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國王夜宴 Ⅳ

作者:頹廢龍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翡翠之塔最新章節第三百三十三章 國王夜宴 Ⅳ
熱門小說推薦: 從零開始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魔獸世界之吉爾尼斯王子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翡翠之塔 斬龍 重生之惡魔獵人 狂獅少帥 神級天賦 重生之安東尼 超凡者游戲 得分之王 網游之副職至高 異界兌換狂人 網游之天譴修羅
?    眼神觸及之處的翡翠國王,遠沒有迪恩記憶中好似即將被壓垮的中年人似的頹喪感,是那樣的年輕、英姿勃發。【全文字閱讀.】

    目光清澈、銳利,整個人身軀筆直的端坐在王位內,不需要任何的支持。

    面容中有著嚴肅、從容,沒有那種失去主心骨后的惶惶不可終日。

    艾克.尼克。

    這位年輕國王的姓名,也是曾經翡翠的亡國之君。

    在翡翠大公戰死后,奮起反抗的亡國之君。

    只不過,那個時候已經是第二次血月戰爭了,翡翠之都、南方三郡全部淪陷,北方四郡僅剩余沃邦郡,連原本五分之一的土地都沒有。

    而在五個月不到的時間中,僅剩余的沃邦郡也在西提的鐵騎下陷落了。

    然后,在之后長達十余年的逃亡中,對方和迪恩見過數次。

    最后一次是在逃亡十年的末尾上,當時的對方就是迪恩記憶中的模樣,即將被壓垮的頹喪感,充斥在全身上下。

    而那個時候的迪恩,根本無暇顧及這位亡國之君,他正在準備著自己第四次的叛亂。

    趁著西提王離開自己的國度,前往浮空城的時候。

    所以,哪怕不久之后,接到了對方戰死的消息,迪恩也是無動于衷的。

    因為,在當初翡翠大公戰死的時候,對方就已經是強撐了,硬撐了十年的時間,對方已經做的不錯了。

    迪恩再沒有任何指責、不滿對方的權利。

    畢竟,他也是在強撐著。

    直到第十一年,他完成了自己的布局。不過。可惜的是。引來的人并不是全部的仇人,僅僅是仇人之一。

    眼前的一幕幕閃過,就好似是昨日才發生的事情般。

    不過,當視野中再次出現那位國王陛下年輕的身影時,迪恩卻知道那只是過去了,一切早已經改變了。

    從他掌管了號角四鎮,提前踏入翡翠之都,掃清了波拉、沃爾夫家族開始。一切都有了改變。

    迪恩微微吸了口氣,再次的向著眼前的年輕國王欠了欠身——雖然他的眼中看到的并不是這位年輕的國王。

    不過,這并不妨礙,他向著心底的那位告別。

    你的命運改變了!

    我的心愿也完成了一些!

    迪恩在心底默默的想道。

    端坐在王位上的年輕國王,看著面前的迪恩,對方眼中沒有那些大臣、王室親戚們的輕視、嫉妒。

    這令這我年輕的國王瞬間就對迪恩有了一份好感。

    而對方行禮欠身時的那種鄭重感,更是令他認為,迪恩很重視自己。

    雖然可能僅僅是因為他姐姐的緣故!

    但是,相較于他姐姐下屬們每次見到他時,表現出的憤慨。這樣的鄭重,已經讓這位年輕的國王陛下欣喜不已了。

    畢竟。迪恩沒有表現出那種憤慨,足以說明迪恩,并不認為是他搶了自己姐姐的王位。

    而這就足夠了!

    幾乎是,立刻的,這位年輕的國王陛下,心中就有了最終的打算。

    “各位卿,入座吧!”

    年輕的國王以宛如平時一般的和藹語氣說著。

    以財務大臣為首的眾貴族,再一次的謝禮后,開始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晚宴的宴席座位安排,是以財務部和軍務部,以及零散的王室座位三方面安排的。

    財務大臣帶著屬于財務部的貴族走向了屬于財務部的坐席,并且向著迪恩招手示意,不過,卻被迪恩搖頭婉拒了。

    那位財務大臣無疑表現了足夠的善意。

    不過,這并不是迪恩需要的。

    和財務部相比較,軍務部無疑更加的符合迪恩日后的計劃。

    即使只是一個虛銜,也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

    迪恩的目光看向了軍務部的坐席——

    最前排,原本應該屬于德隆.沃爾夫的第一把椅子空在那里。

    之后,則是萊妮的父親,軍務次臣。

    當然,并不是一個軍務次臣,而是三個;不過,因為坐席的緣故,并沒有并列,僅僅是按照自身的名望和別的一些做為參考,萊妮的父親才坐在了第二席。

    “哼!”

    當看到迪恩的目光掃來的時候,萊妮的父親徑直的冷哼了一聲——他可沒有忘記自己的腿是怎么斷的。

    而在座的軍務部的貴族們,也都是類似的表情。

    不過,他們并沒有如同萊妮的父親那樣的直接;畢竟,他們可沒有女兒被眼前這個‘屠夫’喜歡著。

    當然了,這些軍務部的貴族并不介意,萊妮的父親給迪恩造成一些難堪。

    甚至,這就是他們喜聞樂見的。

    畢竟,還有什么是比這樣‘自相殘殺’的戲碼,更加的令人感到精彩的嗎?

    對于迪恩、萊妮父親的羨慕、嫉妒、恨意,令這些財務部的貴族們,心思陰暗的期待著。

    不僅僅是財務部的貴族,隔壁的王室坐席上,那些王室成員們也是如此。

    甚至,因為與沃爾夫家族的利益糾葛,令這些有著切膚之痛的王室成員們,更加的痛恨著迪恩。

    因此,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報復’——

    嗚嗚嗚……

    一陣痛哭聲,陡然的出現在了這晚宴上。

    而在這哭聲的瞬間,年輕的國王、財務大臣,即使是萊妮的父親,都忍不住的一皺眉。

    即使他們都能夠明白王室成員會針對迪恩,但是這樣的做法,實在是讓人不喜的。

    “利德卿,為什么哭泣?”

    強忍著心中的厭惡,年輕的國王讓自己顯得和顏悅色。

    利德.尼克,和他的那位顧問一樣。都算得上是遠親。按照輩分的話。他得稱呼對方為叔叔之類的。

    不過,相較于他的那位顧問,這位王室的遠親可不是那樣的兢兢業業的為翡翠付出著!

    做為當初德隆.沃爾夫的支持者,這位王室的遠親在老國王駕崩后,就開始攪風攪雨著,不僅利用大義將原本身為軍務大臣的約克侯爵‘逼’回了領地,而且,更是扶植著德隆.沃爾夫坐上了軍務大臣的位置。

    而德隆.沃爾夫也沒有令這位王室的遠親失望。

    一上任就‘大刀闊斧’的干出了不少大事。

    相較于此刻的迪恩來說。對方是毫不遜色的,如果不是因為翡翠大公出面,以及之后突破成為黃金級別的強者,令這位王室遠親不敢在動彈的話,恐怕現在的王位上的人,也應該換一換了。

    對此,當初年幼的國王可能不知道。

    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這樣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就一清二楚了。

    事實上。這位年輕的國王,一直在想辦法。如何不損失更多的利益前,將這位遠親除掉,但是,德隆.沃爾夫的存在,卻讓他沒有絲毫的辦法。

    不過,幸運的是德隆.沃爾夫竟然死在了對方最為擅長的家族決斗中!

    再次想到了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年輕的國王下意識的看了看站在面前不遠處的迪恩,嘴角不由自主的上翹著。

    不過,隨著視線的轉移,當他看到了那位王室的遠親后,這嘴角就不由自主的抹平了。

    年輕的國王看了一眼身后的伍德.尼克,后者微微點了點頭。

    頓時,這位年輕的國王心底就出現了一抹怒火。

    他已經派人去通知,不要再糾纏沃爾夫家族的事情了,這些人竟然還敢當眾出來……

    可惡!

    一種被藐視的感覺,令年輕的國王抓緊了手中的權杖。

    不過,臉上依舊表現的和顏悅色的。

    “德隆.沃爾夫閣下,昨天早上向我借去了百萬金普頓,購置翡翠之都的宅邸、店鋪……現在德隆.沃爾夫閣下死在決斗中,懇請陛下替我做主!”

    一邊說著,這位痛哭流涕的王室遠親就這樣的跪倒在地了。

    而這樣的一幕,令財務大臣恥笑出聲。

    周圍的貴族們,也都差不多是這樣的表情,不過,他們更多的卻是幸災樂禍。

    任誰也能夠看得出,這就是‘莫須有’的事情。

    借去百萬金普頓?

    一個王室的遠親而已,真當自己是翡翠正統的王室了嗎?

    一百萬金普頓能夠說借就借。

    要是真的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就算沒有了王室的名義,至少也是一個一流大家族,哪怕是財務大臣都得另眼相看。

    不過,這可能嗎?

    年輕的國王輕笑了起來,他是被自己的這位遠親氣笑的——

    “利德卿,你想要讓我替你做主?怎么做主?”

    年輕的國王陛下這樣的問道。

    “讓澤爾岡閣下將沃爾夫閣下借去的百萬金普頓還給我……”

    利德.尼克這位王室遠親說著。

    話語雖然還沒有說完,但是意思卻是異常的明確了。

    年輕的國王一皺眉。

    他想到了自己的這位遠親會很無恥,但是沒有想到進入無恥到了這樣的地步。

    而就在年輕的國王還沒有開口的時候,這位王室遠親又一次的說道:“這里有德隆.沃爾夫閣下的契約,上面寫的清清楚楚!”

    說著這位王室遠親就拿出了一張羊皮紙。

    而在上面,契約的力量是顯而易見的。

    而這似乎也同樣說明,這張契約是真的。

    ps 第一更~

    這章算是一邊吃飯一邊碼出來的,中間順帶的還喂了貓和狗……頹廢聞著貓糧和狗糧,感覺挺香的,下意識的吃了兩粒,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未完待續。。)

    眼神觸及之處的翡翠國王,遠沒有迪恩記憶中好似即將被壓垮的中年人似的頹喪感,是那樣的年輕、英姿勃發。【全文字閱讀.】

    目光清澈、銳利,整個人身軀筆直的端坐在王位內,不需要任何的支持。

    面容中有著嚴肅、從容,沒有那種失去主心骨后的惶惶不可終日。

    艾克.尼克。

    這位年輕國王的姓名,也是曾經翡翠的亡國之君。

    在翡翠大公戰死后,奮起反抗的亡國之君。

    只不過,那個時候已經是第二次血月戰爭了,翡翠之都、南方三郡全部淪陷,北方四郡僅剩余沃邦郡,連原本五分之一的土地都沒有。

    而在五個月不到的時間中,僅剩余的沃邦郡也在西提的鐵騎下陷落了。

    然后,在之后長達十余年的逃亡中,對方和迪恩見過數次。

    最后一次是在逃亡十年的末尾上,當時的對方就是迪恩記憶中的模樣,即將被壓垮的頹喪感,充斥在全身上下。

    而那個時候的迪恩,根本無暇顧及這位亡國之君,他正在準備著自己第四次的叛亂。

    趁著西提王離開自己的國度,前往浮空城的時候。

    所以,哪怕不久之后,接到了對方戰死的消息,迪恩也是無動于衷的。

    因為,在當初翡翠大公戰死的時候,對方就已經是強撐了,硬撐了十年的時間,對方已經做的不錯了。

    迪恩再沒有任何指責、不滿對方的權利。

    畢竟,他也是在強撐著。

    直到第十一年,他完成了自己的布局。不過。可惜的是。引來的人并不是全部的仇人,僅僅是仇人之一。

    眼前的一幕幕閃過,就好似是昨日才發生的事情般。

    不過,當視野中再次出現那位國王陛下年輕的身影時,迪恩卻知道那只是過去了,一切早已經改變了。

    從他掌管了號角四鎮,提前踏入翡翠之都,掃清了波拉、沃爾夫家族開始。一切都有了改變。

    迪恩微微吸了口氣,再次的向著眼前的年輕國王欠了欠身——雖然他的眼中看到的并不是這位年輕的國王。

    不過,這并不妨礙,他向著心底的那位告別。

    你的命運改變了!

    我的心愿也完成了一些!

    迪恩在心底默默的想道。

    端坐在王位上的年輕國王,看著面前的迪恩,對方眼中沒有那些大臣、王室親戚們的輕視、嫉妒。

    這令這我年輕的國王瞬間就對迪恩有了一份好感。

    而對方行禮欠身時的那種鄭重感,更是令他認為,迪恩很重視自己。

    雖然可能僅僅是因為他姐姐的緣故!

    但是,相較于他姐姐下屬們每次見到他時,表現出的憤慨。這樣的鄭重,已經讓這位年輕的國王陛下欣喜不已了。

    畢竟。迪恩沒有表現出那種憤慨,足以說明迪恩,并不認為是他搶了自己姐姐的王位。

    而這就足夠了!

    幾乎是,立刻的,這位年輕的國王陛下,心中就有了最終的打算。

    “各位卿,入座吧!”

    年輕的國王以宛如平時一般的和藹語氣說著。

    以財務大臣為首的眾貴族,再一次的謝禮后,開始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晚宴的宴席座位安排,是以財務部和軍務部,以及零散的王室座位三方面安排的。

    財務大臣帶著屬于財務部的貴族走向了屬于財務部的坐席,并且向著迪恩招手示意,不過,卻被迪恩搖頭婉拒了。

    那位財務大臣無疑表現了足夠的善意。

    不過,這并不是迪恩需要的。

    和財務部相比較,軍務部無疑更加的符合迪恩日后的計劃。

    即使只是一個虛銜,也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

    迪恩的目光看向了軍務部的坐席——

    最前排,原本應該屬于德隆.沃爾夫的第一把椅子空在那里。

    之后,則是萊妮的父親,軍務次臣。

    當然,并不是一個軍務次臣,而是三個;不過,因為坐席的緣故,并沒有并列,僅僅是按照自身的名望和別的一些做為參考,萊妮的父親才坐在了第二席。

    “哼!”

    當看到迪恩的目光掃來的時候,萊妮的父親徑直的冷哼了一聲——他可沒有忘記自己的腿是怎么斷的。

    而在座的軍務部的貴族們,也都是類似的表情。

    不過,他們并沒有如同萊妮的父親那樣的直接;畢竟,他們可沒有女兒被眼前這個‘屠夫’喜歡著。

    當然了,這些軍務部的貴族并不介意,萊妮的父親給迪恩造成一些難堪。

    甚至,這就是他們喜聞樂見的。

    畢竟,還有什么是比這樣‘自相殘殺’的戲碼,更加的令人感到精彩的嗎?

    對于迪恩、萊妮父親的羨慕、嫉妒、恨意,令這些財務部的貴族們,心思陰暗的期待著。

    不僅僅是財務部的貴族,隔壁的王室坐席上,那些王室成員們也是如此。

    甚至,因為與沃爾夫家族的利益糾葛,令這些有著切膚之痛的王室成員們,更加的痛恨著迪恩。

    因此,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報復’——

    嗚嗚嗚……

    一陣痛哭聲,陡然的出現在了這晚宴上。

    而在這哭聲的瞬間,年輕的國王、財務大臣,即使是萊妮的父親,都忍不住的一皺眉。

    即使他們都能夠明白王室成員會針對迪恩,但是這樣的做法,實在是讓人不喜的。

    “利德卿,為什么哭泣?”

    強忍著心中的厭惡,年輕的國王讓自己顯得和顏悅色。

    利德.尼克,和他的那位顧問一樣。都算得上是遠親。按照輩分的話。他得稱呼對方為叔叔之類的。

    不過,相較于他的那位顧問,這位王室的遠親可不是那樣的兢兢業業的為翡翠付出著!

    做為當初德隆.沃爾夫的支持者,這位王室的遠親在老國王駕崩后,就開始攪風攪雨著,不僅利用大義將原本身為軍務大臣的約克侯爵‘逼’回了領地,而且,更是扶植著德隆.沃爾夫坐上了軍務大臣的位置。

    而德隆.沃爾夫也沒有令這位王室的遠親失望。

    一上任就‘大刀闊斧’的干出了不少大事。

    相較于此刻的迪恩來說。對方是毫不遜色的,如果不是因為翡翠大公出面,以及之后突破成為黃金級別的強者,令這位王室遠親不敢在動彈的話,恐怕現在的王位上的人,也應該換一換了。

    對此,當初年幼的國王可能不知道。

    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這樣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就一清二楚了。

    事實上。這位年輕的國王,一直在想辦法。如何不損失更多的利益前,將這位遠親除掉,但是,德隆.沃爾夫的存在,卻讓他沒有絲毫的辦法。

    不過,幸運的是德隆.沃爾夫竟然死在了對方最為擅長的家族決斗中!

    再次想到了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年輕的國王下意識的看了看站在面前不遠處的迪恩,嘴角不由自主的上翹著。

    不過,隨著視線的轉移,當他看到了那位王室的遠親后,這嘴角就不由自主的抹平了。

    年輕的國王看了一眼身后的伍德.尼克,后者微微點了點頭。

    頓時,這位年輕的國王心底就出現了一抹怒火。

    他已經派人去通知,不要再糾纏沃爾夫家族的事情了,這些人竟然還敢當眾出來……

    可惡!

    一種被藐視的感覺,令年輕的國王抓緊了手中的權杖。

    不過,臉上依舊表現的和顏悅色的。

    “德隆.沃爾夫閣下,昨天早上向我借去了百萬金普頓,購置翡翠之都的宅邸、店鋪……現在德隆.沃爾夫閣下死在決斗中,懇請陛下替我做主!”

    一邊說著,這位痛哭流涕的王室遠親就這樣的跪倒在地了。

    而這樣的一幕,令財務大臣恥笑出聲。

    周圍的貴族們,也都差不多是這樣的表情,不過,他們更多的卻是幸災樂禍。

    任誰也能夠看得出,這就是‘莫須有’的事情。

    借去百萬金普頓?

    一個王室的遠親而已,真當自己是翡翠正統的王室了嗎?

    一百萬金普頓能夠說借就借。

    要是真的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就算沒有了王室的名義,至少也是一個一流大家族,哪怕是財務大臣都得另眼相看。

    不過,這可能嗎?

    年輕的國王輕笑了起來,他是被自己的這位遠親氣笑的——

    “利德卿,你想要讓我替你做主?怎么做主?”

    年輕的國王陛下這樣的問道。

    “讓澤爾岡閣下將沃爾夫閣下借去的百萬金普頓還給我……”

    利德.尼克這位王室遠親說著。

    話語雖然還沒有說完,但是意思卻是異常的明確了。

    年輕的國王一皺眉。

    他想到了自己的這位遠親會很無恥,但是沒有想到進入無恥到了這樣的地步。

    而就在年輕的國王還沒有開口的時候,這位王室遠親又一次的說道:“這里有德隆.沃爾夫閣下的契約,上面寫的清清楚楚!”

    說著這位王室遠親就拿出了一張羊皮紙。

    而在上面,契約的力量是顯而易見的。

    而這似乎也同樣說明,這張契約是真的。

    ps 第一更~

    這章算是一邊吃飯一邊碼出來的,中間順帶的還喂了貓和狗……頹廢聞著貓糧和狗糧,感覺挺香的,下意識的吃了兩粒,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未完待續。。)

    ...
熱門小說推薦: 日常系人生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我時刻準備著領盒飯 我在東京當和尚 想不想修真之天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妖皇 網游之無上邪尊 斗羅之最強本體斗羅 從斗羅開始吞噬萬界 女權世界的青春物語 斗破之雙帝血脈 網游之大力神 光中離歌 芳華綻放的青春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