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的夫君孫長卿

作者:嬴三兒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初曉莫離寒最新章節第二章 我的夫君孫長卿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半月后,婚禮如期舉行。

    用過早膳,小滿和夏芝就伺候我沐浴,熏香,rán hòu 在她們的幫助下總算把那個左一層右一層的漢服穿好了。端莊的黑中揚紅的玄sè純衣外罩纁袡(有點偏深桔sè)禮服,頭發簡單的束著,插著一尺二長的笄,簡樸大氣,臉上化的是這里流行的白妝(在我的強烈要求下,總算沒有白的像鬼)青黛眉,點絳唇。端照著顯示在銅鏡中的和現代一摸一樣的臉,青澀中透著秀氣,嘴角微微上揚:“女人的愛因崇拜而產生,男人的愛因xìng而產生。所以,我會讓你愛上我,我也會愛上你的。加油,安筱寒!”我給自己打氣。

    黃昏時分,我面朝向南站在閨房中,在小滿和夏芝的陪伴下靜靜等待……一會兒,張公公手下的一個小太監來稟報說孫武已經領著迎親隊伍來了。過了一會兒,小太監來稟報說孫武已經向大王行過稽首大禮了。

    “公主,該咱們去向大王行禮了。”小滿在邊上提醒我。

    深呼吸,再深呼吸,帶著些許緊張,些許激動,我在夏芝的攙扶下,緩步向著圣明殿走去。圣明殿在一個略高的小山包上,是皇家專門用來舉行婚禮的地方。大殿由四根圓柱支撐,四面鏤空,名為殿,實際上稱為亭子更加貼切。今rì的圣明殿由暗sè的紅布裝點,四個殿角的大鼎里分別燃著熊熊烈火,為這個寒冷的冬天增添溫暖,也顯得大殿莊重而典雅。

    近了,我看見一個身材頎長的男人昂然立于殿前,頭發以黑sè發冠束于頭頂,身著下裳為纁sè,鑲有黑sè邊的爵弁服,腰邊一柄暗sè長劍。更近了,只見他十九二十歲的mó yàng ,膚sè偏小麥sè,還好,我不喜歡皮膚白的男人。朗目劍眉,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輕輕的抿著,夕陽的光暈在他的身上淡淡的抹上一層金sè。好一個俊俏的男人,果然如她們所說,像書生多過于武將。只是他的臉上一片淡定,并沒有結婚時所應有的欣喜。看不出他到底是不是滿意這門親事。不管怎樣,你就是我的長期飯票了,以后就請多多關照啦,我沖他燦然一笑,在心里輕輕的說。他的眼里閃過一絲詫異,隨即恢復平靜。

    拜別大王,我隨他來到殿外,接過他遞給我的駕車的韁繩,這樣,我就算出閣了。進入馬車之前,我回頭望著圣明殿和站在殿外看著我的楚王,朝他揮揮手,心中不免有些感慨:我不帶一片云彩的走了。而他,小小的年紀卻要在這深宮呆上一輩子。

    “要是想家,公主可以隨時回來的。”

    一個低沉溫和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回過頭,發現他在我身邊,和我一起注視著圣明殿。原來聲音也這么好聽,我微笑著鉆進了馬車。

    馬車大約行走了二十多分鐘,就到了他的府邸,這里離都城的市中心不是很遠,但是卻一點也聽不見市集的喧鬧,頗有點鬧中取靜的味道。

    進了大門,繞過小花園,穿過回廊,來到我們的廂房。東面放著一張梳妝臺,旁邊有一張雙人的大木床,shàng miàn 鋪著紅sè的喜被,屋子的東南角放著一幅以山水畫裝飾的屏風,房間的布置簡單明快。屋子正中擺著一張小桌子,我正在打量的時候,她們已經陸續的往桌上上菜,不多會兒,四個清爽的小菜再加一壺小酒已經整整齊齊的擺在桌上。小滿是我的陪嫁丫頭,待她把我的東西安置好以后就出去了,其他的下人忙完自己的活也陸續出去了,直到最后一個人在離開前把屋子里的蠟燭點上,關了房門,房里就剩下我和孫武兩個人,并排的坐在床上。

    “孫武。”我輕聲喚他,打破了纏繞著我們的靜謐。

    “公主有何吩咐?”他一動不動,眼睛只是盯著桌上的酒菜。

    “孫武。”

    “公主請吩咐。”他依然未動。

    “孫武。”

    見我只是喚他的míng zì ,并不答話,他轉過頭望著我,眼睛里有著迷惑。我也望回去,笑問道:“覺得我和桌上的酒菜相比,如何?”

    “公主……”

    “我叫筱寒。”

    “公主……”他的聲音有些遲疑。

    “叫我筱寒,”我不等他把話說完,就打斷他,說道:“再叫我公豬的話……我就叫你母豬了,這樣……才好配成對呀。嗯?”一臉無辜的朝著他笑,突然發現他的臉上淡淡的出現一層紅暈,并且不自然的低下頭,不再看我。他在害羞嗎?呵呵……

    “孫武,表字長卿?齊國樂安人氏?”

    “正是。”他疑惑的看著我。

    (為什么我會對他如此了解?那是因為我穿越前剛剛當上中文家教,教授一班外國朋友中國的歷史。可愛的同學們,老師對不起你們!!)我想應該不會錯了,他就是歷史上寫了兵法13篇的那個牛人,就算不是我也認了,誰讓他長的那么帥,我對帥哥沒有免疫力!我起身站到他的對面,伸出右手握住他的,很真誠的望著他說:

    “很高興認識你,我叫筱寒。”

    他的手很大,掌心干燥溫熱。我還沒來得及好好體會,他就把手抽回去了。小氣!!

    “筱……寒,我們的儀式,還沒結束。”他沉聲說道。

    好吧,那就繼續。用過合歡宴(就是大家坐一起吃個飯),飲過合巹酒(交換合巹杯 共飲入)舉手齊眉,叩首拜天地,rán hòu 再夫妻對拜,全套完成,我們正式成為夫妻了。

    吃完飯后是不是就要洞房了,那我的小金橘們不是就要曝光了?正在我煩惱的時候,一個略帶稚氣的男聲在門外響起:“爺!”

    他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沒說,就起身出去了。留下我獨自一人在空蕩蕩的新房里,只有一對紅蠟燭做伴。新婚之夜就把我一個人丟在房里,也不交代去哪兒了,算了,他要是呆在房間還更加別扭。不管了,睡覺zuì dà 。洗洗弄弄,吹蠟燭上床。忙了一天,也沒怎么覺得累,可這會兒身子一放松,疲憊就找上門了,頭才剛挨到枕頭,我就睡著了。到后半夜的時候,感覺有人給我蓋了蓋被子,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見一抹白sè的影子。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到腦中,疲憊又把我拖進了深深的睡夢里。

    陽光透過窗子照在我的臉上,暖洋洋的,睜開眼睛看看,屋子被陽光照得亮堂堂的,天氣好,心情也好,呵呵……起床的時候,看見旁邊的被子擺得和昨天一樣整齊,就知道他昨天晚上沒有在這里睡。看來,他還真是挺不滿意我這個老婆的,無suǒ wèi ,剛好給我點豐胸的時間。

    洗漱的時候又是我最痛苦的時候,沒有牙刷牙膏,沒有洗面nǎi,我只好用竹鹽當牙膏,rán hòu 用食指做牙刷,伸進嘴里拼命擦。我擦……我擦……突然前面一道yīn影擋住了光線,抬頭,他就站在我面前。見他的樣子,我好奇道:“咋的啦,哥們,讓人給煮啦?”他臉紅紅的,額頭上都是汗,隱約還有絲絲熱氣從頭頂冒出來。

    他沒吭聲,我馬上又看看自己,衣服穿的好好的啊,哪塊肉都沒露,那他這么激動就不關我什么事了。

    “你……”他看了我半天,終于出聲了。“口水滴下來了。”

    “淅溜……”我一用力,就把那叛逃出嘴巴的口水又吸了jìn qù 。

    他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我,半天,才說道:“今天還要回宮拜見大王,我在外面等你。”說完,逃也似的離開了。

    “切~~~~要不是你跟我說話,我會流口水嘛?真是的!TNND,都化了……哎喲……咸死我了。”趕緊漱口,rán hòu 又用洗鹽放在手心,用水沾濕,抹到臉上當磨沙洗面nǎi用。待小滿幫我收拾妥當,走出門去,就看到他站在馬車邊等我。今天他穿著黑底提暗花云龍文錦羅對襟衫,外罩銀灰閃sè蟬衣,發髻罩著紗冠以簪固定,紗冠上綠sè的玉石更襯托他的溫潤,儒雅。腰上一條銀sè編織腰絡,別著的照例是一柄暗sè長劍。暈啊……回個門而已,有必要穿的那么帥嗎?

    我踩著小凳子利落的爬上馬車鉆了jìn qù ,剛剛坐穩,只見簾子一掀,他也跟著進來了。本來我一人坐在里面還挺寬敞的,可是他一進來,感覺就很狹窄了。

    “你今天不騎馬嗎?”車廂里很擠啊!

    “嗯。它去釘馬掌了”

    “你只有那一匹嗎?”只要能馱你去皇宮就行吧!

    “其它的不習慣。”

    無語……眼睜睜的看著他貓著腰從我身邊擠過去,在我身后找個舒適的位置坐下。

    “馬車果然比較小。”悶悶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哥哥呀……感情我前面的百般暗示都白費啦,下次一定直說,古人單純啊。

    “吱呀~~~~~吱呀~~~”馬車緩緩前行,突然一陣顛簸,我沒坐穩,順勢就往旁邊的窗楞上撞去。這要是撞上了還不得腫個大包啊,心里害怕的不行,但是下一秒卻發現跌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他的氣息霎時把我重重包裹著,這是和現代男人完全不同的味道。雄渾,霸氣,混合著不知名的熏香,讓我一時有些眩暈。他一手環住我的腰,一手握住我的肩膀,掌心的溫度透過衣服傳了過來,我的臉忽的一熱。肯定紅的像猴子屁股,我心想。

    “孫捷,怎么回事?”

    他高聲詢問趕車的侍從,不知道有沒有zhù yì 到我的窘態。

    “爺,這路不知道誰給挖了些小坑。又來了,爺,夫人,坐穩了,馬上就過去了。”

    果然,又是一陣顛簸,rán hòu 就恢復了平靜。而我這時還在他的懷里,都已經不顛簸了,我也不好意思總賴著。

    “孫武,你怎么會在楚國?”

    氣氛太曖昧了,憋得我都有點呼吸不順暢。我輕輕掙脫他的雙臂,不著痕跡的從他的懷里出來,坐回原來自己的位置。平靜下來以后才發現我這個話題實在沒什么創意,本以為他不會回答的,就在我要放棄的時候,他開口道:“我如今漫游天下,周游列國考察歷史古戰場。”

    “周游列國?那你為什么要和我成親啊??”

    “這是家父的意思,而且我也到了適婚的年齡。”

    “你的意思是說因為年齡到了,所以只要是個女人就可以和她成親是嗎?”我的牙齒已經咬得咯吱咯吱響了。

    “家父不會讓我隨便找一個女人的。你……你還好嗎?”

    “好得不能再好了。”我也不知道我在氣什么,就覺得他太沒有主見了,如果不是我穿越了,那他是不是就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了?想到就覺得心里像有根刺扎著一樣。我忘記了那別的女人卻恰好是正牌的安寧公主。

    他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轉了個話題說道:“筱寒,你我已經結成夫妻,以后喚我夫君較為妥當。”

    ‘夫君’?還不如讓我直接叫‘老公’呢!!不過我沒把這話說出口。此后,兩人一路無話到皇宮,回來的時候因為左丞相找他有事商量,我就一個人先回來了。

    從皇宮回來以后,我就一直沒有見到他了。晚上我自己睡覺,白天我自己吃飯,感覺和沒出嫁前一樣。感覺他天天忙忙碌碌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看看天,艷陽高照,天氣這么好就不要浪費了,運動運動排毒吧,“小滿,再去叫幾個人來,我們扔沙包吧!”

    自從我經常吃黃豆燉豬手以后,胸部果然豐腴了不少,不過身體也有點輕微發胖的趨勢,我想豐胸,可不想變肥啊!所以找了塊布,把兩邊縫上,里面加點米,最后口一封,就變成一個沙包,天氣好的時候就和小滿她們一塊玩,再不運動,估計就要往橫向發展了,這可不是我所希望的。

    跑跑跳跳的出了一身的汗,rán hòu 再去浴池洗個澡,立刻感覺神清氣爽。回來的路上經過他的書房,看見他在里面看書。突然我有一個想法,于是讓小滿先回去,我跑到書房門口輕輕敲了敲他半掩的門。

    “小武,我可以耽誤你兩分……呃……一小會兒嗎?”

    “你喚我什么?”

    “是這樣的,我不太習慣叫別人夫君,呵呵……你不覺得小武這míng zì 挺可愛的嗎?”怕他繼續在稱呼shàng miàn 糾纏,趕忙插開話題。“你可以幫我一個小忙嗎?”

    “但說無妨。”

    “無妨無妨,呵呵……”我從他一堆沒用過的竹簡里抽出相連的兩根遞到他面前,說:“幫我在shàng miàn 寫‘我的老公是孫武,牛吧’rán hòu 下面再簽上你的míng zì ,可以嗎?”

    “‘老公’是什么意思?這二字又如何寫?”

    “就是夫君的意思,老是老人的老,公是公母的公。”

    “‘牛吧’又是什么意思?如何寫?”

    “就是很厲害的意思。嘿嘿……牛就是動物的牛咯,吧就是一個口右邊一個巴”見他不是很明白,我拿起毛筆寫給他看,只是效果不怎么好,歪歪扭扭的連我都快認不出來了,不知道他看懂了沒有。我不好意思的扯了扯袖口:“其實我認識字的,也會寫,只是……只是這筆我用不太習慣。”天知道我為什么要解釋這些。只是突然怕他認為我很沒用。

    他沒再說話,提起毛筆就在竹簡上寫了起來。我偷偷的瞄了瞄他,嘴角微微上揚,他在笑。笑什么?笑我不會寫字,還是笑我的行為幼稚?

    “覺得如何?”

    他的大篆筆道勻稱,字體整齊,跟他的人一樣給人雄渾,有力,光明磊落的感覺。

    “你的字寫得好棒啊!!可以在你的míng zì 邊上加上我的míng zì 嗎?我本來是想自己寫的,可是你剛也看了我的字……”

    “寫上筱寒?”他望著我的眼里滿是笑意,漆黑的瞳仁里倒映著我的樣子,我感覺我的心,就要被吸進他那深邃的眼眸里去了,趕緊低下頭,不去看他,把zhù yì 力放在將要完成的竹簡上。

    “嗯。”

    “你為何取名為筱寒?”

    “因為我是在冬天出生的,一年當中最冷的季節。

    “那你是正月的生辰?”

    “嗯,正月初一。”

    “寫好了嗎?”我看他把筆擱下了,趕緊湊過去看。發現‘筱寒’這兩個字的大篆體還挺好看的,呵呵……

    “謝謝,那我不打擾你工作啦,”說完,朝他眨了眨眼睛,拿著他剛寫好的竹簡跑出了書房。

    手里拿著竹簡邊走邊看,心里真是樂開了花。這可是孫武得真跡啊!!要是兩千年后挖出來,嘖嘖……我彷佛都已經看見RMB煽動著翅膀死命向我沖過來啦!待我從美夢中醒來,發現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到了小花園里。那里得花啊草啊得都禿得只剩下竿子了,只有涼亭邊上的一顆梅樹,開得正艷,白sè的花瓣裊裊地點綴在枝椏間,別有一番孤芳自賞的韻味,直叫人打心眼里喜愛。我喜滋滋地拿著竹簡走到梅樹下,眼睛四處亂瞅,想找個能刨土的東西,結果找來找去就只得了個破瓦片,還是厚厚得不很鋒利得那種,算了,總好過用手扒吧!我把裙擺撩起壓進腰帶里,很不淑女地坐下來就對著面前得平地開始刨坑。隨著我身邊的土越堆越高,面前的小坑也漸漸成形了,我小心翼翼的用手帕把竹簡包好,rán hòu 放進坑里,再把土堆上,踩平。嗯……完全看不出這里曾經被我蹂躪過。

    我拍著手中的土正準備起來,卻總覺得還差點什么!!是什么呢?我從花園的左邊看到右邊,rán hòu 又從右邊看回到左邊,終于找到問題的所在:這個小花園太……平凡了點,根本就不適合存放孫武真跡這么重要的寶物,嗯……還是再找過地方好了!我又重新拿起瓦片,刨啊刨啊~~~又把那包著竹簡的手帕挖了出來。拍拍干凈,揣著它走出了孫府,去尋找我心中的風水寶地。

    孫府門口?不行不行,土質不好。孫府左邊的小巷子?不行不行,太yīn暗cháo濕。孫府右邊的蜿蜒小道?不行不行,走的人多了,都成了路了。

    突然,我發現蜿蜒小道一直通向一座小山,地勢略高,整座山包種的都是我不認識的樹,天氣這么冷它們卻都長得郁郁蔥蔥得。去看看吧。我順著小道往上,來到小山頂上時才發現沒路了,前面是一個很高很陡的坡。這時已是黃昏,太陽沉了一小半在地平線以下,仍然在努力地給大地留下最后一點溫暖。我挑了一棵位置最高,長得最高的樹,面對著太陽的方向,在它的下面挖了一個坑,把剛剛孫武給我寫的竹簡又重新用手帕包好,埋了jìn qù 。

    在這里,我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一個和我經歷相同的人,我的快樂,我的悲傷,都沒有辦法和別人分享。他們不明白為什么我不會用毛筆寫字,為什么每次上完廁所都要洗PP而不是用瓦片,他們不知道自從來這里以后最讓我高興的事就是見證了真正的華夏正統婚禮 ,莊嚴而神圣,一點也不像現代那樣喧鬧。還有就是我很高興能和孫武有這么近距離的接觸,雖然他不喜歡我。所以現在,我把這竹簡埋在地下,希望兩千多年后,有人néng gòu 挖出來,如果是我的爸爸媽媽或者朋友們最好了,讓他們知道其實我沒有死,活在和他們相隔兩千多年的歷史里,并且生活的還不錯。

    撒好最后一捧土,我坐在埋竹簡的旁邊,背靠著樹干,看著太陽一點一點的下沉,直到最后一絲光熱被黑暗吞沒。

    “太陽下山,明早依舊爬上來,這個太陽,和爸爸媽媽看到的是一樣的嗎?它照著我,也同樣照著他們嗎?”

    就這么靜靜的坐著,良久,我無意間抬頭,“哇……好多星星啊,”

    看見漆黑的天空就像最完整的幕布,點綴著華麗麗的鉆石籠罩在頭頂。四周圍安靜的只聽見微風吹過樹葉發出的沙沙聲,伴著風聲,我輕輕地哼唱出來:“我走在每天必須面對的分岔路,我懷念過去單純美好的小幸福,愛總是讓人哭,讓人覺得不滿足天空很大卻看不清楚,好孤獨,天黑的時候,我又想起那首歌,突然期待,下起安靜的雨,原來外婆的道理早就唱給我聽,下起雨也要勇敢前進….我相信一切都會平息,我現在好想回家去。”

    我……是真的被丟在這里不能回去了嗎?

    正當我胡思亂想之際,一道光亮劃破夜空。

    “啊~~~~,啊~~~~,流星~~~許愿!”我趕緊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虔誠的閉上了眼睛。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呵呵……”突然,身后傳來低沉的笑聲,我猛的回過頭去,什么都沒有,依舊是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可是我剛才明明聽見的啊!!難道是……??想到這里,我身上的寒毛全部都豎起來了。

    “主啊~~~保佑我吧!!阿門!!南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保佑我啊保佑我!各路神佛,手指顫抖的雷神哥哥,一定要保佑我啊~!!”我閉著眼睛,嘴里念念有詞,邊拜拜邊慢慢的往后挪步。猛的轉身,砰~~~的一下子撞到一堵結實的肉墻,被力量反彈的往后跌倒,就在小PP差點親吻到大地的時候,一雙強而有力的大手及時扶住了我的肩膀。

    “你總是這么有活力的嗎?”帶著戲謔的聲音在上方響起。

    我揉著酸酸的鼻子,淚眼朦朦朧朧的看見一位身著青sè衣衫,身材頎長的年輕男子。他長發及肩,細碎的劉海隨著微風輕動,高挺的鼻子,粉sè的嘴唇呈一個好看的弧度向上彎著,迷人的鳳眼溫柔的看著我。在月光下,他渾身散發出淡淡的,銀sè的光芒。

    “小……小武……”

    他修長的手指劃過我的臉頰,輕輕的拭去我滾落的淚珠,手指上的繭子磨蹭著我的皮膚,讓我的心里有絲異樣的感覺。

    “撞疼了嗎?”他的眼睛亮晶晶,里面居然有幾分溫柔的波光。

    “你怎么在這里?你的頭發……”我后知后覺的發現他的頭發是披散著的,給他增添了幾分xìng感,幾分狂野。“披著也很好看。”沖他燦爛一笑,由衷的稱贊道。

    “怎么又哭又笑的?鼻子不痛啦?”他寵溺的輕輕捏了捏我的小鼻子,我立刻呲牙咧嘴的故做疼痛狀,夸張的表情惹得他笑不可支。

    “干嘛把竹簡埋起來?”他拉著我并肩坐了下來,背靠著粗壯的大樹。

    “嗯……我覺得你寫的很好看,所以想收藏起來,想來想去就這個方法最安全,呵呵……”

    “傻瓜,你要是喜歡,我給你多寫一些便是。”他的眼中洋溢著歡喜。

    “真的?太好了,等我回去以后就可以……唉……”我激動的挺直了腰,但是轉念一想,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去呢,馬上又跟霜打的茄子一樣,蔫了!

    “回哪去?”他奇怪的問道。

    “從來處來,到去處去……呵呵……你呢?你怎么又會在這里?你不是在書房看書的嗎?”

    “我每rì傍晚都會在這里休息。”

    “你剛剛在哪啊?我怎么都沒看見你?”

    “誰讓你只知道朝后看,不知道朝上看呢?”

    “你在樹上?哪你會輕功啦?哇……”我崇拜的看著他。“哪你也帶我上去看看好不好?”

    “好啊,不過今天不行。”

    “為什么?”

    “因為現在很晚了,我們該回去用晚膳了。”

    “哦……”我起身拍掉身上的土,和他一起朝著孫府的方向走去。好冷啊,我哈了口氣,雙手互相搓了搓。看天上那么多星星,明天又會是個好天氣吧。

    下一秒,我的手被包裹在一雙溫暖的大手里。

    ――――――――――――我是純情小武的分割線――――――――――――――――

    “你這是干嘛?”我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著的時候,我感覺被子輕輕動了一下,睜開眼,看見小武正準備鉆進被筒。

    “睡覺啊,你還沒睡著么?”他一臉無辜的望著我,搞得我突然覺得我問的問題好像很多此一舉。

    “你不是都在書房睡的么?”

    “那時候忙啊,怕回來晚了打擾你,現在不是忙完了嗎!”他邊說邊往被窩里鉆。

    “誒……”

    “夫人,好冷啊~~~你想凍死為夫么?”他可憐兮兮的望著我,那眼神,就像路邊被遺棄的小狗似的,我心頓時就軟了:“那……你洗臉了么?刷牙了么?洗腳了么?還有……全部都洗了嗎?全部哦,是全部。”我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低下了頭小小聲的說。

    “我……我每rì都沐浴的。”小武聽了一愣,rán hòu 也臉紅紅回答。

    我抱著被子往里面縮了縮,小武開心的鉆進他的被窩,睡在外邊。

    他躺下來以后,不一會兒就聽見均勻的呼吸聲。我一直提著的心也放了下來,伴隨著他的呼吸聲,我也慢慢進入了夢鄉。

    這是哪兒呀?周圍暗暗的,能見度很低。我試探xìng的往左邊走,沒走兩步就碰到墻壁,摸起來濕濕的,我又試著往右邊走,沒走兩步又碰到墻壁,摸起來也是濕噠噠的。突然,一個人影從我眼前飄過,光線很暗,前面五步遠就看不見了,可是我知道那個人是我媽媽,明明什么都看不清楚,我心里就是知道那個身影是我媽媽的,我從來沒這么確定過一件事情。我追了上去,我伸手想去拉住媽媽不讓她走,可是明明手都碰到衣服了,但是卻怎么都抓不住,媽媽越走越快,馬上就要看不見了,我一著急,喊了起來:“媽媽,媽媽別走,等等我,我馬上就追到你了,媽媽等等我,媽媽,別把我一個人扔在這里!!”

    “筱寒,筱寒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耳邊傳來焦急的聲音,我睜開眼,看著陌生又熟悉的房間,看見小武緊張地望著我,意識也漸漸清楚了!

    “你怎么把被子裹那么緊?還出了這么多汗?”他的手輕輕的拭去我臉上的汗水。我一把掀開被子,鉆到了他的被窩,緊緊的抱住了他。他身子猛的僵住。不管,繼續抱,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感受著他身體的溫熱,我覺得心安。

    “怎么了?”他的聲音從頭頂傳來,透著一絲擔憂。

    “我……想我娘了。”

    他輕嘆了一聲,把我摟進懷里。“睡吧!”

    “小武。”

    “嗯?”

    “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么?”

    “什么事?”

    “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好么?”因為我在這里,只有你一個親人。

    “我答應你。”

    “嘴上說說的不算,我們拉勾勾。”我伸出小指頭勾住他的,“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蓋章!”

    “這是……?”

    “約定!以后你就不能賴皮了!”我握著承載著我們約定的小指,滿意地在他懷里沉沉地睡去。

    爸爸媽媽,我在這里,也有自己的家了,我知道,只要我過得幸福,你們就會開心。你們也是呀,一定要幸福,這樣,我才能安心。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熱門小說推薦: 賦與歸 何所冬暖 我家忠犬男友力max 末世之寵物領主 帶著無敵分身闖聊齋 林間谷雨 冷總裁胖公主 重生六零農媳有空間 燕京貴女 溫水煮甜心 忘了名為愛的詩 膨脹大佬不好惹 田園風華:神棍小嬌娘 最佳陪玩 佳期傳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