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高賽王的宴請 Ⅱ

作者:頹廢龍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翡翠之塔最新章節第四百五十二章 高賽王的宴請 Ⅱ
熱門小說推薦: 從零開始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魔獸世界之吉爾尼斯王子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翡翠之塔 斬龍 重生之惡魔獵人 狂獅少帥 神級天賦 重生之安東尼 超凡者游戲 得分之王 網游之副職至高 異界兌換狂人 網游之天譴修羅
?    安德羅是一個聰明人。【風云閱讀網.】

    這一點在當初迪恩提出由對方帶領湯姆前往艾迪親王府邸,對方沒有拒絕時,迪恩就心知肚明了。

    而與這樣的聰明人談話,不需要過多的明言。

    只需要,點到即止就行了。

    看著對方沉默思考的模樣,迪恩就知道他的目的達成了——

    芬德爾在高賽經營多年,可以說是根深蒂固,除去高賽王外,沒有任何一方的勢力能夠壓過他,即使是對方的弟弟、侄女同樣不行。

    畢竟,艾迪親王遠不像芬德爾一般,他依靠著的是高賽王的‘寵愛’。

    那位高賽王女也是一樣。

    因此,當初高賽王逝去后,手持征服王佩劍的芬德爾,既有著大義,又有著實力,很是順理成章的登上了王位。

    所以,迪恩需要給那位艾迪親王或者高賽王女增加一點‘勢力’。

    而有著這次功勞與高賽王的接見,安德羅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同樣的,也是一個開始。

    畢竟,對方屬于高賽第一艦隊。

    當一整支艦隊投入到艾迪親王或者高賽王女麾下的時候,情況會瞬間不同。

    而且,因為,第一、二艦隊的關系,當一支艦隊偏向于一方的時候,另外一支絕對會偏向于另外一方。

    至于芬德爾?

    在高賽王女出面赦免了兩支艦隊長的‘罪過’后,這樣的可能就變得微乎其微了。

    想到這位高賽王女,迪恩不由的身軀向后靠,雙眼也微微的瞇了起來。

    對方暴露了卡戴珊的身份。同樣的也暴露出了自己的身份。

    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如果說沒有什么特殊目的的話,迪恩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向我展示誠意……聯盟嗎?”

    迪恩猜測著。

    這是迪恩能夠根據那位王女的表現,想到最為貼切的猜測。

    “真是野心勃勃啊!”

    迪恩想到那位王女聯盟的最終目的,忍不住的就是一笑。

    除去。高賽王的寶座外,自然是沒有其它的可能。

    不過,對于這樣的聯盟,迪恩卻是樂意之至。

    他最初的計劃就是讓整個高賽亂起來,讓其無力插手翡翠的戰事,而現在得知了高賽王女的身份后。最初的計劃并沒有改變,而是進行了細小的調整——將神教、莫比烏斯之環也拉入其中,畢竟,那位高賽王女有著后補圣女的身份。

    這是一個很好的,完全可以利用的身份。

    至于最后高賽變成什么模樣?

    迪恩絕對不會去理睬。他只想要翡翠平安躲過第一次血月戰爭。

    其他的?

    他管不了那么多。

    “謝謝!這是您第二次救我了!”

    安德羅看著面前微閉上雙眼,仿佛是在養神的迪恩,不由的道謝著。

    “不、不,我并不值得你的感謝——第一次救你,那是因為勢在必行,說到底那些暴徒的最終目的是我,我當然會出手,和你沒有任何的關系;至于這第二次?我說什么了嗎?我只是給你講了一些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而已!”

    迪恩笑著說道。

    既然已經打定了注意要讓高賽亂成一鍋粥。那么一些東西,就必須要偽裝到底了。

    “您真的是太謙虛了!”

    看著迪恩的模樣,安德羅忍不住的說道。

    “不是謙虛。而是沒有任何的利益參在其中——所以,我才能夠站在另外的角度上,和你說這些!”

    迪恩擺了擺手說道。

    而聽到這樣的話語,安德羅則是一怔,隨后無聲的點了點頭。

    對于安德羅這樣的聰明人來說,他或許因為年輕沒有過多的閱歷。但是絕對不會像他表現出的那樣無知。

    至少,一些該知道的事情。安德羅絕對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因此,迪恩需要給予對方一個合理的理由。才能夠消除對方的多疑。

    聰明的人,都是多疑的。

    這一點,是一個事實。

    而恰巧的是,迪恩翡翠人的身份,就是一個不錯的借口。

    畢竟,眼前的事情,發生在高賽,是一個翡翠人很難插手的高賽。

    “再一次感謝您的指點!”

    安德羅又一次的道謝著。

    而這一次的道謝則要誠懇多了。

    迪恩微笑的頷首接受了這一次的道謝。

    而之后,雙方則是以類似朋友的語氣,低聲的閑聊著一些事情,直到馬車停了下來——

    “澤爾岡閣下、安德羅閣下,請跟我來!”

    宮廷禮官看著下車的迪恩和安德羅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后,就向著前面走去。

    迪恩、安德羅立刻的跟了上去。

    迪恩四處打量著,安德羅也不例外。

    對于高賽的王宮:黃金城;迪恩并不是第一次來,只不過,相較于以前抱著刺殺的目的,迪恩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走進了這里。

    同樣的,也因為刺殺的緣故,迪恩對于這里的布局是相當熟悉的。

    就像現在,他們所走的外回廊,就是通向黃金城左偏殿的必經之路。

    而黃金城的左偏殿,一般是高賽王私下宴請貴族、重臣的地方。

    回憶著腦海中有關于黃金城的構造,迪恩緩步而行著。

    而與迪恩不同,第一次進入到黃金城的安德羅,則是徹底的被驚呆了。

    雖然在外面不止一次看到過黃金城,但是真正意義上進入到黃金城,這卻是安德羅的第一次。

    因此,他產生了一種所有正常人進入到黃金城內的正常表現。

    左顧右盼,且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因為前邊有著迪恩和宮廷禮官,安德羅絕對會停下腳步。看一看他周圍的金子是不是真的。

    而正因為這樣的想法,安德羅一直到進入到左偏殿的大門前時,都是處于一種恍惚的感覺。

    “好宏偉的建筑!”

    在宮廷禮官進入到偏殿稟告的時候,安德羅這樣低聲和迪恩說道。

    “確實!”

    迪恩沒有否認的點了點頭。

    任何時候,任何地方。以黃金打造一座城池,都是令人驚訝的。

    而這座黃金城池的出現,本身說為宏偉,也不為過。

    從另外一個層面,也足以說明高賽開國王者,一直到征服王時期。整個高賽的強大,不論是從軍事上,還是經濟上。

    如果不是征服王意外的遇到了滑鐵盧的話,恐怕整個歌德茲都被統一了。

    “只不過,現在……”

    迪恩想到了那位如日中天的西提王。

    對方的強大。除去翡翠大公外,其他人根本無法與其相提并論。

    就仿佛當初的征服王和女帝一般。

    也因此,有人戲稱這是當初戰役的延續。

    只不過,其中的一方主角換了人,由高賽變為了后來崛起的西提。

    而沒有改變的翡翠,也從當初的生機勃勃,變得腐朽不堪,唯一慶幸的是。還沒有真正到達積重難返的地步。

    不論是翡翠大公,還是那位年輕的翡翠王,都在尋找著改變的辦法。

    即使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好辦法。

    “戰爭……戰爭……”

    迪恩呢喃著這個可能是毀滅,也可能是重生的契機。

    而這個時候,離開的宮廷禮官,再一次的返回了——

    “兩位閣下,請跟我來!”

    禮官這樣的說道。

    然后,徑直的向著殿內而行。

    迪恩兩人跟在了身后。穿過了那碩大的正方形,足有十五英尺高。二十英尺寬的大門,在一隊侍衛的目送下。走了進去。

    黑紅兩色編織而成的地毯,將整個黃金地面覆蓋了。

    一些編織著獅子、巨龍的掛毯,則是整個偏殿內少有的裝飾。

    那些黃金立柱上,并沒有任何的裝飾,只不過,在黃金本身的材質下,絕對沒有所謂光禿禿的感覺。

    一張方形的桌子擺放在最中央的位置。

    上面已經擺放了一些餐具,左二、右三,中間一副。

    總共六副餐具。

    迪恩和安德羅被禮官引到了左邊的位置后,就徑直的向著偏殿后走去,片刻后,一位面帶病色的中年男子就被這位禮官攙扶的走了出來。

    “陛下!”

    對方頭頂的王冠足以說明?一切,安德羅徑直的單膝下跪。

    “高賽王陛下!”

    迪恩則是行了一個騎士禮。

    做為翡翠人,面對著他國的國王,騎士禮就是足夠的,當然,一些特殊的場合,則需要行全力。

    “安德羅嗎?起來吧!”

    面帶病色的高賽王微笑的對著年輕的船長示意著,后者一臉激動的站了起來,而后,高賽王的目光看向了迪恩。

    那是一種審視的目光。

    鋒芒畢露的眼神,與對方一臉病色,顯得極為不符。

    不過,已經猜到了一些情況的迪恩,卻沒有任何的意外,在對方的目光逼視下,迪恩坦然的微笑著。

    “艾露殿下的下屬,總是這樣的出人意料!”

    帶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夸贊,高賽王也示意迪恩入座。

    高賽王自然是坐在最中間的位置上。

    迪恩、安德羅則是在左邊。

    至于右邊?

    偏殿后方,隨著高賽王的走出,芬德爾、艾迪兩位親王,高賽王女緩步的走了出來,來到了右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在三人坐下后,一道銳利的目光,直直的射向了迪恩。

    ps第一更~

    今天大封推的啊~~~頹廢表示激動啊~~~(未完待續)

    ...

    安德羅是一個聰明人。【風云閱讀網.】

    這一點在當初迪恩提出由對方帶領湯姆前往艾迪親王府邸,對方沒有拒絕時,迪恩就心知肚明了。

    而與這樣的聰明人談話,不需要過多的明言。

    只需要,點到即止就行了。

    看著對方沉默思考的模樣,迪恩就知道他的目的達成了——

    芬德爾在高賽經營多年,可以說是根深蒂固,除去高賽王外,沒有任何一方的勢力能夠壓過他,即使是對方的弟弟、侄女同樣不行。

    畢竟,艾迪親王遠不像芬德爾一般,他依靠著的是高賽王的‘寵愛’。

    那位高賽王女也是一樣。

    因此,當初高賽王逝去后,手持征服王佩劍的芬德爾,既有著大義,又有著實力,很是順理成章的登上了王位。

    所以,迪恩需要給那位艾迪親王或者高賽王女增加一點‘勢力’。

    而有著這次功勞與高賽王的接見,安德羅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同樣的,也是一個開始。

    畢竟,對方屬于高賽第一艦隊。

    當一整支艦隊投入到艾迪親王或者高賽王女麾下的時候,情況會瞬間不同。

    而且,因為,第一、二艦隊的關系,當一支艦隊偏向于一方的時候,另外一支絕對會偏向于另外一方。

    至于芬德爾?

    在高賽王女出面赦免了兩支艦隊長的‘罪過’后,這樣的可能就變得微乎其微了。

    想到這位高賽王女,迪恩不由的身軀向后靠,雙眼也微微的瞇了起來。

    對方暴露了卡戴珊的身份。同樣的也暴露出了自己的身份。

    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如果說沒有什么特殊目的的話,迪恩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向我展示誠意……聯盟嗎?”

    迪恩猜測著。

    這是迪恩能夠根據那位王女的表現,想到最為貼切的猜測。

    “真是野心勃勃啊!”

    迪恩想到那位王女聯盟的最終目的,忍不住的就是一笑。

    除去。高賽王的寶座外,自然是沒有其它的可能。

    不過,對于這樣的聯盟,迪恩卻是樂意之至。

    他最初的計劃就是讓整個高賽亂起來,讓其無力插手翡翠的戰事,而現在得知了高賽王女的身份后。最初的計劃并沒有改變,而是進行了細小的調整——將神教、莫比烏斯之環也拉入其中,畢竟,那位高賽王女有著后補圣女的身份。

    這是一個很好的,完全可以利用的身份。

    至于最后高賽變成什么模樣?

    迪恩絕對不會去理睬。他只想要翡翠平安躲過第一次血月戰爭。

    其他的?

    他管不了那么多。

    “謝謝!這是您第二次救我了!”

    安德羅看著面前微閉上雙眼,仿佛是在養神的迪恩,不由的道謝著。

    “不、不,我并不值得你的感謝——第一次救你,那是因為勢在必行,說到底那些暴徒的最終目的是我,我當然會出手,和你沒有任何的關系;至于這第二次?我說什么了嗎?我只是給你講了一些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而已!”

    迪恩笑著說道。

    既然已經打定了注意要讓高賽亂成一鍋粥。那么一些東西,就必須要偽裝到底了。

    “您真的是太謙虛了!”

    看著迪恩的模樣,安德羅忍不住的說道。

    “不是謙虛。而是沒有任何的利益參在其中——所以,我才能夠站在另外的角度上,和你說這些!”

    迪恩擺了擺手說道。

    而聽到這樣的話語,安德羅則是一怔,隨后無聲的點了點頭。

    對于安德羅這樣的聰明人來說,他或許因為年輕沒有過多的閱歷。但是絕對不會像他表現出的那樣無知。

    至少,一些該知道的事情。安德羅絕對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因此,迪恩需要給予對方一個合理的理由。才能夠消除對方的多疑。

    聰明的人,都是多疑的。

    這一點,是一個事實。

    而恰巧的是,迪恩翡翠人的身份,就是一個不錯的借口。

    畢竟,眼前的事情,發生在高賽,是一個翡翠人很難插手的高賽。

    “再一次感謝您的指點!”

    安德羅又一次的道謝著。

    而這一次的道謝則要誠懇多了。

    迪恩微笑的頷首接受了這一次的道謝。

    而之后,雙方則是以類似朋友的語氣,低聲的閑聊著一些事情,直到馬車停了下來——

    “澤爾岡閣下、安德羅閣下,請跟我來!”

    宮廷禮官看著下車的迪恩和安德羅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后,就向著前面走去。

    迪恩、安德羅立刻的跟了上去。

    迪恩四處打量著,安德羅也不例外。

    對于高賽的王宮:黃金城;迪恩并不是第一次來,只不過,相較于以前抱著刺殺的目的,迪恩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走進了這里。

    同樣的,也因為刺殺的緣故,迪恩對于這里的布局是相當熟悉的。

    就像現在,他們所走的外回廊,就是通向黃金城左偏殿的必經之路。

    而黃金城的左偏殿,一般是高賽王私下宴請貴族、重臣的地方。

    回憶著腦海中有關于黃金城的構造,迪恩緩步而行著。

    而與迪恩不同,第一次進入到黃金城的安德羅,則是徹底的被驚呆了。

    雖然在外面不止一次看到過黃金城,但是真正意義上進入到黃金城,這卻是安德羅的第一次。

    因此,他產生了一種所有正常人進入到黃金城內的正常表現。

    左顧右盼,且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因為前邊有著迪恩和宮廷禮官,安德羅絕對會停下腳步。看一看他周圍的金子是不是真的。

    而正因為這樣的想法,安德羅一直到進入到左偏殿的大門前時,都是處于一種恍惚的感覺。

    “好宏偉的建筑!”

    在宮廷禮官進入到偏殿稟告的時候,安德羅這樣低聲和迪恩說道。

    “確實!”

    迪恩沒有否認的點了點頭。

    任何時候,任何地方。以黃金打造一座城池,都是令人驚訝的。

    而這座黃金城池的出現,本身說為宏偉,也不為過。

    從另外一個層面,也足以說明高賽開國王者,一直到征服王時期。整個高賽的強大,不論是從軍事上,還是經濟上。

    如果不是征服王意外的遇到了滑鐵盧的話,恐怕整個歌德茲都被統一了。

    “只不過,現在……”

    迪恩想到了那位如日中天的西提王。

    對方的強大。除去翡翠大公外,其他人根本無法與其相提并論。

    就仿佛當初的征服王和女帝一般。

    也因此,有人戲稱這是當初戰役的延續。

    只不過,其中的一方主角換了人,由高賽變為了后來崛起的西提。

    而沒有改變的翡翠,也從當初的生機勃勃,變得腐朽不堪,唯一慶幸的是。還沒有真正到達積重難返的地步。

    不論是翡翠大公,還是那位年輕的翡翠王,都在尋找著改變的辦法。

    即使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好辦法。

    “戰爭……戰爭……”

    迪恩呢喃著這個可能是毀滅,也可能是重生的契機。

    而這個時候,離開的宮廷禮官,再一次的返回了——

    “兩位閣下,請跟我來!”

    禮官這樣的說道。

    然后,徑直的向著殿內而行。

    迪恩兩人跟在了身后。穿過了那碩大的正方形,足有十五英尺高。二十英尺寬的大門,在一隊侍衛的目送下。走了進去。

    黑紅兩色編織而成的地毯,將整個黃金地面覆蓋了。

    一些編織著獅子、巨龍的掛毯,則是整個偏殿內少有的裝飾。

    那些黃金立柱上,并沒有任何的裝飾,只不過,在黃金本身的材質下,絕對沒有所謂光禿禿的感覺。

    一張方形的桌子擺放在最中央的位置。

    上面已經擺放了一些餐具,左二、右三,中間一副。

    總共六副餐具。

    迪恩和安德羅被禮官引到了左邊的位置后,就徑直的向著偏殿后走去,片刻后,一位面帶病色的中年男子就被這位禮官攙扶的走了出來。

    “陛下!”

    對方頭頂的王冠足以說明?一切,安德羅徑直的單膝下跪。

    “高賽王陛下!”

    迪恩則是行了一個騎士禮。

    做為翡翠人,面對著他國的國王,騎士禮就是足夠的,當然,一些特殊的場合,則需要行全力。

    “安德羅嗎?起來吧!”

    面帶病色的高賽王微笑的對著年輕的船長示意著,后者一臉激動的站了起來,而后,高賽王的目光看向了迪恩。

    那是一種審視的目光。

    鋒芒畢露的眼神,與對方一臉病色,顯得極為不符。

    不過,已經猜到了一些情況的迪恩,卻沒有任何的意外,在對方的目光逼視下,迪恩坦然的微笑著。

    “艾露殿下的下屬,總是這樣的出人意料!”

    帶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夸贊,高賽王也示意迪恩入座。

    高賽王自然是坐在最中間的位置上。

    迪恩、安德羅則是在左邊。

    至于右邊?

    偏殿后方,隨著高賽王的走出,芬德爾、艾迪兩位親王,高賽王女緩步的走了出來,來到了右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在三人坐下后,一道銳利的目光,直直的射向了迪恩。

    ps第一更~

    今天大封推的啊~~~頹廢表示激動啊~~~(未完待續)

    ...
熱門小說推薦: 日常系人生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我時刻準備著領盒飯 我在東京當和尚 想不想修真之天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妖皇 網游之無上邪尊 斗羅之最強本體斗羅 從斗羅開始吞噬萬界 女權世界的青春物語 斗破之雙帝血脈 網游之大力神 光中離歌 芳華綻放的青春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