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殺戮初賽 Ⅰ

作者:頹廢龍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翡翠之塔最新章節第四百七十八章 殺戮初賽 Ⅰ
熱門小說推薦: 從零開始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魔獸世界之吉爾尼斯王子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翡翠之塔 斬龍 重生之惡魔獵人 狂獅少帥 神級天賦 重生之安東尼 超凡者游戲 得分之王 網游之副職至高 異界兌換狂人 網游之天譴修羅
?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奧伊洛帶著自己的下屬在高賽王室狩獵場中小心的前行著。【風云閱讀網.】

    對于奧伊洛他們來說,目標早已經明確了:銀質、銅質和鐵質徽章的擁有者。

    金質徽章雖然分數足夠的多,但是相比較起來,還是剩余的三種徽章的擁有者比較好對付一些。

    這種欺軟怕硬的做法,對于騎士來說自然是一種侮辱。

    不過,對于傭兵來說,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前行中的發現了什么,奧伊洛猛地一抬手掌。

    立刻的,周圍的傭兵就潛伏了下來,隨著奧伊洛手掌的揮動,一行人中最擅長潛伏、偵查的傭兵摸了過去。

    片刻后,這個傭兵臉色難看的回來了——

    “老大,和之前的一樣,都死了!”

    傭兵低聲的回答道。

    “都死了?”

    奧伊洛一皺眉,不由輕聲嘀咕起來:“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危險啊,才開始不到兩個小時,至少三分之一的鐵質徽章的參賽者就被清理出局了……某些家伙在謀劃著我們的大人物啊!”

    “老大,我們該怎么辦?”

    傭兵們徑直的問道。

    “我們改變計劃——按照現在的情況,想要全部進入復賽不可能了,執行第二套計劃……誰?!”

    奧伊洛徑直的說道;不過,話語聲還沒有落下,他就低喝出聲。

    瞬間,周圍的傭兵們就刀劍出鞘、弩弓瞄準。

    而被喝破行藏的人,并沒有繼續隱藏。

    或者說,從一開始。查斯坦就不想要隱藏。

    握著自己破爛的長劍,查斯坦從一側走了過來。

    “查斯坦?”

    奧伊洛驚疑不定的看著面前的參賽者。

    如果說整個劍術比賽中,他最不想要遇到的人是迪恩的話,那么第二個不想要遇到的人就是眼前的查斯坦了。

    對方全身上下鋒銳無比的氣息,都在告訴著奧伊洛對方的難纏和強大。

    奧伊洛沖著下屬擺了擺手。

    他十分的清楚。面對著這樣的人,他的下屬絕對不是對手,冒然出手的話,絕對是有死無生。

    “查斯坦如果你要徽章的話,我們可以給你一半,這是最多的數目了。如果你全要的話,我就需要和你比試一下了——整個狩獵場內的好手可是數不勝數的,我提議大家保留足夠的體力!”

    奧伊洛上前兩步,站在查斯坦的面前說道。

    而查斯坦似乎是在考慮奧伊洛的提議,站在原地久久不曾出聲。片刻后,才聲音略顯沙啞的問道:“見到我的徒弟了嗎?”

    “你的徒弟?那個小鬼?沒有!”

    對方的問話,令查斯坦瞬間在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機靈模樣的少年,不過,下一刻他就搖了搖頭。

    之前,他記得對方拿著的是鐵質的徽章,而查斯坦拿著的是金質徽章,很顯然。因為時間上的差距,雙方沒有遇到一起。

    “謝謝!”

    查斯坦這樣的說道,就向著另外一側走去。

    “喂。查斯坦你小心點,某些家伙為了對付澤爾岡已經開始布局了!”

    看著查斯坦的背影,奧伊洛喊了一句。

    而查斯坦好像沒有聽到一般,步履不變的向著心中認定的方向走去。

    “老大,這個家伙怎么回事?怎么感覺怪怪的?”

    隨著查斯坦的離去,周圍的傭兵再次聚集了過來。

    “是怪物當然是怪怪的了……該死的。這次劍術比賽的吸引了這么大?什么樣的怪物都冒出來了……幸好查斯坦擔心自己的弟子,不然的話。我們就得全軍覆滅了!”

    奧伊洛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老大,你也太夸張了。他就一個人!”

    傭兵們顯然以為奧伊洛再開玩笑,畢竟,他們的老大平時就是這副模樣的。

    “夸張?我和你們說……唔,我和你們說什么,說了你們也不懂——快點去找點鮮血抹在自己的身上,然后,鉆進那些尸堆里等待比賽的結束!”

    奧伊洛想要解釋什么,但是下一刻就想到了自己這些下屬和自己的差距,不由一拍額頭,徑直的吩咐道。

    “老大,你呢?”

    傭兵們問道。

    “我至少要去真正意義上的弄個復賽的名額吧?不然的話,靠著你們湊出積分給我,我們的雇主怎么看我們?真是麻煩!”

    奧伊洛翻了個白眼。

    然后,等到自己的下屬全都妥當了,他這才一閃身離開了。

    ……

    狩獵場,另外一側樹林內。

    ‘大力者’希力克和‘毒液師’蘭德兩人對峙著。

    希力克是一個高大、健壯的男子,而全身鼓起的肌肉,就如同他的名號一般‘大力者’,帶著一股甕聲甕氣的語調,希力克冷笑道:“蘭德吃了我一拳,你不僅阻擋的手臂斷了,肋骨也至少斷了三根……再待下去的話,你的徽章就是我的了!”

    “嘿,吃了你一拳,但你就安然無恙嗎?再有幾分鐘,你的拳頭就該腐爛了!”

    身材一般,穿著一身長袍,好似巫師一般的‘毒液師’蘭德,絲毫沒有理會自己骨頭斷掉的手臂,僅僅是以目光掃視著對面希力克的拳頭,那能夠錘爛巖石的拳頭,這個時候被渲染成了一片藍色。

    并不是天空的蔚藍,而是黑藍色。

    讓人一看,就覺得不詳。

    “在我的拳頭腐爛前,我絕對能夠把你全身的骨頭都掰折!”

    希力克說著,就向著蘭德沖了過去。

    而后者,也不甘示弱的拿出了數個藥瓶。

    就在雙方一觸即發的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了旁邊。

    “‘鬣狗’?!”

    “炔爾徹?!”

    希力克、蘭德看著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頓時。停下了爭斗,各退了數步,提防著面前的‘鬣狗’炔爾徹。

    “‘大力者’‘毒液師’……嘖嘖!”

    帶著意味不明的聲音,瘦小的炔爾徹笑了起來。

    “你以為你勝券在握了?”

    希力克冷哼了一聲,看了一旁的蘭德一眼。立刻的,后者手中的藥瓶就再多了一些。

    不過,瞄準的方向卻有了一些變化。

    不再是希力克,而是剛剛出現的炔爾徹。

    “放心吧,我的目標可不是你們兩個家伙……或者說,暫時的不是——在解決了真正的大麻煩前。我認為我們和平相處的話,更加的有利!”

    炔爾徹這樣的說道。

    “什么意思?”

    希力克問道。

    “難道你們沒發現周圍的尸體實在是有些太多了嗎?那些貴族們早已經聯合了起來,雖然他們的目標是澤爾岡,但是等到澤爾岡被干掉后……你認為我們還有多少存活下去的希望?”

    炔爾徹的視線掃視著希力克和蘭德兩人,一字一句的問道。

    “我憑什么相信你?”

    希力克一臉狐疑的看著對方。

    而一旁的蘭德則是同樣的神情。

    “不相信我沒關系。我們可以用事實來證明我說的沒錯!”

    炔爾徹說著就拿出了一顆巴掌大小的水晶球。

    在一陣摩擦后,水晶球內就開始出現了一連串的影像。

    平民參賽者中的內奸,貴族參賽者的殺戮,一一在其中呈現。

    看著其中的影像,希力克和蘭德臉色變了又變。

    尤其是看到那些貴族的白銀強者們成隊列,有默契的配合時,兩人的臉色難看之極了。

    “我只是出于小心,在這些貴族的隨從接觸這些家伙的時候。在他們的身上放了點小玩意,誰知道讓我有了大發現……怎么樣,兩位?”

    炔爾徹看著臉色變化的兩人。再次的問道。

    “好!”

    希力克點了點頭。

    “不過是暫時的!”

    接著,希力克又補充了一句。

    一旁的蘭德沒有說話,但是那態度卻是默認了。

    “那好,我們現在就算是一伙兒的了!不過,相較于那些貴族來說,我們的實力太弱了。應該再找幾個盟友才行——那位澤爾岡,還有查斯坦。都是不錯的人選。”

    炔爾徹提議著。

    希力克、蘭德點了點頭,沒有反對。

    三人暫時既合作。又提防的待在了一起。

    ……

    “嗚嗚嗚!”

    被塞住了嘴巴的貴族參賽者,滿含痛苦的嗚咽著。

    而他痛苦的來源則是頭頂上的一只修長有力的手掌,帶著點點紫黑色的光芒,這只手掌的五指,深深的插入到了對方的天靈蓋內。

    片刻后,當貴族參賽者的嗚咽聲停止的時候,這只手掌的主人,輕聲說道:“原來是這么回事!”

    “曼科爾,接下來我們怎么辦?需要幫助那位澤爾岡閣下嗎?”

    早已經等在一邊,一身貴族服飾的迪奇靠在一棵樹上,詢問著同伴。

    “殿下僅僅是讓我們提防芬德爾殿下,并沒有提出幫助那位澤爾岡閣下!”

    身材修長,面容英俊、刻板的曼科爾緩緩的將袖子擼平,淡淡的說道。

    “你是頭,當然是聽你的!”

    迪奇不在乎的一聳肩。

    “不過,我很想看到芬德爾殿下吃癟!”

    曼科爾又說道。

    頓時,令迪奇一怔。

    “直接出手,不太好吧?”

    迪奇有些猶豫。

    “不需要直接出手的……有人會代替我們出手,只需要找到那位就行!”

    曼科爾說著,就快步的向前走去。

    ps第二更~

    今天頹廢這一會陰天打雷下雨,一會兒陽光明媚,弄得頹廢很是糾結。

    最終,采風的心情占據了絕對優勢,頹廢義無反顧的帶上了傘出門了~

    燒鵝仔~口水四溢的頹廢來了~

    感謝turtle0920400起點幣的打賞、四海飄泊的浪子、希爾不回200起點幣的打賞、sdi、泡泡楠仔、炮姐家的黑子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再次鞠躬感謝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們~~~(未完待續)

    ...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奧伊洛帶著自己的下屬在高賽王室狩獵場中小心的前行著。【風云閱讀網.】

    對于奧伊洛他們來說,目標早已經明確了:銀質、銅質和鐵質徽章的擁有者。

    金質徽章雖然分數足夠的多,但是相比較起來,還是剩余的三種徽章的擁有者比較好對付一些。

    這種欺軟怕硬的做法,對于騎士來說自然是一種侮辱。

    不過,對于傭兵來說,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前行中的發現了什么,奧伊洛猛地一抬手掌。

    立刻的,周圍的傭兵就潛伏了下來,隨著奧伊洛手掌的揮動,一行人中最擅長潛伏、偵查的傭兵摸了過去。

    片刻后,這個傭兵臉色難看的回來了——

    “老大,和之前的一樣,都死了!”

    傭兵低聲的回答道。

    “都死了?”

    奧伊洛一皺眉,不由輕聲嘀咕起來:“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危險啊,才開始不到兩個小時,至少三分之一的鐵質徽章的參賽者就被清理出局了……某些家伙在謀劃著我們的大人物啊!”

    “老大,我們該怎么辦?”

    傭兵們徑直的問道。

    “我們改變計劃——按照現在的情況,想要全部進入復賽不可能了,執行第二套計劃……誰?!”

    奧伊洛徑直的說道;不過,話語聲還沒有落下,他就低喝出聲。

    瞬間,周圍的傭兵們就刀劍出鞘、弩弓瞄準。

    而被喝破行藏的人,并沒有繼續隱藏。

    或者說,從一開始。查斯坦就不想要隱藏。

    握著自己破爛的長劍,查斯坦從一側走了過來。

    “查斯坦?”

    奧伊洛驚疑不定的看著面前的參賽者。

    如果說整個劍術比賽中,他最不想要遇到的人是迪恩的話,那么第二個不想要遇到的人就是眼前的查斯坦了。

    對方全身上下鋒銳無比的氣息,都在告訴著奧伊洛對方的難纏和強大。

    奧伊洛沖著下屬擺了擺手。

    他十分的清楚。面對著這樣的人,他的下屬絕對不是對手,冒然出手的話,絕對是有死無生。

    “查斯坦如果你要徽章的話,我們可以給你一半,這是最多的數目了。如果你全要的話,我就需要和你比試一下了——整個狩獵場內的好手可是數不勝數的,我提議大家保留足夠的體力!”

    奧伊洛上前兩步,站在查斯坦的面前說道。

    而查斯坦似乎是在考慮奧伊洛的提議,站在原地久久不曾出聲。片刻后,才聲音略顯沙啞的問道:“見到我的徒弟了嗎?”

    “你的徒弟?那個小鬼?沒有!”

    對方的問話,令查斯坦瞬間在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機靈模樣的少年,不過,下一刻他就搖了搖頭。

    之前,他記得對方拿著的是鐵質的徽章,而查斯坦拿著的是金質徽章,很顯然。因為時間上的差距,雙方沒有遇到一起。

    “謝謝!”

    查斯坦這樣的說道,就向著另外一側走去。

    “喂。查斯坦你小心點,某些家伙為了對付澤爾岡已經開始布局了!”

    看著查斯坦的背影,奧伊洛喊了一句。

    而查斯坦好像沒有聽到一般,步履不變的向著心中認定的方向走去。

    “老大,這個家伙怎么回事?怎么感覺怪怪的?”

    隨著查斯坦的離去,周圍的傭兵再次聚集了過來。

    “是怪物當然是怪怪的了……該死的。這次劍術比賽的吸引了這么大?什么樣的怪物都冒出來了……幸好查斯坦擔心自己的弟子,不然的話。我們就得全軍覆滅了!”

    奧伊洛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老大,你也太夸張了。他就一個人!”

    傭兵們顯然以為奧伊洛再開玩笑,畢竟,他們的老大平時就是這副模樣的。

    “夸張?我和你們說……唔,我和你們說什么,說了你們也不懂——快點去找點鮮血抹在自己的身上,然后,鉆進那些尸堆里等待比賽的結束!”

    奧伊洛想要解釋什么,但是下一刻就想到了自己這些下屬和自己的差距,不由一拍額頭,徑直的吩咐道。

    “老大,你呢?”

    傭兵們問道。

    “我至少要去真正意義上的弄個復賽的名額吧?不然的話,靠著你們湊出積分給我,我們的雇主怎么看我們?真是麻煩!”

    奧伊洛翻了個白眼。

    然后,等到自己的下屬全都妥當了,他這才一閃身離開了。

    ……

    狩獵場,另外一側樹林內。

    ‘大力者’希力克和‘毒液師’蘭德兩人對峙著。

    希力克是一個高大、健壯的男子,而全身鼓起的肌肉,就如同他的名號一般‘大力者’,帶著一股甕聲甕氣的語調,希力克冷笑道:“蘭德吃了我一拳,你不僅阻擋的手臂斷了,肋骨也至少斷了三根……再待下去的話,你的徽章就是我的了!”

    “嘿,吃了你一拳,但你就安然無恙嗎?再有幾分鐘,你的拳頭就該腐爛了!”

    身材一般,穿著一身長袍,好似巫師一般的‘毒液師’蘭德,絲毫沒有理會自己骨頭斷掉的手臂,僅僅是以目光掃視著對面希力克的拳頭,那能夠錘爛巖石的拳頭,這個時候被渲染成了一片藍色。

    并不是天空的蔚藍,而是黑藍色。

    讓人一看,就覺得不詳。

    “在我的拳頭腐爛前,我絕對能夠把你全身的骨頭都掰折!”

    希力克說著,就向著蘭德沖了過去。

    而后者,也不甘示弱的拿出了數個藥瓶。

    就在雙方一觸即發的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了旁邊。

    “‘鬣狗’?!”

    “炔爾徹?!”

    希力克、蘭德看著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頓時。停下了爭斗,各退了數步,提防著面前的‘鬣狗’炔爾徹。

    “‘大力者’‘毒液師’……嘖嘖!”

    帶著意味不明的聲音,瘦小的炔爾徹笑了起來。

    “你以為你勝券在握了?”

    希力克冷哼了一聲,看了一旁的蘭德一眼。立刻的,后者手中的藥瓶就再多了一些。

    不過,瞄準的方向卻有了一些變化。

    不再是希力克,而是剛剛出現的炔爾徹。

    “放心吧,我的目標可不是你們兩個家伙……或者說,暫時的不是——在解決了真正的大麻煩前。我認為我們和平相處的話,更加的有利!”

    炔爾徹這樣的說道。

    “什么意思?”

    希力克問道。

    “難道你們沒發現周圍的尸體實在是有些太多了嗎?那些貴族們早已經聯合了起來,雖然他們的目標是澤爾岡,但是等到澤爾岡被干掉后……你認為我們還有多少存活下去的希望?”

    炔爾徹的視線掃視著希力克和蘭德兩人,一字一句的問道。

    “我憑什么相信你?”

    希力克一臉狐疑的看著對方。

    而一旁的蘭德則是同樣的神情。

    “不相信我沒關系。我們可以用事實來證明我說的沒錯!”

    炔爾徹說著就拿出了一顆巴掌大小的水晶球。

    在一陣摩擦后,水晶球內就開始出現了一連串的影像。

    平民參賽者中的內奸,貴族參賽者的殺戮,一一在其中呈現。

    看著其中的影像,希力克和蘭德臉色變了又變。

    尤其是看到那些貴族的白銀強者們成隊列,有默契的配合時,兩人的臉色難看之極了。

    “我只是出于小心,在這些貴族的隨從接觸這些家伙的時候。在他們的身上放了點小玩意,誰知道讓我有了大發現……怎么樣,兩位?”

    炔爾徹看著臉色變化的兩人。再次的問道。

    “好!”

    希力克點了點頭。

    “不過是暫時的!”

    接著,希力克又補充了一句。

    一旁的蘭德沒有說話,但是那態度卻是默認了。

    “那好,我們現在就算是一伙兒的了!不過,相較于那些貴族來說,我們的實力太弱了。應該再找幾個盟友才行——那位澤爾岡,還有查斯坦。都是不錯的人選。”

    炔爾徹提議著。

    希力克、蘭德點了點頭,沒有反對。

    三人暫時既合作。又提防的待在了一起。

    ……

    “嗚嗚嗚!”

    被塞住了嘴巴的貴族參賽者,滿含痛苦的嗚咽著。

    而他痛苦的來源則是頭頂上的一只修長有力的手掌,帶著點點紫黑色的光芒,這只手掌的五指,深深的插入到了對方的天靈蓋內。

    片刻后,當貴族參賽者的嗚咽聲停止的時候,這只手掌的主人,輕聲說道:“原來是這么回事!”

    “曼科爾,接下來我們怎么辦?需要幫助那位澤爾岡閣下嗎?”

    早已經等在一邊,一身貴族服飾的迪奇靠在一棵樹上,詢問著同伴。

    “殿下僅僅是讓我們提防芬德爾殿下,并沒有提出幫助那位澤爾岡閣下!”

    身材修長,面容英俊、刻板的曼科爾緩緩的將袖子擼平,淡淡的說道。

    “你是頭,當然是聽你的!”

    迪奇不在乎的一聳肩。

    “不過,我很想看到芬德爾殿下吃癟!”

    曼科爾又說道。

    頓時,令迪奇一怔。

    “直接出手,不太好吧?”

    迪奇有些猶豫。

    “不需要直接出手的……有人會代替我們出手,只需要找到那位就行!”

    曼科爾說著,就快步的向前走去。

    ps第二更~

    今天頹廢這一會陰天打雷下雨,一會兒陽光明媚,弄得頹廢很是糾結。

    最終,采風的心情占據了絕對優勢,頹廢義無反顧的帶上了傘出門了~

    燒鵝仔~口水四溢的頹廢來了~

    感謝turtle0920400起點幣的打賞、四海飄泊的浪子、希爾不回200起點幣的打賞、sdi、泡泡楠仔、炮姐家的黑子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再次鞠躬感謝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們~~~(未完待續)

    ...
熱門小說推薦: 我時刻準備著領盒飯 我在東京當和尚 想不想修真之天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妖皇 網游之無上邪尊 斗羅之最強本體斗羅 從斗羅開始吞噬萬界 女權世界的青春物語 斗破之雙帝血脈 網游之大力神 光中離歌 芳華綻放的青春 龍珠之賽亞人王朝 英雄聯盟之我的巔峰時代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