嗎?”

    顧君宜笑道:“你進去周府這么多天,我也不知道你的消息,得知宋姨太今日會來看戲,就過來看看你的情況。”

    “我很好,宋姨太對我不錯。”

    “那我就放心了,既然這樣說,那我就先回去了。”

    “顧先生,我有沒有找到我姨媽一家血案的證據?”

    顧君宜搖搖頭,“目前沒有任何的線索,不過你放心,我一定要把這件事調查清楚的。”

    “謝謝你,顧先生。”

    “客氣什么,你我都是兄妹。”

    提到這個,紫蘇不由得有些緊張,她擔心這件事會被周府發現,知道顧君宜和自己并不是兄妹關系。

    畢竟顧君宜是記者,經常拋頭露面,周府的人隨便一調查,就露陷了。

    紫蘇說出心中的疑慮,顧君宜笑道:“這事兒不怕,宋姨太這個人沒有那么精明,她也不會管太多周府的事情,也不敢多管,這輩子她聽聽戲,把兒子撫養長大,估計她就心滿意足了。”

    “這樣甚好,不過你以后來找我,別來戲園子了。我有一個秘密的地方,你如果有我姨媽一家的消息,可以傳遞給我。”

    紫蘇這樣做,即使保護自己,也想保護顧君宜不被牽連。

    她正打算把阿纖傳遞信息的周府后花園磚縫的地方告訴顧君宜,卻聽到遠處傳來一聲譏笑。

    “呦,這不是宋姨太房中的丫頭嗎?這是在會情郎嗎?”

    顧君宜聽到聲音,頭都沒有抬,轉身就跑開了。

    紫蘇扭頭一看,看到周府二少奶奶譚素云。

    譚素云一臉不屑的繼續譏諷道:“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宋姨太從戲園子出來的,來看戲也不忘讓丫頭出來會情郎。聽說我們三少爺都看上你了,你這樣偷偷摸摸的會情郎,三少爺知道了會扒掉你的皮的。”

    紫蘇低頭施禮,“二少奶奶,剛才那是我哥哥。”

    “你哥哥?”

    譚素云沖著顧君宜的背影看了一陣子,自語道:“這人怎么看著有點眼熟呢?”

    紫蘇擔心譚素云認出顧君宜的身份,“二少奶奶,你是周府尊貴的少奶奶,怎么能對我那個不成器的哥哥覺的眼熟,想必是二少奶奶看走眼了。”

    譚素云哼了一聲,“看不看走眼,不是你說了算,死丫頭,你覺得我是眼神不好嗎?”

    紫蘇此刻不能得罪周府任何一個人,裝作害怕的樣子,趕緊半跪下來,“二少奶奶恕罪,奴婢知錯了,求二少奶奶原諒。”

    譚素云看她挺乖巧懂事的,也沒有為難她,邁著傲慢的步伐走進了戲園子。

    紫蘇在外面看了一陣子,不見顧君宜返回,就進了戲園子。

    宋姨太的房間,譚素云也在里面。

    二人相對而坐,都一臉的表示不愉快的神色,顯然二人剛剛有過一番的爭吵。

    譚素云看到紫蘇進來,抬了抬眼皮,“宋姨太,我剛才看到這個丫頭在外面會情郎,她說是她哥哥,不知道是真是假?”

    宋姨太說:“是我讓她去見她哥哥的,這有錯嗎?”

    譚素云冷笑一聲,“誰知道是親哥哥,還是情哥哥,我看他們的樣子倒是想情哥哥。宋姨太,你這丫頭的作為怕是跟你學的吧?”

    宋姨太盯著譚素云怒道:“素云,我可是你的長輩,你如此胡言亂語,不分尊卑,真是有失你的身份。”

    譚素云笑道:“我的身份不用你宋姨太提醒,但是我想提醒宋姨太的是,你在我大哥喪期出來看戲,這可是不是你該有的作為?”

    “大少爺身故,難道長輩的要去給他守孝?”

    “宋姨太,你真會朝自己臉上貼金,你三番兩次提到你是長輩,對于下人來說,你算是長輩,對于我來說,你不過是一個戲子而已。”

    “譚素云,你是專門來到戲園子給我不痛快的吧?這戲園子是老爺給我買的,也是老爺規定的,讓我每月來看四次戲,你難道不知道嗎?”

    譚素云嘲笑道:“我當然知道,你生了個兒子,換來一座戲園子,你一個戲子,正好和戲園子相得益彰,符合你的身份,你不來戲園子,還能去哪里呢?”

    宋姨太的身份,連周府的晚輩都不尊重她。

    周郴明,周清明從來沒有把她放到眼里,宋姨太為此常常感到苦悶,好在每月可以來戲園子聽聽戲,心里會舒服一些,此刻譚素云跑到戲園子來挖苦自己,她心中越發的不舒服。

    以前沒有老爺的寵愛,他們這些人明里暗里譏諷貶低自己,宋姨太知道都是周太太的主意,一心想把她攆出周府,特別是宋姨太生了一個兒子以后,這樣的挑釁更加的變本加厲。

    前些天,周老爺突然去到了宋姨太的房間,這些人就收斂了一些,周老爺前腳一走,他們又來這樣的找事兒針對自己。

    “譚素云,你如果沒事兒就走人,別耽誤我看戲。”

    宋姨太萬般無奈,下了逐客令。

    譚素云笑道:“若不是我看到你的丫頭在外面會情郎,我才不會來到這種腌臜的地方,我好心的來告訴你,你不領情反而攆我走,宋姨太,老爺去你房里一趟,你就這樣的趾高氣昂了,難不成老爺多去幾次,你就想著替代太太,讓你的兒子成為嫡子,好多分一份周家的產業。”

    這話中的意思宋姨太和紫蘇都聽得明白,原來周府的其他人都擔心宋姨太的兒子分家產,于是怎么多年來,一直的想盡辦法排擠她,讓她難堪。

    紫蘇不禁為宋姨太的處境擔憂,同時覺得這樣也是一個好的機會。
熱門小說推薦: 黑化夫君又在裝可憐 彪悍農媳:山里夫君寵上天 開局從雙11開始 束手就情:太子寵妃上天 認真且慫 神級小農民 愿你一生清澈明朗 余秋至晚待你如初 驚奇典當鋪 寵妻令:boss,借個婚! 我的靈魂35公克 這個地球還有救 戰王的沖喜小娘子 豪門契約新娘 我的老婆是女帝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