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九章 回歸

作者:憤怒的松鼠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瘋巫妖的實驗日志最新章節第四百十九章 回歸
熱門小說推薦: 從零開始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魔獸世界之吉爾尼斯王子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翡翠之塔 斬龍 重生之惡魔獵人 狂獅少帥 神級天賦 重生之安東尼 超凡者游戲 得分之王 網游之副職至高 異界兌換狂人 網游之天譴修羅
?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并加關注,給《瘋巫妖的實驗日志》更多支持!

    “苦干、大干、特干,三年過卡索蘭,五年過拜爾,十年全艾希第一!”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充分揮主觀能動性,一天等于二十年!”

    “誰是英雄咱好漢,高爐旁邊比比看,你能煉一噸,咱煉一噸半。”

    “螞蟻啃骨頭,茶壺煮大牛,看我空手也造機甲頭。”

    走在曙光鎮的街道上,看著這些鮮紅的標語,我覺得有些仿若夢中的感覺,莫名的,我的手指在抖,似乎一不小心又做了一個大死。

    于是,我問了…….

    “這不是您的指示嗎?我們曙光鎮精銳兵團要苦干、大干,用兩、三年的時間完成那些腐朽國家百年積累,做好準備打仗,準備打勝賬,打世界大仗的準備,這些標語都是你指示寫的啊。”

    “我…….我有這么做死嗎?我不可能這么作死吧!”

    “不,這不是你一個星期前親口布置下來的戰略目標嗎?您還要求我們將其做成標語,時刻督促自己,并為之努力奮斗。

    一個星期前?一個星期前我做了什么?

    迷茫的我滿臉恍惚,努力回想。

    “一周前,好像是小紅和莫麗爾剛剛來的時候,她們混進補給艦偷偷潛進來的,然后我就開了一個宴會接風。她抱怨最近沒人陪她喝酒。然后我們鬧起來了.......”

    “......我還做了什么?”

    好吧。我現在大概只記得隔天早上的宿醉,讓我恨不得直接把腦袋砍下來,小紅拿來的酒肯定有問題,剛剛進口甜膩膩的,但后勁大的可怕,很快就迷迷糊糊了,至于是否鬧了酒瘋......

    “.......那天的舞姿非常美妙,尤其是和風暴之鷹、極惡之龍的那段天鵝湖。”

    極惡之龍是誰?某個半龍人在天災榜上的封號。意思是“最邪惡的龍”,能夠以半龍人的身份獲得如此威風的稱號,簡直拳打太古龍,腳踢遠古龍,不愧是傳說中的主角,而再加上風暴之鷹這個習慣性裸男,我們三人一起跳天鵝湖?那畫面太美,我都不敢想啊!

    死貓打了個哈欠,緩緩說出讓我石化的話語,我大驚失色的盯著她。期望她只是開玩笑。

    “誰和你開玩笑,當你在決定把宴會變成篝火晚會。還在起哄聲中決定親自上陣的時候,就是我都嚇了一跳。對了,和小紅的那段與龍共舞也不錯,沒想到你音符都認不全,卻還很有舞蹈天賦。尤其是丑小鴨變天鵝那段,就是以金精靈的標準來看,也是絕贊。對了,我記得原作沒有這段,這段劇情是你自己改編嗎?”

    “啪啪啪!”

    我在努力撞墻之中,期望把剛剛浮現在腦海中的可怕畫面丟出去,但可惜,越撞卻越是清醒。

    風暴之鷹變成了肥肥的梟獸,扮演天鵝媽媽,極惡之龍展開翅膀充當黑天鵝,我負責主演丑小鴨兼白天鵝,后來連小紅也上場了,試圖扮演抓走天鵝的老鷹,然后我們真的合著節奏在臺上邊跳邊打了........我現在只祈禱觀眾不多,還有千萬別被人用記憶水晶錄下來,否則黑歷史又多了一條。

    “給我把刀子吧,我要切腹!”

    “水果刀行嗎?”

    “當!”

    好吧,看到只剩下刀柄的水果刀,我越無奈了。

    “你皮厚,看來還要附魔鋒銳的刀,別這么看著我,你以為我沒事會帶個+15的水果刀嗎?那要多無聊才會把水果刀附魔到那種程度。”

    “......好吧,那天后來我還做了什么。”

    死貓指了指眼前的標語。

    “沒啥,你興致大,干脆召集了軍官和干部開大會,然后來了個即興演講‘同志們,當前的主要矛盾就是落后的技術生產力和我們越來越高的要求上,我們的目標是.......””

    看著那抄襲了無數前輩的《羅蘭就曙光鎮當前重點工作的幾點看法和新年度十一五整體計劃綱要》,看著其上東拼西湊的馬列哲學和粗獷的暴兵方針、暴工業戰略,我已經無臉面對先人,只想找個角落靜靜。

    “別說了,我想靜靜......別問我靜靜是誰。這梗用起來不錯,或許我該做一個叫靜靜的改造人,以后一做傻事就找她。”

    “……那你恐怕要天天去找靜靜了。其實,這些標語很不錯,至少比起之前的天鵝湖來正經多了,你沒到這些年輕人斗志十足,似乎標語起到作用了。‘

    “這樣也行!?”

    “當然行。這標語明明很振奮很鼓勁,你為什么覺得不行。”

    “……好吧,我二了,這就是文化差異,不,應該是世界差異。”

    從某種意義上,至少在艾希世界,這些標語也的確沒有用錯,我也不會無聊的把無關緊要的梗用上去,如今這片土地的高魔特性,讓艾米拉的魔化種子成長迅猛,再加上德魯伊的精心培育,蘋果有西瓜大,西瓜和小馬差不多,畝產萬斤不是不可能。

    而當現這里是各類魔化金屬的產區的時候,我一口氣制作了十七座大型冶煉爐,對魔法礦石進行加工,做成金屬錠,然后由工程師、鐵匠制成工程器械和武器裝備,說大煉鋼鐵,一天一噸也沒錯。

    但由于我手中的工程師多不勝數,鐵匠的數量少且水平極其一般,很多頂級魔法金屬打造出來的武器水準都很差強人意,最終只能要他們放手。別繼續浪費極品材料了。

    實際上我在奧蘭敲了一筆、在拜爾敲了又一筆。再加上當年嵐之國的遺留。我手上有不少精銳、精英、王牌兵種的裝備設計圖和訓練方案,若是能夠化作實實在在的裝備的話,就可與直接組建戰團,這無疑是最直接快的提升。

    為了這個事情我還問過那些鐵匠“那里的鐵匠技藝更加出色,尤其要求擅長打造魔法裝備和武器”,但對方的回答卻讓我很無奈。

    “泰坦血脈的種族都對鍛造非常有天賦,巨人中都盛產鍛造大師,尤其是火巨人和熔巖巨人。全族都擅長鍛造,在這方面他們領先整個世界。對了,矮人也是鍛造高手,之前硫磺山城、地下勢力的武器裝備七成以上是灰矮人制造,但這次灰矮人大師好像都沒有來。”

    我有些無奈了,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嗎,實際上矮人若是論起祖先起源的話,和泰坦也有千絲萬縷的關系,而這次了避免由于血脈共鳴引起麻煩,來自地下世界灰矮人鐵匠我一個都沒帶。本來就薄弱的鍛造產業甚至找不出一個大師來。

    至于精靈工匠?算了,已經黑了很多次了。就不要再黑了,自從一位精靈大師把我的頂級淚眼藍寶石雕空當做劍飾的時候,我就再也沒有指望過精靈的鐵匠了,那顆寶石原本可以做成雷擊法杖的,那可是最少過萬金幣的優質攻擊裝備。

    啥?那個劍飾現在的效果?攻擊增加少許(少許到可以忽略)雷電傷害,然后在揮舞時有雷光四溢的華麗效果(這才是重點!),最后被我當做藝術品賣了個好價錢,人類貴族、皇族人傻錢多的真不少,但我們這種收集材料自產自銷的窮鬼,還是遠離精靈工匠吧。

    貌似又不小心黑了精靈工匠,咳咳......言歸正傳,當我在為缺乏鐵匠著急的時候,有人卻笑出來了聲。

    ”你是傻了嗎?找不到出色的鐵匠,那不就在你眼前嗎?”

    小紅如此說道,我當即大喜若望。

    “你居然會鍛造?太好了,也是,火巨人和熔巖巨人都是火屬性巨人,火屬性天生適合鍛造,而紅龍也是龍族中的火屬性,會鍛造理所當然!”

    “呵呵,瞎扯,紅龍會鍛造?鍛造給誰用?龍族中就沒有用武器的,自然也沒有打武器的。”

    好吧,我愣住了,但細細想想,這次明顯是我二了。

    “那你怎么說.......”

    看到我還沒有理解,小紅直接指了指外面,然后用手臂做了一個抓的動作。

    “哦,我懂了,真不愧是紅龍邏輯,的確是個好主意。”

    紅龍邏輯是啥?紅龍邏輯或者該說小紅邏輯:就是你的是我的,我的也是我的,一切我看上的都是我的。

    雖然很不講道理,但龍族,尤其是色彩龍們什么時候和凡人講過道理。

    而眼下既然泰坦血脈普遍擅長鍛造冶煉,這里的土著又有大批原住民是泰坦的后裔,我們只要找到矮人、巨人部落的知名鐵匠,直接搶劫綁架不就是了。

    但我比小紅強的地方,就是我還是很講道理的。

    “沒必要搶劫綁架,我們是合法商人,我們是文明人……幫我問問,一袋魔化小麥種子能夠換幾個鐵匠大師,嗯,就是那麥穗可以當棒子敲人的那種。盯著我做啥?我占了便宜?這叫供需關系和市場法則,我們這比搶劫來的快!”

    -----------

    小紅不是說不來龍界的嗎?此一時彼一時,之前不來,是因為龍界長老代表龍城進行了表態,而現在來,卻是另外一位龍界長老的私下邀請——白龍薩默。

    當時雖然龍城派出的是同為色彩龍的藍龍長老哈羅斯,表達了一定的默許,但在另外一個層面上,做出這樣的決定的,卻必然是龍城的掌權者,占據絕對優勢的金屬龍系。

    中立龍系暫且不管,如今各大龍城中占據優勢地位的,都是曾經是秩序陣營一員的金屬龍,原因卻很簡單——他們能打。

    是的,能打,龍族的規則就這么簡單粗暴,能打的就是老大,但若是追究下來,為什么攻擊性更強的色彩龍反而干不過較為守序的金屬龍?

    “黑龍和紅龍都被放逐了,還打的過就見鬼了。”

    色彩龍的五大主要支流(還有其他亞種和小類,但五色龍是最多的)雖然各有所長,但若是論起純粹的戰斗力來說,卻是紅龍最強,其次是藍龍(智商扣分)、黑龍(智商加分,但單挑比不過藍龍簡單粗暴)、綠龍(他就比白龍強),白龍(智商扣分)以絕對票數墊底所有分支。

    老1和老3都不在了,其他的三色龍干的過五系金屬龍才叫不可思議。

    但若是老1和老3回來了……

    至少如今的龍城最大派系金龍和銀龍是不期望看到的,而他們的意志自然就是龍城的意志,在這種大是大非的事項之下,只要龍城做出了官方的決議,藍龍長老也只能執行。

    而龍類學家對龍族的分支其實有另外一種分類,那就是純粹看同年齡段龍戰力比值的分類法,依舊只對常見龍種進行分類,第一檔次的強龍類有金龍、紅龍、藍龍、銀龍,第二檔次的有赤銅龍、青銅龍、黑龍,第三檔次的弱等龍種還是綠龍和白龍墊底,雖然黃銅龍也被加入第三檔次,但實際上還是因為其極其不愛戰斗的特殊個性,要打收拾綠龍和白龍多半沒有問題。

    這么一比較,情況已經很明顯了,色彩龍想翻身占據優勢地位,除非黑龍和紅龍回來,而這絕對是金龍和銀龍不想看到的,所以,薩默就私下做出了邀請,而以自信和傲慢享譽全族的紅龍們又怎么會錯過這么好的機會。

    而如今,白龍薩默帶著他的妻子入駐了我的凍土世界,對外的理由是研究白龍傳承,期望自己即將出生的孩子能夠躲避成為野獸的命運,但事實上每天小紅、莫麗爾和那些白龍都會商量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偶然還有綠龍和藍龍串門,看來主動難的時間不遠了。

    “都火燒眉毛了,還在爭權奪勢,真是……”

    海洛伊絲有些無奈,但我卻看的很開。

    “呵,這反而說明智慧生物都一樣,人類的貴族和皇族不也一樣嗎,拜爾才結束了皇子的亂爭,奧蘭的新皇帝還是干掉他爹上的位置。或許,正是因為火燒眉毛,時日不多,才要抓緊時間上位。”

    龍城的內務我不想管,但若是傾向我們這邊的勢力占優的話,我就算不能拿到兩件龍界的元素之基,也可以增加話語權,方便我選擇缺少的元素之基類型,我自然樂見其成。

    但更讓我開心的,卻是本來作為幫手前來的小紅還是成功進入了龍界,我手上的戰力又充裕了一點,現在她被現了可不是我的麻煩,自然有龍城的色彩龍們背鍋。

    當然,她的到來,還讓我終于有了可以對練新的能力的對手,

    “羅蘭……你敢不敢和我正面交手!”

    “當然……不敢!和紅龍剛正面?當我是傻子?冰之幻,還真是讓人覺得無恥的能力……我喜歡!”(《瘋巫妖的實驗日志》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oo%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那啥,一下子降溫加淋雨加疲憊,扁桃體炎又來了,今天打了半天吊針,加更只能延期,爭取明天加更,抱歉了大家......

    ...
熱門小說推薦: 日常系人生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我時刻準備著領盒飯 我在東京當和尚 想不想修真之天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妖皇 網游之無上邪尊 斗羅之最強本體斗羅 從斗羅開始吞噬萬界 女權世界的青春物語 斗破之雙帝血脈 網游之大力神 光中離歌 芳華綻放的青春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