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決不留情 Ⅱ

作者:頹廢龍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翡翠之塔最新章節第六百六十一章 決不留情 Ⅱ
熱門小說推薦: 從零開始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魔獸世界之吉爾尼斯王子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翡翠之塔 斬龍 重生之惡魔獵人 狂獅少帥 神級天賦 重生之安東尼 超凡者游戲 得分之王 網游之副職至高 異界兌換狂人 網游之天譴修羅
?    極寒的凍氣蔓延四周。【全文字閱讀.】△

    整個湖面在剎那間被冰封,半空中落下的細雨,直接化為了一顆顆的冰珠子,砸落在冰封的湖面上,與一具具早已經沒有了生命的冰雕碰撞著。

    啪、啪、啪!

    細密、緊湊的響聲,成為了天地間唯一的旋律。

    咔!

    細微的破碎聲中,冰封的湖面裂開了一個口子。

    迪恩身形飄起,緩步踏上了這冰封的湖面,向著湖邊岸堤走去。

    穿過密密麻麻難以計數的冰雕,對于這些冰雕,迪恩連多看一眼都沒有,即使在前一刻他們還都代表著鮮活的生命。

    并不是膽怯、內疚。

    迪恩此刻有著的只是一種輕松感。

    他將上一世想要做的,但卻沒有做到的事情,做到了而已。

    呼!

    迪恩長長的出了口氣,然后,眼前場景一變——

    血色的殺戮之地內。

    充斥著一顆顆晶瑩剔透的血色粒子。

    那血色的‘陽光’吸收著這些血色粒子。

    雖然之前這抹血色的‘陽光’變得越凝實,提高了吸收、融入的度,但是,眼前的血色粒子實在是太多了。

    多到了這抹血色‘陽光’哪怕全力的吸收、融入,也無法改變眼前的血色殺戮之地被血色粒子充斥的地步。

    站在迪恩的角度,他雙眼能夠看到的就是這種晶瑩剔透的血色粒子。

    原本屬于殺戮之地的鮮紅,反而被掩蓋了。

    太慢了!

    這樣的度實在是太慢了!

    不盡快吸收,我怎么能夠獲得更多的力量?

    力量!我要更加強大的力量!

    迪恩很是單純的念頭剛剛從心底升起。那抹血色‘陽光’就驟然一亮。又是夾雜著無數異樣的信息照射在迪恩的身軀上。

    那種虛幻的力量感。又一次的充斥著迪恩的靈魂。

    “之前我屠戮了近千人就誕生了‘殺戮念頭’,現在則是屠戮了之前幾十倍的人數后,才再一次誕生類似的‘殺戮念頭’!不過,數量上……”

    保持著冷靜的心,迪恩感受著那充斥在虛幻力量中的‘殺戮念頭’。

    與之前單一的‘殺戮念頭’不同。

    眼前的‘殺戮念頭’,足足有五十個之多。

    “按照不到騎士級別的普通人來計算,千人形成一個‘殺戮念頭’嗎?”

    簡單的計算后,迪恩得出了一個大致的結論。

    當然。這樣簡單的計算,必然會和真正準確的答案有著一絲出入,但是面對著五十個‘殺戮念頭’的圍攻,迪恩能夠做到的就是這樣了。

    他大部分的精力,都被用來對付這些‘殺戮念頭’了。

    一如之前,迪恩以自己的意識作為‘刀劍’,劈砍著這些‘殺戮念頭’。

    開始時,并沒有什么困難。

    但是,當一半的‘殺戮念頭’被清除后,一股來自靈魂的疲憊感。卻令迪恩皺起了眉頭。

    即使是經歷了三世的靈魂,在沒有接觸過任何靈魂秘術的前提下。連續的以靈魂作戰,哪怕靈魂遠比普通人強大、堅韌,以及有著可塑性,也是吃不消的。

    瞬間的,迪恩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點。

    不過,即使明白了,迪恩也沒有任何改變的辦法。

    畢竟,面對眼前的‘殺戮念頭’,不想真的成為一個沒有思想的殺戮傀儡,就只有咬牙堅持下去。

    而堅持,絕對是迪恩的品質中,最為閃亮的那個。

    ……

    戰馬奔襲,蹄聲連綿。

    雖然因為之前的溝通,塔門.約克、老騎士、莫特.卡爾和理查沃邦對于可能會見到的景象都有了一定的猜測。

    但是,當他們出現在這被冰封的湖泊前時,依舊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冰封的湖泊上,密密麻麻的尸體冰雕,僅僅是看上一眼,就有一種頭皮麻,好似要炸裂般的感覺。

    尤其是當那夾雜著濃濃的、死亡氣息的、冰冷之風迎面吹來的時候,四人更是齊齊的打了個寒顫。

    三個白銀級別的騎士,以及一個準白銀騎士都是這樣。

    騎士團中的其他人,更是難以承受。

    每一個都是呼吸急促,全身顫栗。

    不過,良好的訓練和過硬的實力,并沒有讓他們從戰馬上跌落下來。

    但是,緊緊抓著韁繩、牢牢坐在馬鞍上的模樣,也沒有了絲毫之前操控自如的風采。

    看著這一幕,塔門.約克正在不停的慶幸著——他牢記著自己父親的吩咐,每次騎士團出擊的時候,不僅將戰馬的雙眼以同等的皮革遮蔽了,并且,還在馬鞍內藏有安撫戰馬的藥草。

    不然的話,在這個時候,絕對是人仰馬翻的結果。

    和敵人戰斗沒有出現真意義上的傷亡,反而是面對‘勝利結果’被嚇到了。

    如果真的出現這樣的情況,塔門.約克完全可以想象自己將面對父親怎么樣嚴厲的教訓。

    甚至,不需要父親的教訓,他就已經羞愧的去自裁了。

    而就在塔門.約克暗自松了口氣的時候,老騎士和莫特.卡爾卻依舊處在極度的震驚中,尤其是莫特.卡爾,這位來自霍什郡,常常被人夸贊為天才的白銀騎士。

    他正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待著眼前的一切。

    “這就是黃金級別的實力嗎?”

    莫特.卡爾低聲念叨著。

    百聞不如一見!

    雖然莫特.卡爾曾經不止一次聽到過黃金級別的強大,但是對于這樣的強大,他卻有著一絲懷疑。即使他已經成為了白銀級別的騎士。

    或者說……正是因為他成為了白銀級別的騎士。他才會懷疑。

    因為。按照白銀級別來推論,黃金級別不可能那樣強大。

    似乎正因為這樣的推論,讓這位有著天才之名的年輕人變得駐步不前起來,并且以一種玩世不恭的態度來掩藏自己的頹喪。

    但是,眼前的一切,卻讓他明白自己的可笑。

    “迪恩才十九歲吧?”

    看著眼前完全出想象的力量,莫特.卡爾下意識的想到了迪恩的年齡,然后。他再次聯想到自己三十三歲成為白銀級別騎士后,在眾人夸贊中驕傲自滿的模樣,不由的,從心底再一次的升起了羞愧。

    然后,這抹羞愧迅的被堅定所代替。

    他已經浪費了夠多的時間,接下來就是要奮起直追了!

    與莫特.卡爾并肩而立的老騎士,清晰的將莫特.卡爾的神情變化看在了眼中。

    原本的他還準備在關鍵的時刻,提醒一兩句。

    但是,現在看來是,不需要了。

    “年輕真好!”

    幾近達到白銀騎士壽命極限的老騎士沒有了那么多的爭勝之心。也知道黃金級別,對于他來說是根本不可能了。

    不過。他并沒有任何的遺憾。

    有著的,僅僅是一抹飽含欣慰的感嘆。

    “迪恩在那!”

    相較于身旁三人各異的心思,沃邦侯爵的繼承人則是單純的尋覓著迪恩的身影,很快的,就看到了在湖岸堤上席地而坐的迪恩。

    頓時,四人就下馬跑了過去。

    “迪恩!”

    做為與迪恩關系最為親密的理查.沃邦,徑直的打著招呼。

    “元帥大人!”

    剩余的三人則是恭恭敬敬的行李問候。

    不僅僅因為迪恩的身份,還因為眼前,迪恩所展現出的實力。

    “按照計劃,你們配合之后的步兵,開始打掃戰場!”

    迪恩這樣吩咐道。

    雖然制定了極為周密的計劃,但是漏網之魚依舊是存在著的——他們現在只是殲滅了其中最大一股的敵人,盡管有著狼群、金屬傀儡配合,但面對十萬人的營地,依舊無法做到面面俱到,他們只能夠有選擇性的去做。

    因此,還是有剩余的敵人分布在這戰場上。

    而清理這些剩余的敵人,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并不是因為對方會頑強抵抗,僅僅是因為對方會化整為零的分散開來,甚至,還可能出現一兩個人為一隊的情形。

    當然,其中最為麻煩的,還是那些大騎士、白銀騎士。

    一旦擺脫了戰場的束縛,這些家伙絕對會造成大麻煩。

    所以,即使是打掃戰場,也需要塔門.約克等人全力以赴。

    “是的,元帥大人!”

    沒有猶豫的,四位白銀級別的騎士就帶著騎兵快的行動起來。

    而看著四人消失后,迪恩則是身形晃動,險些連坐姿都無法保持。

    之前五十個‘殺戮念頭’,已經完全的被迪恩劈碎,融入到了血色‘陽光’中,而他則是真正意義上的消耗殆盡。

    靈魂上的疲勞感,遠遠的出了身體上的。

    再加上‘魔龍之獄’的龍魂們又一次不放過機會的出來湊熱鬧。

    迪恩完全可以稱得上心神俱疲。

    事實上,迪恩之所以會席地而坐,完全就是因為他根本站不起來了——由靈魂疲憊,而引的身體的疲憊感,讓迪恩恨不得立刻躺倒在地的昏睡過去。

    但是,理智告訴迪恩,絕對不能夠這樣做。

    不單單是因為有著塔門.約克等人在身邊,而且,還因為迪恩深知一個道理:當達到一個極限后,繼續堅持下去,就是突破極限的時候。

    而做為沒有任何靈魂秘術的迪恩來說,這絕對算得上是一個機會。

    哪怕這是一個看起來無比笨拙的解決之道。

    努力的調整著自己的呼吸,讓其平緩悠長。

    逐漸的,疲憊開始消散,活力又一次的出現。

    同樣的,系統的提示,也響了起來

    ps第一更~(未完待續!

    ...

    ...

    極寒的凍氣蔓延四周。【全文字閱讀.】△

    整個湖面在剎那間被冰封,半空中落下的細雨,直接化為了一顆顆的冰珠子,砸落在冰封的湖面上,與一具具早已經沒有了生命的冰雕碰撞著。

    啪、啪、啪!

    細密、緊湊的響聲,成為了天地間唯一的旋律。

    咔!

    細微的破碎聲中,冰封的湖面裂開了一個口子。

    迪恩身形飄起,緩步踏上了這冰封的湖面,向著湖邊岸堤走去。

    穿過密密麻麻難以計數的冰雕,對于這些冰雕,迪恩連多看一眼都沒有,即使在前一刻他們還都代表著鮮活的生命。

    并不是膽怯、內疚。

    迪恩此刻有著的只是一種輕松感。

    他將上一世想要做的,但卻沒有做到的事情,做到了而已。

    呼!

    迪恩長長的出了口氣,然后,眼前場景一變——

    血色的殺戮之地內。

    充斥著一顆顆晶瑩剔透的血色粒子。

    那血色的‘陽光’吸收著這些血色粒子。

    雖然之前這抹血色的‘陽光’變得越凝實,提高了吸收、融入的度,但是,眼前的血色粒子實在是太多了。

    多到了這抹血色‘陽光’哪怕全力的吸收、融入,也無法改變眼前的血色殺戮之地被血色粒子充斥的地步。

    站在迪恩的角度,他雙眼能夠看到的就是這種晶瑩剔透的血色粒子。

    原本屬于殺戮之地的鮮紅,反而被掩蓋了。

    太慢了!

    這樣的度實在是太慢了!

    不盡快吸收,我怎么能夠獲得更多的力量?

    力量!我要更加強大的力量!

    迪恩很是單純的念頭剛剛從心底升起。那抹血色‘陽光’就驟然一亮。又是夾雜著無數異樣的信息照射在迪恩的身軀上。

    那種虛幻的力量感。又一次的充斥著迪恩的靈魂。

    “之前我屠戮了近千人就誕生了‘殺戮念頭’,現在則是屠戮了之前幾十倍的人數后,才再一次誕生類似的‘殺戮念頭’!不過,數量上……”

    保持著冷靜的心,迪恩感受著那充斥在虛幻力量中的‘殺戮念頭’。

    與之前單一的‘殺戮念頭’不同。

    眼前的‘殺戮念頭’,足足有五十個之多。

    “按照不到騎士級別的普通人來計算,千人形成一個‘殺戮念頭’嗎?”

    簡單的計算后,迪恩得出了一個大致的結論。

    當然。這樣簡單的計算,必然會和真正準確的答案有著一絲出入,但是面對著五十個‘殺戮念頭’的圍攻,迪恩能夠做到的就是這樣了。

    他大部分的精力,都被用來對付這些‘殺戮念頭’了。

    一如之前,迪恩以自己的意識作為‘刀劍’,劈砍著這些‘殺戮念頭’。

    開始時,并沒有什么困難。

    但是,當一半的‘殺戮念頭’被清除后,一股來自靈魂的疲憊感。卻令迪恩皺起了眉頭。

    即使是經歷了三世的靈魂,在沒有接觸過任何靈魂秘術的前提下。連續的以靈魂作戰,哪怕靈魂遠比普通人強大、堅韌,以及有著可塑性,也是吃不消的。

    瞬間的,迪恩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點。

    不過,即使明白了,迪恩也沒有任何改變的辦法。

    畢竟,面對眼前的‘殺戮念頭’,不想真的成為一個沒有思想的殺戮傀儡,就只有咬牙堅持下去。

    而堅持,絕對是迪恩的品質中,最為閃亮的那個。

    ……

    戰馬奔襲,蹄聲連綿。

    雖然因為之前的溝通,塔門.約克、老騎士、莫特.卡爾和理查沃邦對于可能會見到的景象都有了一定的猜測。

    但是,當他們出現在這被冰封的湖泊前時,依舊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冰封的湖泊上,密密麻麻的尸體冰雕,僅僅是看上一眼,就有一種頭皮麻,好似要炸裂般的感覺。

    尤其是當那夾雜著濃濃的、死亡氣息的、冰冷之風迎面吹來的時候,四人更是齊齊的打了個寒顫。

    三個白銀級別的騎士,以及一個準白銀騎士都是這樣。

    騎士團中的其他人,更是難以承受。

    每一個都是呼吸急促,全身顫栗。

    不過,良好的訓練和過硬的實力,并沒有讓他們從戰馬上跌落下來。

    但是,緊緊抓著韁繩、牢牢坐在馬鞍上的模樣,也沒有了絲毫之前操控自如的風采。

    看著這一幕,塔門.約克正在不停的慶幸著——他牢記著自己父親的吩咐,每次騎士團出擊的時候,不僅將戰馬的雙眼以同等的皮革遮蔽了,并且,還在馬鞍內藏有安撫戰馬的藥草。

    不然的話,在這個時候,絕對是人仰馬翻的結果。

    和敵人戰斗沒有出現真意義上的傷亡,反而是面對‘勝利結果’被嚇到了。

    如果真的出現這樣的情況,塔門.約克完全可以想象自己將面對父親怎么樣嚴厲的教訓。

    甚至,不需要父親的教訓,他就已經羞愧的去自裁了。

    而就在塔門.約克暗自松了口氣的時候,老騎士和莫特.卡爾卻依舊處在極度的震驚中,尤其是莫特.卡爾,這位來自霍什郡,常常被人夸贊為天才的白銀騎士。

    他正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待著眼前的一切。

    “這就是黃金級別的實力嗎?”

    莫特.卡爾低聲念叨著。

    百聞不如一見!

    雖然莫特.卡爾曾經不止一次聽到過黃金級別的強大,但是對于這樣的強大,他卻有著一絲懷疑。即使他已經成為了白銀級別的騎士。

    或者說……正是因為他成為了白銀級別的騎士。他才會懷疑。

    因為。按照白銀級別來推論,黃金級別不可能那樣強大。

    似乎正因為這樣的推論,讓這位有著天才之名的年輕人變得駐步不前起來,并且以一種玩世不恭的態度來掩藏自己的頹喪。

    但是,眼前的一切,卻讓他明白自己的可笑。

    “迪恩才十九歲吧?”

    看著眼前完全出想象的力量,莫特.卡爾下意識的想到了迪恩的年齡,然后。他再次聯想到自己三十三歲成為白銀級別騎士后,在眾人夸贊中驕傲自滿的模樣,不由的,從心底再一次的升起了羞愧。

    然后,這抹羞愧迅的被堅定所代替。

    他已經浪費了夠多的時間,接下來就是要奮起直追了!

    與莫特.卡爾并肩而立的老騎士,清晰的將莫特.卡爾的神情變化看在了眼中。

    原本的他還準備在關鍵的時刻,提醒一兩句。

    但是,現在看來是,不需要了。

    “年輕真好!”

    幾近達到白銀騎士壽命極限的老騎士沒有了那么多的爭勝之心。也知道黃金級別,對于他來說是根本不可能了。

    不過。他并沒有任何的遺憾。

    有著的,僅僅是一抹飽含欣慰的感嘆。

    “迪恩在那!”

    相較于身旁三人各異的心思,沃邦侯爵的繼承人則是單純的尋覓著迪恩的身影,很快的,就看到了在湖岸堤上席地而坐的迪恩。

    頓時,四人就下馬跑了過去。

    “迪恩!”

    做為與迪恩關系最為親密的理查.沃邦,徑直的打著招呼。

    “元帥大人!”

    剩余的三人則是恭恭敬敬的行李問候。

    不僅僅因為迪恩的身份,還因為眼前,迪恩所展現出的實力。

    “按照計劃,你們配合之后的步兵,開始打掃戰場!”

    迪恩這樣吩咐道。

    雖然制定了極為周密的計劃,但是漏網之魚依舊是存在著的——他們現在只是殲滅了其中最大一股的敵人,盡管有著狼群、金屬傀儡配合,但面對十萬人的營地,依舊無法做到面面俱到,他們只能夠有選擇性的去做。

    因此,還是有剩余的敵人分布在這戰場上。

    而清理這些剩余的敵人,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并不是因為對方會頑強抵抗,僅僅是因為對方會化整為零的分散開來,甚至,還可能出現一兩個人為一隊的情形。

    當然,其中最為麻煩的,還是那些大騎士、白銀騎士。

    一旦擺脫了戰場的束縛,這些家伙絕對會造成大麻煩。

    所以,即使是打掃戰場,也需要塔門.約克等人全力以赴。

    “是的,元帥大人!”

    沒有猶豫的,四位白銀級別的騎士就帶著騎兵快的行動起來。

    而看著四人消失后,迪恩則是身形晃動,險些連坐姿都無法保持。

    之前五十個‘殺戮念頭’,已經完全的被迪恩劈碎,融入到了血色‘陽光’中,而他則是真正意義上的消耗殆盡。

    靈魂上的疲勞感,遠遠的出了身體上的。

    再加上‘魔龍之獄’的龍魂們又一次不放過機會的出來湊熱鬧。

    迪恩完全可以稱得上心神俱疲。

    事實上,迪恩之所以會席地而坐,完全就是因為他根本站不起來了——由靈魂疲憊,而引的身體的疲憊感,讓迪恩恨不得立刻躺倒在地的昏睡過去。

    但是,理智告訴迪恩,絕對不能夠這樣做。

    不單單是因為有著塔門.約克等人在身邊,而且,還因為迪恩深知一個道理:當達到一個極限后,繼續堅持下去,就是突破極限的時候。

    而做為沒有任何靈魂秘術的迪恩來說,這絕對算得上是一個機會。

    哪怕這是一個看起來無比笨拙的解決之道。

    努力的調整著自己的呼吸,讓其平緩悠長。

    逐漸的,疲憊開始消散,活力又一次的出現。

    同樣的,系統的提示,也響了起來

    ps第一更~(未完待續!

    ...

    ...
熱門小說推薦: 我在東京當和尚 想不想修真之天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妖皇 網游之無上邪尊 斗羅之最強本體斗羅 從斗羅開始吞噬萬界 女權世界的青春物語 斗破之雙帝血脈 網游之大力神 光中離歌 芳華綻放的青春 龍珠之賽亞人王朝 英雄聯盟之我的巔峰時代 浮云魅影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