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父與子

作者:頹廢龍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翡翠之塔最新章節第六百三十九章 父與子
熱門小說推薦: 從零開始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魔獸世界之吉爾尼斯王子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翡翠之塔 斬龍 重生之惡魔獵人 狂獅少帥 神級天賦 重生之安東尼 超凡者游戲 得分之王 網游之副職至高 異界兌換狂人 網游之天譴修羅
?    “呼、呼……”

    布倫.帕克喘著粗氣,他的狀況很不好。【風云閱讀網.】

    除去腹部出現的血窟窿外,全身的骨頭更是斷裂的七七八八,有一些地方的骨頭更是徹底的粉碎。

    因此,他只能夠以一個相當難看的姿勢癱軟在地上。

    而這還是因為他已經完成了黃金級別的蛻化,早已經超越了凡人,不然的話,這樣的傷勢,足以讓他死上十回。

    不過,這個時候,即使布倫.帕克沒有死。

    卻也差不多了。

    如果沒有救治,他將難逃一死。

    對此,布倫.帕克一清二楚。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放出了他以防萬一而帶著的信號彈——以自己‘道路’所延伸出的力量來完成一切。

    碎掉的骨頭,令他的兩條手臂根本沒有任何力道。

    嗖!

    啪!

    信號彈在暴雨中綻放,耀眼的紅色,將布倫.帕克的面容照亮,看著那鮮艷的顏色,布倫.帕克從沒有像現在一般,對自己的謹慎而感到慶幸,

    他的救援馬上就要到了!

    到時候……

    下意識的,布倫.帕克看向了遠處單膝跪地的約克侯爵。

    一咧嘴,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這樣簡單死去的——我要好好的折磨你,將你全身的骨頭全部打斷、敲碎……就好像你對我所做的一樣!當然。你是一拳完成的,而我則會一次次、一根根的完成!”

    布倫.帕克惡毒的說著。

    遠處約克侯爵的身軀動了動,不過。下一刻,就再次的跪倒了。

    在約克侯爵動了的那一下,布倫.帕克驚恐的就要向后退去,但是全身骨頭斷裂、粉碎的他,根本無法做到這樣的事情,只能夠引發更多的疼痛。

    而在疼痛中,他看到了約克侯爵再次單膝跪地。

    “哈哈哈。你剛剛的一拳,讓你徹底的脫力了嗎?打破極致的一拳。卻是很不錯,但是這樣的打破極致又有什么用呢?我的人一到,你就會像死狗一般的被拖入地牢,然后。被我一直折磨——求饒吧!如果你現在愿意求饒的話,我還能夠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頓時,驚慌過后,無盡的嘲笑、譏諷,從布倫.帕克嘴中而出。

    約克侯爵一言不發,他在努力的積蓄著力量。

    嗖、嗖、嗖……

    一陣衣襟的破空聲中,五道人影出現在了場中。

    “布倫.帕克大人!”

    五位西提白銀向著布倫.帕克躬身行禮。

    “給我找一個軟擔架,然后,帶上我們的俘虜返回大營——記住。將他的四肢打斷……不、不,還是斬下來的好!”

    面對著五位忠于自己的西提白銀,布倫.帕克吩咐著。

    而在處置約克侯爵時。卻是無比的慎重。

    “好好享受吧!”

    布倫.帕克看著走過去的一個下屬,沖著約克侯爵笑道。

    但是,這樣的笑聲卻是在下一刻愕然而止了。

    那個走過去的白銀騎士,被一拳砸在了胸口,高高的飛起,遠遠的跌落。塌陷的胸口,進氣多。出氣少,顯然是活不了了。

    而在做完這一切后,約克侯爵連單膝跪地都做不到,徑直的癱軟在了地面上。

    布倫.帕克一怔。

    顯然,布倫.帕克沒有料到約克侯爵還有一擊的力量。

    然后,滿臉憤怒,整張臉都開始扭曲,變得猙獰無比。

    “給我上,殺了他!”

    心底的憤怒令布倫.帕克改變了原本的想法,他高聲喝道。

    頓時,剩余的四個白銀小心翼翼的靠了過去。

    “快一點,他已經沒有反抗之力了!”

    布倫.帕克催促著手下。

    而在這樣的催促中,四個西提白銀加快了速度,其中一個更是徑直的沖到了約克侯爵的面前,一劍刺出。

    面對這一劍,約克侯爵顯示一皺眉,然后,略帶不甘的嘆息著,微微閉上了雙眼。

    砰!

    想象中的疼痛沒有出現。

    相反,卻響起了一陣悶響。

    約克侯爵下意識的睜開雙眼,驚訝無比的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次子。

    衣衫襤褸、臉上帶著污跡的德倫.約克掃視了自己的父親一眼后,猛地向著遠處的布倫.帕克沖去。

    “給我攔住他!”

    看著宛如乞丐,去急速沖來的德倫.約克,布倫.帕克驚聲連呼。

    如果是在平時,對方當然不放在他的眼中,但是這個時候的他,絕對不是對方的對手。

    連帶著被打飛受傷的西提白銀在內,四個西提白銀瘋狂的沖向了德倫.約克,手中的長劍紛紛向著德倫.約克刺去。

    他們想要圍魏救趙,攻敵必救之處。

    但是,德倫.約克根本沒有理會這些,他任由長劍刺中自己,然后,他的拳頭帶著巨怪的咆哮,錘在了布倫.帕克的臉上。

    啪!

    好似一顆被卡車碾過的爛西瓜,布倫.帕克的腦袋四分五裂,腦漿子流了一地。

    ……

    數天前。

    約克城,一處偏僻的院落。

    被約克侯爵帶回的次子,暫時的居住在這里——約克侯爵的次子,犯了錯誤,但這是約克家族的事情,再交給約克侯爵后,其他人并沒有更多插手的理由。

    都交給約克侯爵就好。

    而約克侯爵沒有任何指責、打罵自己的次子,他將自己的次子帶到這里后,就轉身離去了。

    有著侍者的服侍。也有著侍衛的保護。

    一切的一切,對于德倫.約克來說,都和原本沒有什么兩樣。

    但是。他卻皺著眉頭。

    事實上,從在監牢中見到自己的父親大人后,他的眉頭就一直緊鎖著。

    沒有預料中的指責、打罵。

    甚至,連一句稍重的話都沒有說。

    或者,更加準確的說,雙方從見面后就沉默著。

    “自責?愧疚?”

    德倫.約克譏諷的笑著。

    然后,他心安理得的做回了他約克家族的次子。

    所以。當老騎士隆德出現的時候,德倫.約克以一種盛氣凌人的態度面對著對方——

    “隆德閣下。戰爭就要開始了吧?您還有機會在我這里閑逛嗎?”

    德倫.約克拿著銼刀一邊修剪著指甲,一邊頭也沒抬的問道。

    在那天撕破臉后,暴露出本來面目的德倫.約克早就舍棄了那套繁文縟節的禮儀。

    不需要,也不必要。

    “我是代表大少爺而來!”

    老騎士一絲不茍的說道。

    “我的兄長?來訓斥我的?”

    德倫.約克一怔。然后,譏諷的反問道。

    “大少爺要將約克家族族長之位讓給你!”

    老騎士深吸了口氣說道。

    “父親大人會同意?不要假惺惺的!”

    德倫.約克臉上譏諷的意味更加的濃郁了。

    “侯爵大人已經將家族族長的位置交給了大少爺——雖然我勸說過大少爺,但是大少爺很固執不聽勸說……”

    老騎士隆德一字一句的說道,看向德倫.約克的眼神中滿是悲憤。

    顯然,他認為塔門.約克這樣做很不值。

    之后的話語,德倫.約克沒有聽太清楚,他那才剛剛舒展開的眉頭,又一次的皺了起來,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皺得緊。

    “出去!”

    一股紛亂的情緒充斥在德倫.約克的心間。他徑直的吼道。

    老騎士同樣沒有再說什么,轉身就離開了院落。

    留下德倫.約克緊皺著眉頭。

    他在想著,思考著。

    想著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思考著他的父親大人知道不知道自己兄長的任意妄為。

    而在這樣的思考下。西提王、翡翠大公的戰斗發生了,本有意去觀看的德倫.帕克沒有了心思,他就在房間中想著、思考著。

    而當他的父親和那個令他無比仇視的人都出征后,他才有了決定。

    然后,他離開了院落,離開了約克城。

    他準備去找他的父親。

    他的決定:他要當面詢問他的父親。

    一個在原本的他看來。是根本無法想象的決定。

    暴雨中,德倫.約克略顯踉蹌的前進著。他的力量很特殊,特殊到了不到關鍵時刻根本無法使用的地步。

    但在這個時候,他根本沒有顧忌這些。

    不過,與迪恩、約克侯爵的差距,令他根本難以追上前者的步伐。

    當他順著那個信號彈發現自己父親行蹤的時候,看著那舉劍刺下的西提白銀,沒有任何的考慮,身體本能的沖出。

    然后,將目標對準了布倫.帕克。

    德倫.約克并不認得布倫.帕克,但是對方傷重癱倒在地,并且是西提人的領頭者,這些卻是不會錯的。

    對方那種發號施令的模樣,德倫.約克熟悉至極。

    而此刻,西提此刻卻有著四個白銀,他的父親已經脫力,而他即使力量特殊也根本無法對付四個白銀級別的騎士。

    事實上,從某種程度來說,他那特殊的力量,連一個普通的白銀都不如。

    因此,他沒有選擇。

    想要讓他的父親平安無事,那么……眼前的領頭者必須要死!

    只有這樣,他才能夠趁亂創造機會!

    啪!

    布倫.帕克的腦袋被搗爛,四把長劍也插入到了德倫.約克的身體中,但是,這位約克侯爵的次子絲毫根本沒有感覺到疼痛一般,反手抓住了那個之前被他擊飛的西提白銀的手掌,身軀猛地前躥,讓長劍刺得更深。

    接著,德倫.約克張嘴咬在了對方的喉嚨處。

    噗嗤!

    鮮血噴灑,徑直被撕咬下大半脖頸肉的西提白銀,不可置信的捂著脖子倒地了,周圍剩余的三個西提白銀面對著眼前兇狠的一幕,全都一愣。

    而早就在等待這個時機的德倫.約克轉身撲向了約克侯爵,一把抓住低聲約克侯爵,背在背上,沒有停留,轉身就跑。

    ps第二更~

    頹廢的吃貨朋友找到一家新開的手工冰激凌店,叫著頹廢去嘗試一下~

    頹廢這么義薄云天,當然不會拒絕朋友了~

    所以,這章定時的說~

    感謝吼、吼、吼~本鼠來也588起點幣的打賞、四海飄泊的浪子200起點幣的打賞、巴拉森、121200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再次鞠躬感謝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們~~~(未完待續)

    ...

    “呼、呼……”

    布倫.帕克喘著粗氣,他的狀況很不好。【風云閱讀網.】

    除去腹部出現的血窟窿外,全身的骨頭更是斷裂的七七八八,有一些地方的骨頭更是徹底的粉碎。

    因此,他只能夠以一個相當難看的姿勢癱軟在地上。

    而這還是因為他已經完成了黃金級別的蛻化,早已經超越了凡人,不然的話,這樣的傷勢,足以讓他死上十回。

    不過,這個時候,即使布倫.帕克沒有死。

    卻也差不多了。

    如果沒有救治,他將難逃一死。

    對此,布倫.帕克一清二楚。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放出了他以防萬一而帶著的信號彈——以自己‘道路’所延伸出的力量來完成一切。

    碎掉的骨頭,令他的兩條手臂根本沒有任何力道。

    嗖!

    啪!

    信號彈在暴雨中綻放,耀眼的紅色,將布倫.帕克的面容照亮,看著那鮮艷的顏色,布倫.帕克從沒有像現在一般,對自己的謹慎而感到慶幸,

    他的救援馬上就要到了!

    到時候……

    下意識的,布倫.帕克看向了遠處單膝跪地的約克侯爵。

    一咧嘴,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這樣簡單死去的——我要好好的折磨你,將你全身的骨頭全部打斷、敲碎……就好像你對我所做的一樣!當然。你是一拳完成的,而我則會一次次、一根根的完成!”

    布倫.帕克惡毒的說著。

    遠處約克侯爵的身軀動了動,不過。下一刻,就再次的跪倒了。

    在約克侯爵動了的那一下,布倫.帕克驚恐的就要向后退去,但是全身骨頭斷裂、粉碎的他,根本無法做到這樣的事情,只能夠引發更多的疼痛。

    而在疼痛中,他看到了約克侯爵再次單膝跪地。

    “哈哈哈。你剛剛的一拳,讓你徹底的脫力了嗎?打破極致的一拳。卻是很不錯,但是這樣的打破極致又有什么用呢?我的人一到,你就會像死狗一般的被拖入地牢,然后。被我一直折磨——求饒吧!如果你現在愿意求饒的話,我還能夠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頓時,驚慌過后,無盡的嘲笑、譏諷,從布倫.帕克嘴中而出。

    約克侯爵一言不發,他在努力的積蓄著力量。

    嗖、嗖、嗖……

    一陣衣襟的破空聲中,五道人影出現在了場中。

    “布倫.帕克大人!”

    五位西提白銀向著布倫.帕克躬身行禮。

    “給我找一個軟擔架,然后,帶上我們的俘虜返回大營——記住。將他的四肢打斷……不、不,還是斬下來的好!”

    面對著五位忠于自己的西提白銀,布倫.帕克吩咐著。

    而在處置約克侯爵時。卻是無比的慎重。

    “好好享受吧!”

    布倫.帕克看著走過去的一個下屬,沖著約克侯爵笑道。

    但是,這樣的笑聲卻是在下一刻愕然而止了。

    那個走過去的白銀騎士,被一拳砸在了胸口,高高的飛起,遠遠的跌落。塌陷的胸口,進氣多。出氣少,顯然是活不了了。

    而在做完這一切后,約克侯爵連單膝跪地都做不到,徑直的癱軟在了地面上。

    布倫.帕克一怔。

    顯然,布倫.帕克沒有料到約克侯爵還有一擊的力量。

    然后,滿臉憤怒,整張臉都開始扭曲,變得猙獰無比。

    “給我上,殺了他!”

    心底的憤怒令布倫.帕克改變了原本的想法,他高聲喝道。

    頓時,剩余的四個白銀小心翼翼的靠了過去。

    “快一點,他已經沒有反抗之力了!”

    布倫.帕克催促著手下。

    而在這樣的催促中,四個西提白銀加快了速度,其中一個更是徑直的沖到了約克侯爵的面前,一劍刺出。

    面對這一劍,約克侯爵顯示一皺眉,然后,略帶不甘的嘆息著,微微閉上了雙眼。

    砰!

    想象中的疼痛沒有出現。

    相反,卻響起了一陣悶響。

    約克侯爵下意識的睜開雙眼,驚訝無比的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次子。

    衣衫襤褸、臉上帶著污跡的德倫.約克掃視了自己的父親一眼后,猛地向著遠處的布倫.帕克沖去。

    “給我攔住他!”

    看著宛如乞丐,去急速沖來的德倫.約克,布倫.帕克驚聲連呼。

    如果是在平時,對方當然不放在他的眼中,但是這個時候的他,絕對不是對方的對手。

    連帶著被打飛受傷的西提白銀在內,四個西提白銀瘋狂的沖向了德倫.約克,手中的長劍紛紛向著德倫.約克刺去。

    他們想要圍魏救趙,攻敵必救之處。

    但是,德倫.約克根本沒有理會這些,他任由長劍刺中自己,然后,他的拳頭帶著巨怪的咆哮,錘在了布倫.帕克的臉上。

    啪!

    好似一顆被卡車碾過的爛西瓜,布倫.帕克的腦袋四分五裂,腦漿子流了一地。

    ……

    數天前。

    約克城,一處偏僻的院落。

    被約克侯爵帶回的次子,暫時的居住在這里——約克侯爵的次子,犯了錯誤,但這是約克家族的事情,再交給約克侯爵后,其他人并沒有更多插手的理由。

    都交給約克侯爵就好。

    而約克侯爵沒有任何指責、打罵自己的次子,他將自己的次子帶到這里后,就轉身離去了。

    有著侍者的服侍。也有著侍衛的保護。

    一切的一切,對于德倫.約克來說,都和原本沒有什么兩樣。

    但是。他卻皺著眉頭。

    事實上,從在監牢中見到自己的父親大人后,他的眉頭就一直緊鎖著。

    沒有預料中的指責、打罵。

    甚至,連一句稍重的話都沒有說。

    或者,更加準確的說,雙方從見面后就沉默著。

    “自責?愧疚?”

    德倫.約克譏諷的笑著。

    然后,他心安理得的做回了他約克家族的次子。

    所以。當老騎士隆德出現的時候,德倫.約克以一種盛氣凌人的態度面對著對方——

    “隆德閣下。戰爭就要開始了吧?您還有機會在我這里閑逛嗎?”

    德倫.約克拿著銼刀一邊修剪著指甲,一邊頭也沒抬的問道。

    在那天撕破臉后,暴露出本來面目的德倫.約克早就舍棄了那套繁文縟節的禮儀。

    不需要,也不必要。

    “我是代表大少爺而來!”

    老騎士一絲不茍的說道。

    “我的兄長?來訓斥我的?”

    德倫.約克一怔。然后,譏諷的反問道。

    “大少爺要將約克家族族長之位讓給你!”

    老騎士深吸了口氣說道。

    “父親大人會同意?不要假惺惺的!”

    德倫.約克臉上譏諷的意味更加的濃郁了。

    “侯爵大人已經將家族族長的位置交給了大少爺——雖然我勸說過大少爺,但是大少爺很固執不聽勸說……”

    老騎士隆德一字一句的說道,看向德倫.約克的眼神中滿是悲憤。

    顯然,他認為塔門.約克這樣做很不值。

    之后的話語,德倫.約克沒有聽太清楚,他那才剛剛舒展開的眉頭,又一次的皺了起來,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皺得緊。

    “出去!”

    一股紛亂的情緒充斥在德倫.約克的心間。他徑直的吼道。

    老騎士同樣沒有再說什么,轉身就離開了院落。

    留下德倫.約克緊皺著眉頭。

    他在想著,思考著。

    想著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思考著他的父親大人知道不知道自己兄長的任意妄為。

    而在這樣的思考下。西提王、翡翠大公的戰斗發生了,本有意去觀看的德倫.帕克沒有了心思,他就在房間中想著、思考著。

    而當他的父親和那個令他無比仇視的人都出征后,他才有了決定。

    然后,他離開了院落,離開了約克城。

    他準備去找他的父親。

    他的決定:他要當面詢問他的父親。

    一個在原本的他看來。是根本無法想象的決定。

    暴雨中,德倫.約克略顯踉蹌的前進著。他的力量很特殊,特殊到了不到關鍵時刻根本無法使用的地步。

    但在這個時候,他根本沒有顧忌這些。

    不過,與迪恩、約克侯爵的差距,令他根本難以追上前者的步伐。

    當他順著那個信號彈發現自己父親行蹤的時候,看著那舉劍刺下的西提白銀,沒有任何的考慮,身體本能的沖出。

    然后,將目標對準了布倫.帕克。

    德倫.約克并不認得布倫.帕克,但是對方傷重癱倒在地,并且是西提人的領頭者,這些卻是不會錯的。

    對方那種發號施令的模樣,德倫.約克熟悉至極。

    而此刻,西提此刻卻有著四個白銀,他的父親已經脫力,而他即使力量特殊也根本無法對付四個白銀級別的騎士。

    事實上,從某種程度來說,他那特殊的力量,連一個普通的白銀都不如。

    因此,他沒有選擇。

    想要讓他的父親平安無事,那么……眼前的領頭者必須要死!

    只有這樣,他才能夠趁亂創造機會!

    啪!

    布倫.帕克的腦袋被搗爛,四把長劍也插入到了德倫.約克的身體中,但是,這位約克侯爵的次子絲毫根本沒有感覺到疼痛一般,反手抓住了那個之前被他擊飛的西提白銀的手掌,身軀猛地前躥,讓長劍刺得更深。

    接著,德倫.約克張嘴咬在了對方的喉嚨處。

    噗嗤!

    鮮血噴灑,徑直被撕咬下大半脖頸肉的西提白銀,不可置信的捂著脖子倒地了,周圍剩余的三個西提白銀面對著眼前兇狠的一幕,全都一愣。

    而早就在等待這個時機的德倫.約克轉身撲向了約克侯爵,一把抓住低聲約克侯爵,背在背上,沒有停留,轉身就跑。

    ps第二更~

    頹廢的吃貨朋友找到一家新開的手工冰激凌店,叫著頹廢去嘗試一下~

    頹廢這么義薄云天,當然不會拒絕朋友了~

    所以,這章定時的說~

    感謝吼、吼、吼~本鼠來也588起點幣的打賞、四海飄泊的浪子200起點幣的打賞、巴拉森、121200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再次鞠躬感謝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們~~~(未完待續)

    ...
熱門小說推薦: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我時刻準備著領盒飯 我在東京當和尚 想不想修真之天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妖皇 網游之無上邪尊 斗羅之最強本體斗羅 從斗羅開始吞噬萬界 女權世界的青春物語 斗破之雙帝血脈 網游之大力神 光中離歌 芳華綻放的青春 龍珠之賽亞人王朝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