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不同的劍道

作者:頹廢龍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翡翠之塔最新章節第七百五十一章 不同的劍道
熱門小說推薦: 從零開始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魔獸世界之吉爾尼斯王子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翡翠之塔 斬龍 重生之惡魔獵人 狂獅少帥 神級天賦 重生之安東尼 超凡者游戲 得分之王 網游之副職至高 異界兌換狂人 網游之天譴修羅
?    迪恩正在收拾茶具的雙手一頓,感知中出現的熟悉氣息,令他下意識的一皺眉。【無彈窗.】

    之前,收起的茶具再次一一擺放出來。

    熄滅的炭火,再一次的被點燃。

    壺中也再一次的填滿了水。

    迪恩靜靜的等待著。

    數息之后,腳步聲響起。

    “水月劍館……就是這里!”

    拗口的白夜官話中,三道人影再敲了敲開啟著的大門后,走了進來。

    當看到坐在小竹林旁的迪恩時,三人都是一愣,即使是查斯坦都不例外,庫洛克更是下意識的就要張嘴驚呼。

    不過,卻被德倫.約克打斷了。

    “外來人,見過沐先生!”

    德倫.約克不著痕跡的輕踹了庫洛克一腳后,略帶別扭的向著迪恩一抱拳。

    庫洛克下意識的就要喝問德倫.約克。

    不過,卻被查斯坦攔了下來。

    少年不解的看著自己的老師。

    “禁言,只聽!”

    查斯坦簡短的說道。

    “進來吧!”

    迪恩掃視了三人一眼后,這樣的說道。

    著重的是放在德倫.約克,這位約克家族的次子身上。

    對方身上有著‘氣’的氣息,而且,還醞釀著一種‘劍意’!

    顯然,在離開了翡翠之后,對方也有著自己的機遇。

    而以對方之前機警、謹慎的表現,擁有著這樣的機遇,迪恩并不意外。

    脫離了父親的桎梏,兄長的陰影后。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嗎?

    迪恩猜測著,目光看向了查斯坦。

    和迪恩記憶中的約克家族次子的不同一樣,眼前的‘斬風劍’也變得不同了,相較于記憶中的‘斬風劍’,眼前的‘斬風劍’更加的強大。那種貼乎自然的感覺,既像飛鳥的輕巧,又好似瀑布落下的磅礴。

    顯然,對方在自己的‘道路’上,同樣有了突破。

    遠遠的超出了歷史上的實力。

    “蝴蝶翅膀的連鎖反應嗎?”

    迪恩心底暗道。

    同時,兩個茶杯擺放在了面前。滾燙的水,倒入杯中,茶香四溢。

    德倫.約克、查斯坦分別坐了下來,庫洛克則是站在了查斯坦身后,以好奇的眼光看著迪恩。

    無疑。對于迪恩為什么會出現在白夜,并且闖出了莫大的名聲,感到十分的好奇。

    不過,卻銘記著老師的話,沒有隨便張口詢問。

    “謝謝!”

    德倫.約克這樣的說著,同時,手指再石桌上不著痕跡的寫了起來。

    ‘你怎么會在這里?’

    ‘找人!’

    ‘翡翠大公?’

    ‘嗯!’

    ‘找到了嗎?’

    ‘沒有,消息有誤!’

    簡短的文字交談后。德倫.約克的臉上浮現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然后,他專心致志的品起了茶。

    很顯然。迪恩的沒有成功,令他感到開心、舒心。

    甚至,有一些的幸災樂禍。

    迪恩將一切都看在眼中,卻沒有絲毫的表示。

    本身雙方就算不上是朋友,而且,從某些方面來說。雙方還有著不小的隔閡、仇怨,對方僅僅是嘲諷。而沒有帶著敵意的大聲宣揚,已經是令迪恩感到驚訝與意外的了。

    當然。迪恩并不會認為這是對方有著一顆善心。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對方遠遠算不上善良。

    之所以這樣做,無非就是雙方實力的差距罷了。

    迪恩甚至可以肯定,如果對方的實力超過了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拔劍,在他的身上刺上幾個窟窿,好一泄心頭恨。

    畢竟,從對方兄長那里的得到的消息,迪恩看得出眼前的約克家族次子究竟是多么的尊敬自己的父親。

    而他這個讓對方不得不離開家族、遠離了父親的人,對于對方來說說是仇人也不為過。

    “我們比劍吧!”

    突兀的,約克家族的次子在放下茶杯后,這樣的說道。

    “好!”

    迪恩略微的一愣,然后,點了點頭。

    而就在迪恩點頭的瞬間,約克家族的次子出劍了——

    以坐著的姿態,一劍拔出,向著迪恩的脖頸橫掃而來。

    快、準、狠!

    而且,還帶著一股莫名鋒銳的氣息。

    迪恩感受著這樣鋒銳的氣息,雙眼微微一瞇。

    相較于之前遠距離的感知,這一次的近距離,尤其是在對方出劍時的感知,無疑更加的清晰。

    清晰到,迪恩能夠察覺到對方此刻的實力程度。

    幾近‘新晉’黃金!

    這樣的察覺,令迪恩頗感驚訝。

    要知道,前不久對方雖然有著白銀級別的實力,但那是以燃血秘術造成的短暫增幅,而現在卻是實際上的。

    不過,迪恩心中驚訝,卻沒有絲毫的松懈。

    在對方的劍刃馬上就要劈砍到的時候,右手一抬,食指一彈。

    嗖!

    啪!

    仿佛勁弩射出的箭矢破空聲中,約克家族次子劈砍而來的劍刃被彈飛了,不過,這樣的被彈飛,并不是這次進攻的失敗。

    相反,接下來的進攻,緊隨而來。

    被彈飛的劍刃,就好似一條游魚,憑空躍起后,驟然落下,直劈迪恩的頭顱,比之前第一劍還要快。

    嗖!

    迪恩并沒有挪動身軀,又是一記無形劍氣。

    不過,這一次卻并沒有擊中那把長劍!

    約克家族次子手中的長劍,就好似真的魚兒一般,來回游走不定。

    不僅躲閃了迪恩的無形劍氣,而且,劍光霍霍間,帶起了十幾道劍影。根本難以分得清楚哪一道是真,哪一道是假。

    而這一意外,令迪恩訝異的看了一眼約克家族的次子。

    卻發現對方面容肅穆,嘴中念念有詞,另外一只手也是不停的比劃著一些手勢。

    “這是……計算?”

    迪恩聽到了對方嘴中的幾個詞匯。再加上那種計算的手勢,他也學習過,立刻就明白了眼前約克家族次子的‘技巧’。

    不過,這樣的明白,卻讓迪恩越發的訝異了。

    他沒有想到約克家族次子竟然會擁有這樣的技巧。

    因為,迪恩很清楚。想要‘計算’整個戰斗的難度,絕對不是拿著草稿紙寫寫畫畫就可以的!

    而是需要縱觀全局與絕對的冷靜,以及反應超快的思維。

    三者缺一不可!

    而且,就算是如此,稍有差錯也是會遭到滅頂之災的。

    曾經有人提出過這樣的技巧。但都因為不具備三者要素而失敗。

    即使是具備了,也因為所需要的時間,而不得不放棄。

    畢竟,秘術、秘傳本就是一體兩面的,缺一不可!

    而很顯然,眼前的約克家族次子不僅擁有了這樣的技巧,同時,還擁有了與之相匹配的秘術!

    對方體內的‘氣’。就是最好的證明!

    當然,這并不是說這樣的技巧就無法被破!

    事實上,這樣的技巧雖然強大。但是其弱點也是相當的明顯——

    “真是了不起的技巧!”

    迪恩這樣的夸贊著,然后,手中劍氣連連擊出。

    嗖、嗖、嗖……

    劍氣縱橫間,劍光游走的范圍越來越小,最終被逼迫的只能夠與之硬拼。

    鐺!

    金屬交擊的響聲中,約克家族的次子從石凳上飛起。連退了數步,這才站穩了身形。

    “還是差了點!”

    對方這樣的說道。

    “不差。只是我取了巧——以力破之!”

    迪恩搖了搖頭。

    “力量也是實力,不算取巧!”

    約克家族的次子這樣的說完。就閉起了雙目,似乎是在回憶之前的一幕,而一旁的查斯坦身上的氣勢則越發的濃烈。

    就好似平原上,一座山峰拔地而起般。

    “請、請和我一戰!”

    并不是翡翠、高賽的通用語,而是白夜的官話。

    比德倫.約克說起來還要別扭,但卻還是能夠聽得明白。

    “好!”

    迪恩點了點頭。

    立刻,查斯坦就向著演武場中間走去。

    每一步,查斯坦身上的氣勢就濃烈一分。

    當查斯坦走到了演武場中間的時候,身上的氣勢已經達到了一個頂點,但卻沒有了往日的鋒銳。

    存在的只是一種自然氣息。

    迪恩走到了對方的面前,感受著這股氣息,微微頷首,示意對方先出劍。

    查斯坦并沒有把這當做蔑視。

    迪恩在翡翠所做的事跡早已經說明了雙方的差距。

    所以,查斯坦徑直的出劍了——

    依然是那柄看起來有些破爛的長劍,劍鞘斑駁陳舊,除去劍刃還算光亮外,根本是沒有一絲可取之處。

    就和此刻查斯坦的出劍一般。

    平平常常的,沒有鋒銳感,也沒有急速。

    就好似一個不會劍術的孩童在舞劍一般。

    但是,站在對面的迪恩卻是一皺眉。

    因為,他在對方這一劍中沒有看到任何的破綻。

    或者說,這一劍貼合自然,沒有任何的突兀之處。

    就仿佛是,這一劍是生長在自然中的花草樹木般,你看著它,就感覺到它本該在這里,而如果你去阻擋它……

    皺起眉頭的迪恩一抬手,一道劍氣射出。

    啪!

    勁弩發射般的劍氣剛一射出,迪恩的耳邊就想起了一聲玻璃器皿的碎裂聲。

    然后,周圍平和的一切被打破了,一道道蜘蛛網般的裂紋出現在迪恩的眼前,接著一切都破碎了、狂暴了。

    破碎的景物,形成百上千的劍氣,帶著狂暴之意,從西面八方,向著迪恩射來。

    一時間,風云變色。

    ps第一更~(未完待續)

    ...

    迪恩正在收拾茶具的雙手一頓,感知中出現的熟悉氣息,令他下意識的一皺眉。【無彈窗.】

    之前,收起的茶具再次一一擺放出來。

    熄滅的炭火,再一次的被點燃。

    壺中也再一次的填滿了水。

    迪恩靜靜的等待著。

    數息之后,腳步聲響起。

    “水月劍館……就是這里!”

    拗口的白夜官話中,三道人影再敲了敲開啟著的大門后,走了進來。

    當看到坐在小竹林旁的迪恩時,三人都是一愣,即使是查斯坦都不例外,庫洛克更是下意識的就要張嘴驚呼。

    不過,卻被德倫.約克打斷了。

    “外來人,見過沐先生!”

    德倫.約克不著痕跡的輕踹了庫洛克一腳后,略帶別扭的向著迪恩一抱拳。

    庫洛克下意識的就要喝問德倫.約克。

    不過,卻被查斯坦攔了下來。

    少年不解的看著自己的老師。

    “禁言,只聽!”

    查斯坦簡短的說道。

    “進來吧!”

    迪恩掃視了三人一眼后,這樣的說道。

    著重的是放在德倫.約克,這位約克家族的次子身上。

    對方身上有著‘氣’的氣息,而且,還醞釀著一種‘劍意’!

    顯然,在離開了翡翠之后,對方也有著自己的機遇。

    而以對方之前機警、謹慎的表現,擁有著這樣的機遇,迪恩并不意外。

    脫離了父親的桎梏,兄長的陰影后。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嗎?

    迪恩猜測著,目光看向了查斯坦。

    和迪恩記憶中的約克家族次子的不同一樣,眼前的‘斬風劍’也變得不同了,相較于記憶中的‘斬風劍’,眼前的‘斬風劍’更加的強大。那種貼乎自然的感覺,既像飛鳥的輕巧,又好似瀑布落下的磅礴。

    顯然,對方在自己的‘道路’上,同樣有了突破。

    遠遠的超出了歷史上的實力。

    “蝴蝶翅膀的連鎖反應嗎?”

    迪恩心底暗道。

    同時,兩個茶杯擺放在了面前。滾燙的水,倒入杯中,茶香四溢。

    德倫.約克、查斯坦分別坐了下來,庫洛克則是站在了查斯坦身后,以好奇的眼光看著迪恩。

    無疑。對于迪恩為什么會出現在白夜,并且闖出了莫大的名聲,感到十分的好奇。

    不過,卻銘記著老師的話,沒有隨便張口詢問。

    “謝謝!”

    德倫.約克這樣的說著,同時,手指再石桌上不著痕跡的寫了起來。

    ‘你怎么會在這里?’

    ‘找人!’

    ‘翡翠大公?’

    ‘嗯!’

    ‘找到了嗎?’

    ‘沒有,消息有誤!’

    簡短的文字交談后。德倫.約克的臉上浮現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然后,他專心致志的品起了茶。

    很顯然。迪恩的沒有成功,令他感到開心、舒心。

    甚至,有一些的幸災樂禍。

    迪恩將一切都看在眼中,卻沒有絲毫的表示。

    本身雙方就算不上是朋友,而且,從某些方面來說。雙方還有著不小的隔閡、仇怨,對方僅僅是嘲諷。而沒有帶著敵意的大聲宣揚,已經是令迪恩感到驚訝與意外的了。

    當然。迪恩并不會認為這是對方有著一顆善心。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對方遠遠算不上善良。

    之所以這樣做,無非就是雙方實力的差距罷了。

    迪恩甚至可以肯定,如果對方的實力超過了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拔劍,在他的身上刺上幾個窟窿,好一泄心頭恨。

    畢竟,從對方兄長那里的得到的消息,迪恩看得出眼前的約克家族次子究竟是多么的尊敬自己的父親。

    而他這個讓對方不得不離開家族、遠離了父親的人,對于對方來說說是仇人也不為過。

    “我們比劍吧!”

    突兀的,約克家族的次子在放下茶杯后,這樣的說道。

    “好!”

    迪恩略微的一愣,然后,點了點頭。

    而就在迪恩點頭的瞬間,約克家族的次子出劍了——

    以坐著的姿態,一劍拔出,向著迪恩的脖頸橫掃而來。

    快、準、狠!

    而且,還帶著一股莫名鋒銳的氣息。

    迪恩感受著這樣鋒銳的氣息,雙眼微微一瞇。

    相較于之前遠距離的感知,這一次的近距離,尤其是在對方出劍時的感知,無疑更加的清晰。

    清晰到,迪恩能夠察覺到對方此刻的實力程度。

    幾近‘新晉’黃金!

    這樣的察覺,令迪恩頗感驚訝。

    要知道,前不久對方雖然有著白銀級別的實力,但那是以燃血秘術造成的短暫增幅,而現在卻是實際上的。

    不過,迪恩心中驚訝,卻沒有絲毫的松懈。

    在對方的劍刃馬上就要劈砍到的時候,右手一抬,食指一彈。

    嗖!

    啪!

    仿佛勁弩射出的箭矢破空聲中,約克家族次子劈砍而來的劍刃被彈飛了,不過,這樣的被彈飛,并不是這次進攻的失敗。

    相反,接下來的進攻,緊隨而來。

    被彈飛的劍刃,就好似一條游魚,憑空躍起后,驟然落下,直劈迪恩的頭顱,比之前第一劍還要快。

    嗖!

    迪恩并沒有挪動身軀,又是一記無形劍氣。

    不過,這一次卻并沒有擊中那把長劍!

    約克家族次子手中的長劍,就好似真的魚兒一般,來回游走不定。

    不僅躲閃了迪恩的無形劍氣,而且,劍光霍霍間,帶起了十幾道劍影。根本難以分得清楚哪一道是真,哪一道是假。

    而這一意外,令迪恩訝異的看了一眼約克家族的次子。

    卻發現對方面容肅穆,嘴中念念有詞,另外一只手也是不停的比劃著一些手勢。

    “這是……計算?”

    迪恩聽到了對方嘴中的幾個詞匯。再加上那種計算的手勢,他也學習過,立刻就明白了眼前約克家族次子的‘技巧’。

    不過,這樣的明白,卻讓迪恩越發的訝異了。

    他沒有想到約克家族次子竟然會擁有這樣的技巧。

    因為,迪恩很清楚。想要‘計算’整個戰斗的難度,絕對不是拿著草稿紙寫寫畫畫就可以的!

    而是需要縱觀全局與絕對的冷靜,以及反應超快的思維。

    三者缺一不可!

    而且,就算是如此,稍有差錯也是會遭到滅頂之災的。

    曾經有人提出過這樣的技巧。但都因為不具備三者要素而失敗。

    即使是具備了,也因為所需要的時間,而不得不放棄。

    畢竟,秘術、秘傳本就是一體兩面的,缺一不可!

    而很顯然,眼前的約克家族次子不僅擁有了這樣的技巧,同時,還擁有了與之相匹配的秘術!

    對方體內的‘氣’。就是最好的證明!

    當然,這并不是說這樣的技巧就無法被破!

    事實上,這樣的技巧雖然強大。但是其弱點也是相當的明顯——

    “真是了不起的技巧!”

    迪恩這樣的夸贊著,然后,手中劍氣連連擊出。

    嗖、嗖、嗖……

    劍氣縱橫間,劍光游走的范圍越來越小,最終被逼迫的只能夠與之硬拼。

    鐺!

    金屬交擊的響聲中,約克家族的次子從石凳上飛起。連退了數步,這才站穩了身形。

    “還是差了點!”

    對方這樣的說道。

    “不差。只是我取了巧——以力破之!”

    迪恩搖了搖頭。

    “力量也是實力,不算取巧!”

    約克家族的次子這樣的說完。就閉起了雙目,似乎是在回憶之前的一幕,而一旁的查斯坦身上的氣勢則越發的濃烈。

    就好似平原上,一座山峰拔地而起般。

    “請、請和我一戰!”

    并不是翡翠、高賽的通用語,而是白夜的官話。

    比德倫.約克說起來還要別扭,但卻還是能夠聽得明白。

    “好!”

    迪恩點了點頭。

    立刻,查斯坦就向著演武場中間走去。

    每一步,查斯坦身上的氣勢就濃烈一分。

    當查斯坦走到了演武場中間的時候,身上的氣勢已經達到了一個頂點,但卻沒有了往日的鋒銳。

    存在的只是一種自然氣息。

    迪恩走到了對方的面前,感受著這股氣息,微微頷首,示意對方先出劍。

    查斯坦并沒有把這當做蔑視。

    迪恩在翡翠所做的事跡早已經說明了雙方的差距。

    所以,查斯坦徑直的出劍了——

    依然是那柄看起來有些破爛的長劍,劍鞘斑駁陳舊,除去劍刃還算光亮外,根本是沒有一絲可取之處。

    就和此刻查斯坦的出劍一般。

    平平常常的,沒有鋒銳感,也沒有急速。

    就好似一個不會劍術的孩童在舞劍一般。

    但是,站在對面的迪恩卻是一皺眉。

    因為,他在對方這一劍中沒有看到任何的破綻。

    或者說,這一劍貼合自然,沒有任何的突兀之處。

    就仿佛是,這一劍是生長在自然中的花草樹木般,你看著它,就感覺到它本該在這里,而如果你去阻擋它……

    皺起眉頭的迪恩一抬手,一道劍氣射出。

    啪!

    勁弩發射般的劍氣剛一射出,迪恩的耳邊就想起了一聲玻璃器皿的碎裂聲。

    然后,周圍平和的一切被打破了,一道道蜘蛛網般的裂紋出現在迪恩的眼前,接著一切都破碎了、狂暴了。

    破碎的景物,形成百上千的劍氣,帶著狂暴之意,從西面八方,向著迪恩射來。

    一時間,風云變色。

    ps第一更~(未完待續)

    ...
熱門小說推薦: 日常系人生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我時刻準備著領盒飯 我在東京當和尚 想不想修真之天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妖皇 網游之無上邪尊 斗羅之最強本體斗羅 從斗羅開始吞噬萬界 女權世界的青春物語 斗破之雙帝血脈 網游之大力神 光中離歌 芳華綻放的青春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