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射殺

作者:頹廢龍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翡翠之塔最新章節第二十三章 射殺
熱門小說推薦: 從零開始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魔獸世界之吉爾尼斯王子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翡翠之塔 斬龍 重生之惡魔獵人 狂獅少帥 神級天賦 重生之安東尼 超凡者游戲 得分之王 網游之副職至高 異界兌換狂人 網游之天譴修羅
?    啪!

    不明白為什么自己做的如此隱秘,卻依舊被面前的迪恩所知的波茨,心底大驚失色,在箭矢來到面前的時候,只是本能的揮劍防御著。【風云閱讀網.】

    能夠斬落十字弓射出的箭矢,一把長弓射出的箭矢,對于波茨來說自然不是問題;隨著長劍的揮舞,那箭矢就被斬斷落下,但是在距波茨身后的雪熊卻是抬起了自己的熊掌。

    嗚!

    熊掌揮出,即使是在樹上的迪恩,都似乎感受到了這樣的風壓,略微壓低了身形;更加不要說是直面這樣進攻的波茨了!

    雖然在第一時間就翻滾在地,但是波茨那盔甲卻令他的身形一緩——不同于其它騎士團成員的皮甲,做為騎士團團長,擁有著真正騎士實力的波茨,身上穿的是半身騎士甲,以鋼鐵打造,不僅結實、堅固,而且看起來就威武不凡。

    不過,在這個時候,那威武不凡的騎士半身甲卻成為了波茨最大的累贅。

    砰!

    夾雜著令人牙酸的金屬扭曲聲,開啟了騎士特有的力量【力量爆發】的波茨,僅僅是被熊掌蹭到了一個邊,身體就應聲而飛,劃過了一道弧線后,在雪地中連連翻滾,帶出一片長長的、刺眼的紅色,最終趴伏在雪地中,一動不動了。

    嗖!

    幾乎是在那位費查倫騎士團團長被雪熊扇飛的時候,葉奇的箭矢就射到了;不過,目標卻不是那倒在雪地中的波茨,而是那頭被他引誘而來的雪熊——沒錯,當葉奇搭建這個‘舞臺’的時候,參與演出的‘演員’,他就沒有想要放過其中的任何一個。

    不論是費查倫騎士團的成員,還是面前的雪熊。

    如果說,前者是作惡多端該死的話,后者則也相差無幾——上一世的記憶中,大約在一個半月后,這只雪熊就會發狂的沖到了提爾領轄下內的一座村莊,將整個村莊屠戮過半后,揚長而去。

    這并不是對方第一次這樣干了。

    根據提爾領本地人回憶,十年來,對方已經是第四次這樣做了。

    顯然,人肉的咸味,讓對方欲罷不能了;不然,迪恩的引誘也不會這樣的順利。

    啪!

    長弓上的箭矢準確的命中了雪熊,只不過那厚厚的毛皮,以及脂肪卻讓這樣的攻擊變得微不足道,僅僅是箭尖刺了進去,大部分的箭矢都在外面,而隨著雪熊的移動,很快這支‘掛’在對方身上的箭矢就掉了下來。

    不過,這已經足夠吸引這頭嗜血的雪熊的注意力了——

    吼!

    吼聲中,雪熊扭動著龐大的身軀向著迪恩所在的大樹撞來。

    砰!

    龐大身軀與樹干的撞擊中,那足夠粗壯的大樹帶著一陣‘吱呀’聲,倒了下去,狠狠的砸擊在雪地中,帶起了無數的雪塵,讓周圍白茫茫的一片;然后,就又是一陣響亮的吼聲,那頭雪熊無疑在宣布著自己做為這片叢林霸主的地位。

    而迎接它的則是,迪恩的箭矢——

    不同于之前長弓的箭矢,在這頭雪熊撞擊樹木前,就靠著繩索竄到了另外一棵大樹上的迪恩,端起了剛剛上好弦的十字弓,然后,扣動了扳機。

    嗖!

    帶著比長弓強勁數倍的力道,這支十字弓箭矢有大約四分之一的長度沒入到了這頭雪熊的脖頸中。

    吼!

    又是一聲響亮的吼聲,不過,相較于之前,這才卻是包含著痛苦,以及……憤怒!

    砰、砰、砰……

    憤怒,令這頭雪熊徹底的進入到了發狂的狀態,瘋狂的撞擊著迪恩所在的大樹,一棵又一棵的大樹在這樣的撞擊中跌倒,而迪恩則借著繩索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躲閃著這頭雪熊的攻擊。

    直到那頭雪熊從暴怒的亢奮,到疲憊時的氣喘吁吁。

    當然,十字弓箭矢上的毒藥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而發作了。

    而一直依靠繩索在樹上躲閃的迪恩,也停止了自己的奔逃,背在背上的長弓,再一次的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搭好的箭矢對準了那因為疲憊、毒藥發作而身形緩慢了一倍有余的雪熊……的眼睛。

    被藥水浸泡了超過十次的牛筋與鹿筋混合揉制而成的弓弦,在迪恩雙臂的用力下,緩緩的拉開了,配合著極有節奏的呼吸,搭著箭矢的弓弦徑直的形成了一個滿月狀——

    嗖!

    迪恩在下一刻松開了自己右手的大拇指、食指和中指,那箭矢頓時如同流星一般射出,就仿佛是演練了千萬遍一般,一絲不差的扎入到了雪熊的眼睛中。

    吼!

    本已經開始疲憊的雪熊,再次的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吼聲,然后,再次瘋狂的向著迪恩發出了攻擊——雪熊之所以成為令騎士們都談之色變的存在,就是因為這種一旦受傷后的狂暴狀態!

    如果說正常情況下的雪熊只是比騎士們強大一點的話,那么一旦進入到了狂暴的狀態,那就是遠遠的超出——想要應付一頭狂暴的雪熊,除非三到五個騎士合力,不然的話,根本沒有絲毫的勝算。

    當然,這三到五個騎士合力,也不是去硬拼;而是如同此刻的迪恩一般,以技巧性的戰術,與雪熊游斗,直指將對方的最后一點力氣全部的耗光!

    無疑,準備充足的迪恩,做的非常的好——那些繩索在這個時候發揮著關鍵性的作用,每一次的游蕩,都能夠令迪恩與狂暴的雪熊拉開一個安全的距離,而樹上與樹下的差距,更是讓這個安全的距離變得越發的可靠起來。

    而箭矢上的毒藥,則讓勝利有了最終的歸屬。

    對于使用毒藥,曾經身為刺客、殺手的迪恩沒有絲毫的羞愧感,他需要的只是更快捷、更安全的完成自己的任務,而不是講究所謂的‘騎士榮譽’,哪怕他曾經是一位騎士也是一樣;畢竟,當初翡翠王國的滅亡,十一年的逃亡生涯,足以改變任何一個人。

    迪恩自然也是毫不列外的。

    雖然他現在回到了他的青年時期,但是迪恩并不打算有什么改變;他需要的是彌補,而不是所謂的改變——

    嗖!

    又是一支沾滿了毒液的箭矢從樹上射下,再次進入疲憊狀態的雪熊,努力的躲閃著,不過巨大、笨拙的身軀,在體力衰減的狀態下,很難有著真正的躲避;略微帶著一絲偏差,迪恩的箭矢從雪熊的眼角處射入其中。

    這一次,雪熊再一次的發出了那吼聲,但是卻沒有再次的進入到狂暴的狀態。

    畢竟,即使是雪熊這樣的生物,體力也是有限的,哪怕精神上再憤怒,沒有足夠的體力支撐,也只是虛張聲勢而已。

    噗通!

    最終,雪熊的身軀晃悠了數下后,跌倒在了這雪地中,帶起了成片的雪花。

    【遠程武器(弓/弩)+1】

    那只有迪恩能夠看到的數據出現了一條新的信息——顯然,面對強大的對手,技能的熟練度更加的容易獲得。

    當然,也可以獲得更多的經驗——

    【xp+40】

    一顆足有鴿子卵大小的白色光球,徑直的飛入到了迪恩的身體中——瞬間,之前投入的經驗值就全部的回來了。

    而四十點的經驗,和迪恩的預料相差無幾。

    如果是實力相當的話,面對雪熊大約應該是三十至三十五點的經驗值,現在他要遠遠的弱于對手,即使是靠著各種布置、工具,成為了最后的勝利者,但多出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經驗值,也完全是正常的水平。

    不過,這顯然不是迪恩最終的收獲——

    他的弓箭對準了那趴伏在雪地中的波茨。

    這位費查倫騎士團的團長,很顯然非常的擅于偽裝,不僅收斂了呼吸,還靠著冰雪來阻止自己的血液大量的流逝,以此來拖延時間,準備尋找機會給予他一個致命的反擊。

    這樣的計劃說不上精妙,也算不上粗糙,只是一種本能的反應。

    不過,正是因為這樣的本能反應,才讓一切變得復雜起來;因為,遵循著本能反應的人,他們不會考慮所謂的后果。

    簡單的說,死也要拉上一個墊背的!

    當你的長劍刺進了敵人胸膛的時候,你會忽然發現,自己的腹部也多出了一把匕首;這樣臨死一擊,帶走對方生命的例子,迪恩見識了太多太多——他充當刺客、殺手的那段時間內,遇到的絕大部分的人,都是這樣的存在。

    因此,迪恩從不會相信一個表面上看起來快死的人;除非……他的身上飄出了相應的經驗值。

    ps第二更~~稍晚的時候,還有一更~~

    啪!

    不明白為什么自己做的如此隱秘,卻依舊被面前的迪恩所知的波茨,心底大驚失色,在箭矢來到面前的時候,只是本能的揮劍防御著。【風云閱讀網.】

    能夠斬落十字弓射出的箭矢,一把長弓射出的箭矢,對于波茨來說自然不是問題;隨著長劍的揮舞,那箭矢就被斬斷落下,但是在距波茨身后的雪熊卻是抬起了自己的熊掌。

    嗚!

    熊掌揮出,即使是在樹上的迪恩,都似乎感受到了這樣的風壓,略微壓低了身形;更加不要說是直面這樣進攻的波茨了!

    雖然在第一時間就翻滾在地,但是波茨那盔甲卻令他的身形一緩——不同于其它騎士團成員的皮甲,做為騎士團團長,擁有著真正騎士實力的波茨,身上穿的是半身騎士甲,以鋼鐵打造,不僅結實、堅固,而且看起來就威武不凡。

    不過,在這個時候,那威武不凡的騎士半身甲卻成為了波茨最大的累贅。

    砰!

    夾雜著令人牙酸的金屬扭曲聲,開啟了騎士特有的力量【力量爆發】的波茨,僅僅是被熊掌蹭到了一個邊,身體就應聲而飛,劃過了一道弧線后,在雪地中連連翻滾,帶出一片長長的、刺眼的紅色,最終趴伏在雪地中,一動不動了。

    嗖!

    幾乎是在那位費查倫騎士團團長被雪熊扇飛的時候,葉奇的箭矢就射到了;不過,目標卻不是那倒在雪地中的波茨,而是那頭被他引誘而來的雪熊——沒錯,當葉奇搭建這個‘舞臺’的時候,參與演出的‘演員’,他就沒有想要放過其中的任何一個。

    不論是費查倫騎士團的成員,還是面前的雪熊。

    如果說,前者是作惡多端該死的話,后者則也相差無幾——上一世的記憶中,大約在一個半月后,這只雪熊就會發狂的沖到了提爾領轄下內的一座村莊,將整個村莊屠戮過半后,揚長而去。

    這并不是對方第一次這樣干了。

    根據提爾領本地人回憶,十年來,對方已經是第四次這樣做了。

    顯然,人肉的咸味,讓對方欲罷不能了;不然,迪恩的引誘也不會這樣的順利。

    啪!

    長弓上的箭矢準確的命中了雪熊,只不過那厚厚的毛皮,以及脂肪卻讓這樣的攻擊變得微不足道,僅僅是箭尖刺了進去,大部分的箭矢都在外面,而隨著雪熊的移動,很快這支‘掛’在對方身上的箭矢就掉了下來。

    不過,這已經足夠吸引這頭嗜血的雪熊的注意力了——

    吼!

    吼聲中,雪熊扭動著龐大的身軀向著迪恩所在的大樹撞來。

    砰!

    龐大身軀與樹干的撞擊中,那足夠粗壯的大樹帶著一陣‘吱呀’聲,倒了下去,狠狠的砸擊在雪地中,帶起了無數的雪塵,讓周圍白茫茫的一片;然后,就又是一陣響亮的吼聲,那頭雪熊無疑在宣布著自己做為這片叢林霸主的地位。

    而迎接它的則是,迪恩的箭矢——

    不同于之前長弓的箭矢,在這頭雪熊撞擊樹木前,就靠著繩索竄到了另外一棵大樹上的迪恩,端起了剛剛上好弦的十字弓,然后,扣動了扳機。

    嗖!

    帶著比長弓強勁數倍的力道,這支十字弓箭矢有大約四分之一的長度沒入到了這頭雪熊的脖頸中。

    吼!

    又是一聲響亮的吼聲,不過,相較于之前,這才卻是包含著痛苦,以及……憤怒!

    砰、砰、砰……

    憤怒,令這頭雪熊徹底的進入到了發狂的狀態,瘋狂的撞擊著迪恩所在的大樹,一棵又一棵的大樹在這樣的撞擊中跌倒,而迪恩則借著繩索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躲閃著這頭雪熊的攻擊。

    直到那頭雪熊從暴怒的亢奮,到疲憊時的氣喘吁吁。

    當然,十字弓箭矢上的毒藥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而發作了。

    而一直依靠繩索在樹上躲閃的迪恩,也停止了自己的奔逃,背在背上的長弓,再一次的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搭好的箭矢對準了那因為疲憊、毒藥發作而身形緩慢了一倍有余的雪熊……的眼睛。

    被藥水浸泡了超過十次的牛筋與鹿筋混合揉制而成的弓弦,在迪恩雙臂的用力下,緩緩的拉開了,配合著極有節奏的呼吸,搭著箭矢的弓弦徑直的形成了一個滿月狀——

    嗖!

    迪恩在下一刻松開了自己右手的大拇指、食指和中指,那箭矢頓時如同流星一般射出,就仿佛是演練了千萬遍一般,一絲不差的扎入到了雪熊的眼睛中。

    吼!

    本已經開始疲憊的雪熊,再次的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吼聲,然后,再次瘋狂的向著迪恩發出了攻擊——雪熊之所以成為令騎士們都談之色變的存在,就是因為這種一旦受傷后的狂暴狀態!

    如果說正常情況下的雪熊只是比騎士們強大一點的話,那么一旦進入到了狂暴的狀態,那就是遠遠的超出——想要應付一頭狂暴的雪熊,除非三到五個騎士合力,不然的話,根本沒有絲毫的勝算。

    當然,這三到五個騎士合力,也不是去硬拼;而是如同此刻的迪恩一般,以技巧性的戰術,與雪熊游斗,直指將對方的最后一點力氣全部的耗光!

    無疑,準備充足的迪恩,做的非常的好——那些繩索在這個時候發揮著關鍵性的作用,每一次的游蕩,都能夠令迪恩與狂暴的雪熊拉開一個安全的距離,而樹上與樹下的差距,更是讓這個安全的距離變得越發的可靠起來。

    而箭矢上的毒藥,則讓勝利有了最終的歸屬。

    對于使用毒藥,曾經身為刺客、殺手的迪恩沒有絲毫的羞愧感,他需要的只是更快捷、更安全的完成自己的任務,而不是講究所謂的‘騎士榮譽’,哪怕他曾經是一位騎士也是一樣;畢竟,當初翡翠王國的滅亡,十一年的逃亡生涯,足以改變任何一個人。

    迪恩自然也是毫不列外的。

    雖然他現在回到了他的青年時期,但是迪恩并不打算有什么改變;他需要的是彌補,而不是所謂的改變——

    嗖!

    又是一支沾滿了毒液的箭矢從樹上射下,再次進入疲憊狀態的雪熊,努力的躲閃著,不過巨大、笨拙的身軀,在體力衰減的狀態下,很難有著真正的躲避;略微帶著一絲偏差,迪恩的箭矢從雪熊的眼角處射入其中。

    這一次,雪熊再一次的發出了那吼聲,但是卻沒有再次的進入到狂暴的狀態。

    畢竟,即使是雪熊這樣的生物,體力也是有限的,哪怕精神上再憤怒,沒有足夠的體力支撐,也只是虛張聲勢而已。

    噗通!

    最終,雪熊的身軀晃悠了數下后,跌倒在了這雪地中,帶起了成片的雪花。

    【遠程武器(弓/弩)+1】

    那只有迪恩能夠看到的數據出現了一條新的信息——顯然,面對強大的對手,技能的熟練度更加的容易獲得。

    當然,也可以獲得更多的經驗——

    【xp+40】

    一顆足有鴿子卵大小的白色光球,徑直的飛入到了迪恩的身體中——瞬間,之前投入的經驗值就全部的回來了。

    而四十點的經驗,和迪恩的預料相差無幾。

    如果是實力相當的話,面對雪熊大約應該是三十至三十五點的經驗值,現在他要遠遠的弱于對手,即使是靠著各種布置、工具,成為了最后的勝利者,但多出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經驗值,也完全是正常的水平。

    不過,這顯然不是迪恩最終的收獲——

    他的弓箭對準了那趴伏在雪地中的波茨。

    這位費查倫騎士團的團長,很顯然非常的擅于偽裝,不僅收斂了呼吸,還靠著冰雪來阻止自己的血液大量的流逝,以此來拖延時間,準備尋找機會給予他一個致命的反擊。

    這樣的計劃說不上精妙,也算不上粗糙,只是一種本能的反應。

    不過,正是因為這樣的本能反應,才讓一切變得復雜起來;因為,遵循著本能反應的人,他們不會考慮所謂的后果。

    簡單的說,死也要拉上一個墊背的!

    當你的長劍刺進了敵人胸膛的時候,你會忽然發現,自己的腹部也多出了一把匕首;這樣臨死一擊,帶走對方生命的例子,迪恩見識了太多太多——他充當刺客、殺手的那段時間內,遇到的絕大部分的人,都是這樣的存在。

    因此,迪恩從不會相信一個表面上看起來快死的人;除非……他的身上飄出了相應的經驗值。

    ps第二更~~稍晚的時候,還有一更~~
熱門小說推薦: 我時刻準備著領盒飯 我在東京當和尚 想不想修真之天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妖皇 網游之無上邪尊 斗羅之最強本體斗羅 從斗羅開始吞噬萬界 女權世界的青春物語 斗破之雙帝血脈 網游之大力神 光中離歌 芳華綻放的青春 龍珠之賽亞人王朝 英雄聯盟之我的巔峰時代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