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拍賣會.前奏 中

作者:頹廢龍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翡翠之塔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五章 拍賣會.前奏 中
熱門小說推薦: 從零開始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魔獸世界之吉爾尼斯王子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翡翠之塔 斬龍 重生之惡魔獵人 狂獅少帥 神級天賦 重生之安東尼 超凡者游戲 得分之王 網游之副職至高 異界兌換狂人 網游之天譴修羅
?    德芬迪領因為楮爾德.德芬迪的騷亂,在早餐時分,達到了一個頂點。【全文字閱讀.】

    這些雇傭兵出身的德芬迪領的士兵、騎士們,仿佛是沒頭蒼蠅一般的開始四處尋找著楮爾德.德芬迪。

    對此,提爾領的人自然是漠然旁觀著。

    雙方的關系可達不到幫忙的地步。

    而一旁剛剛睡醒,姍姍來遲的詹爾領人則是一副搞不清楚狀況的模樣,那位詹爾男爵更是再次借著這個機會,湊到了提爾男爵家小姐的面前,低聲的詢問著,而在得到了提爾男爵家小姐的回答后,這位男爵大人,立刻露出了一個男人都明白的笑容。

    他壓低了聲音的說道:“我聽說楮爾德.德芬迪在沃邦城里可是有著好幾位情人的,他是不是昨晚去那里過夜了!”

    一邊說著,這位男爵大人一邊吧唧著嘴,臉上流露出了濃濃的羨慕。

    而這讓一旁的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從眼底深處,閃過了一抹厭惡。

    “迪恩!迪恩!”

    下一刻,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就這樣的喊了起來。

    無疑,這位小姐雖然因為昨晚宴會的事情,對迪恩剛剛升起的好感,瞬間消失殆盡,但是相較于面前的詹爾男爵,她更加的愿意面對迪恩。

    而隨著迪恩的走近,那位詹爾男爵立刻猶如受驚的兔子一般,快速的離開了提爾男爵家小姐的身旁,只敢站在遠處自己的侍衛隊里,看著這里。

    對此,迪恩心底再次鄙夷著這位草包男爵。

    如果說,以前聽到這樣的名號,迪恩好好有些遲疑的話,那么現在迪恩則認為這樣的名號和對方實在是實至名歸了。

    膽小、沒有能力,這些就不用說了。

    單單是在公眾場合對一位女士表現出了愛慕,但是下一刻又對一位可能是花花公子的家伙。表示出了羨慕。

    僅僅是這樣沒腦子的行為,對方就不愧對‘草包’二字。

    當然了,這樣的‘草包’也不是沒有好處,至少。敵人在面對他的時候,總是會給他留下一點‘活路’的。

    畢竟,就算這樣的人活著,也是沒有絲毫危險的。

    “莉莉小姐,早安!”

    收回了看向詹爾男爵的目光,迪恩看向了提爾男爵家的小姐,面對著對方冷冷的容顏,迪恩按照以往的模樣,打著招呼。

    “哼!”

    不過,這樣的招呼。換來的則是那位男爵家小姐的冷哼。

    對此,迪恩沒有絲毫的在意,他拉開椅子坐了下來,順勢拿起了擺放在自己面前的餐具,開始了自己的早餐。

    對方為什么生氣。迪恩一清二楚。

    但這并不代表,迪恩需要去安慰對方。

    畢竟,如果按照當時的情況來說,迪恩可是幫了對方一個大忙,即使他最后的拒絕有些突兀,但是一個真正明白事理的人,應該懂得感激才對。

    所以。并沒有認為自己做錯的迪恩,自然是不需要道歉之類的。

    更何況,迪恩現在的腦海里,已經開始思考著‘兄弟會’的行動了。

    迪恩知道,按照‘兄弟會’的行事準則,一定會對沃邦侯爵的拍賣會出手的。

    其中。唯一需要思考的就是,對方是怎么出手的。

    畢竟,那個拍賣會是在沃邦堡內,有著重兵把守,即使他們能夠順利的潛入其中。但是想要帶著某件藏品離開,卻是不容易的。

    除非,那件藏品非常的小,小到了足以隨身攜帶的地步。

    想到了這里,迪恩抬起了頭,看向了面前的提爾男爵家的小姐——

    “莉莉小姐,您有今天拍賣的藏品清單嗎?”

    迪恩這樣的問道。

    “嗯!”

    提爾男爵家的小姐艱難的轉過頭,依舊是冷冷的看著迪恩,半晌才點了點頭,并且,起身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片刻后,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再次的出現,她的手中拿著兩張整潔的羊皮紙。

    “其中一份是我的,另外一份則是你的——你捕獲的那頭雪熊也在拍賣物品行列中,所以,你獲得了這份拍賣藏品的清單!”

    仿佛是為了讓迪恩不要誤會自己的意思一般,提爾男爵家的小姐,非常詳細的解釋著。

    “謝謝!”

    對此,并不在意的迪恩,道謝后,微笑的接過了拍賣清單。

    而看著低頭細細查看拍賣清單的迪恩,那位男爵家的小姐卻是咬緊了牙關——她從沒有見到過如此不解風情的家伙。

    難道自己表現的還不夠明顯嗎?

    “可惡的家伙!”

    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心底暗暗的咒罵著。

    而迪恩可沒有理會這樣的咒罵,在拿到拍賣藏品的清單后,他的目光就全部的放在了上面——

    做為他的戰利品,那頭完整的雪熊是放在今天下午的第二個拍賣品出場的。

    再此之前的一個,則是一把某個商人送進來的長劍,當然,不是魔法裝備,僅僅是鋒利異常而已。

    而第三件拍賣品則直接升級到了魔法裝備,是一件烙印了減重法術的鋼甲。

    之后的,兩件物品,都是魔法裝備。

    不過,一件比一件好罷了。

    而這五件物品,則是第一天的拍賣藏品。

    很顯然,在這五件拍賣藏品中,迪恩并沒有找到能夠令‘兄弟會’們出手的物品。

    即使做為第一天壓軸的那把魔法長劍也是一樣——以‘兄弟會’的實力,想要鍛造這樣的魔法長劍并不是非常的困難。

    否決了第一天的藏品后,迪恩很自然的翻到了第二天的拍賣藏品上。

    而幾乎是一瞬間,迪恩就被上面的一個名字吸引了——

    歐尼東!

    活躍于翡翠建國百年后的人物,是一位頗受尊敬的巫師大師,非常的善于煉制各種藥劑,甚至,在翡翠之都還留著這位巫師大師的實驗室。

    不過,迪恩卻是知道這位巫師大師的另外一個身份:‘兄弟會’中興的大頭目之一。

    當然了,對方巫師的身份也是真實的。

    只不過。是有著‘兄弟會’頭目這另外一個身份而已。

    在經歷了女帝、征服王的戰爭后,受雇傭于征服王的‘兄弟會’死傷慘重,甚至,會長都戰死在了最后一次雙方交戰的戰場。令‘兄弟會’不得不休養生息,甚至,人們一度以為,‘兄弟會’早已經滅亡了。

    直到,歐尼東等人再次的活躍,‘兄弟會’才又一次的被人們所熟知。

    當然了,歐尼東一直隱藏著自己的身份。

    至于迪恩為什么知道?

    上一世曾經與‘兄弟會’接觸頗深的他,知道相當多,旁人不知道的事情。

    其中就有這位歐尼東大師的身份。

    “歐尼東大師的隨筆……”

    迪恩看著拍賣清單上的標注,低聲默念著。

    無疑。‘兄弟會’的目標就是這本隨筆了。

    而同樣的,能夠被‘兄弟會’關注的隨筆,自然不是普通東西——畢竟,那位歐尼東大師留下的東西不知凡幾。

    尤其是在翡翠之都的實驗室內,至今還保存在著對方魔法筆記。

    而以‘兄弟會’的作風。如果那本魔法筆記中,真有什么重要的東西的話,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將其搞到手的。

    但是,那本魔法筆記,卻在歐尼東逝去后,一直保存在那里。

    相反。一本隨筆,卻引起了‘兄弟會’的注意。

    如果其中沒有貓膩的話,迪恩是說什么都不會相信的。

    放下了手中的拍賣清單,再確定了‘兄弟會’的目標物品后,迪恩顯然是松了一口氣——既然知道了對方的目標,那么防護起來自然是容易多了。

    現在唯一需要思考的就是。對方‘拿走’這件物品的方式了。

    而根據昨天在黑市上的得到的消息,迪恩的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了一副,靠著本地的盜賊工會、雇傭兵和那些混跡在黑市內的家伙們吸引沃邦堡,‘兄弟會’的主力順勢潛入沃邦堡的畫面了。

    如果再加上一些‘煙火’助興的話,一定會引起更大的慌亂。

    到時候。參加拍賣的人,肯定會隨著沃邦侯爵的安排,前去避難。

    而那些藏品則由侍衛護送著前往寶庫,再次的封存。

    “寶庫有重兵把守,‘兄弟會’不會那么不明智的強攻寶庫,那么就只有在藏品送回寶庫的路途中進行搶奪了……”

    迪恩又一次的按照盜賊、刺客的思路,開始縮小著對方行動的范圍。

    “路途中嗎?那么必須要熟悉沃邦堡的地形構造,并且,有著把握勝過護送者的實力……或者說,護送者內會出現內奸?”

    一個又一個的想法,開始在迪恩腦海中出現。

    一些是可以肯定,而更多的則是否定的。

    就好似對于‘兄弟會’的態度一般,哪怕了解對方的底細,迪恩也從不會小覷,甚至,正因為這樣的了解,迪恩才會更加的重視對方。

    當然了,沃邦侯爵也是一樣的。

    這位被迪恩評價為老狐貍的侯爵,同樣不是省油的燈。

    而做為勢單力薄的存在,迪恩想要參與其中,必須要考慮清楚自己的位置才行,任何的莽撞都會讓他前功盡棄。

    至于為什么明知危險,還要參與其中?

    除去,交好沃邦侯爵所代表的利益外,對于那位歐尼東的隨筆,迪恩也是非常好奇的。

    ps 第一更~

    德芬迪領因為楮爾德.德芬迪的騷亂,在早餐時分,達到了一個頂點。【全文字閱讀.】

    這些雇傭兵出身的德芬迪領的士兵、騎士們,仿佛是沒頭蒼蠅一般的開始四處尋找著楮爾德.德芬迪。

    對此,提爾領的人自然是漠然旁觀著。

    雙方的關系可達不到幫忙的地步。

    而一旁剛剛睡醒,姍姍來遲的詹爾領人則是一副搞不清楚狀況的模樣,那位詹爾男爵更是再次借著這個機會,湊到了提爾男爵家小姐的面前,低聲的詢問著,而在得到了提爾男爵家小姐的回答后,這位男爵大人,立刻露出了一個男人都明白的笑容。

    他壓低了聲音的說道:“我聽說楮爾德.德芬迪在沃邦城里可是有著好幾位情人的,他是不是昨晚去那里過夜了!”

    一邊說著,這位男爵大人一邊吧唧著嘴,臉上流露出了濃濃的羨慕。

    而這讓一旁的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從眼底深處,閃過了一抹厭惡。

    “迪恩!迪恩!”

    下一刻,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就這樣的喊了起來。

    無疑,這位小姐雖然因為昨晚宴會的事情,對迪恩剛剛升起的好感,瞬間消失殆盡,但是相較于面前的詹爾男爵,她更加的愿意面對迪恩。

    而隨著迪恩的走近,那位詹爾男爵立刻猶如受驚的兔子一般,快速的離開了提爾男爵家小姐的身旁,只敢站在遠處自己的侍衛隊里,看著這里。

    對此,迪恩心底再次鄙夷著這位草包男爵。

    如果說,以前聽到這樣的名號,迪恩好好有些遲疑的話,那么現在迪恩則認為這樣的名號和對方實在是實至名歸了。

    膽小、沒有能力,這些就不用說了。

    單單是在公眾場合對一位女士表現出了愛慕,但是下一刻又對一位可能是花花公子的家伙。表示出了羨慕。

    僅僅是這樣沒腦子的行為,對方就不愧對‘草包’二字。

    當然了,這樣的‘草包’也不是沒有好處,至少。敵人在面對他的時候,總是會給他留下一點‘活路’的。

    畢竟,就算這樣的人活著,也是沒有絲毫危險的。

    “莉莉小姐,早安!”

    收回了看向詹爾男爵的目光,迪恩看向了提爾男爵家的小姐,面對著對方冷冷的容顏,迪恩按照以往的模樣,打著招呼。

    “哼!”

    不過,這樣的招呼。換來的則是那位男爵家小姐的冷哼。

    對此,迪恩沒有絲毫的在意,他拉開椅子坐了下來,順勢拿起了擺放在自己面前的餐具,開始了自己的早餐。

    對方為什么生氣。迪恩一清二楚。

    但這并不代表,迪恩需要去安慰對方。

    畢竟,如果按照當時的情況來說,迪恩可是幫了對方一個大忙,即使他最后的拒絕有些突兀,但是一個真正明白事理的人,應該懂得感激才對。

    所以。并沒有認為自己做錯的迪恩,自然是不需要道歉之類的。

    更何況,迪恩現在的腦海里,已經開始思考著‘兄弟會’的行動了。

    迪恩知道,按照‘兄弟會’的行事準則,一定會對沃邦侯爵的拍賣會出手的。

    其中。唯一需要思考的就是,對方是怎么出手的。

    畢竟,那個拍賣會是在沃邦堡內,有著重兵把守,即使他們能夠順利的潛入其中。但是想要帶著某件藏品離開,卻是不容易的。

    除非,那件藏品非常的小,小到了足以隨身攜帶的地步。

    想到了這里,迪恩抬起了頭,看向了面前的提爾男爵家的小姐——

    “莉莉小姐,您有今天拍賣的藏品清單嗎?”

    迪恩這樣的問道。

    “嗯!”

    提爾男爵家的小姐艱難的轉過頭,依舊是冷冷的看著迪恩,半晌才點了點頭,并且,起身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片刻后,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再次的出現,她的手中拿著兩張整潔的羊皮紙。

    “其中一份是我的,另外一份則是你的——你捕獲的那頭雪熊也在拍賣物品行列中,所以,你獲得了這份拍賣藏品的清單!”

    仿佛是為了讓迪恩不要誤會自己的意思一般,提爾男爵家的小姐,非常詳細的解釋著。

    “謝謝!”

    對此,并不在意的迪恩,道謝后,微笑的接過了拍賣清單。

    而看著低頭細細查看拍賣清單的迪恩,那位男爵家的小姐卻是咬緊了牙關——她從沒有見到過如此不解風情的家伙。

    難道自己表現的還不夠明顯嗎?

    “可惡的家伙!”

    提爾男爵家的小姐心底暗暗的咒罵著。

    而迪恩可沒有理會這樣的咒罵,在拿到拍賣藏品的清單后,他的目光就全部的放在了上面——

    做為他的戰利品,那頭完整的雪熊是放在今天下午的第二個拍賣品出場的。

    再此之前的一個,則是一把某個商人送進來的長劍,當然,不是魔法裝備,僅僅是鋒利異常而已。

    而第三件拍賣品則直接升級到了魔法裝備,是一件烙印了減重法術的鋼甲。

    之后的,兩件物品,都是魔法裝備。

    不過,一件比一件好罷了。

    而這五件物品,則是第一天的拍賣藏品。

    很顯然,在這五件拍賣藏品中,迪恩并沒有找到能夠令‘兄弟會’們出手的物品。

    即使做為第一天壓軸的那把魔法長劍也是一樣——以‘兄弟會’的實力,想要鍛造這樣的魔法長劍并不是非常的困難。

    否決了第一天的藏品后,迪恩很自然的翻到了第二天的拍賣藏品上。

    而幾乎是一瞬間,迪恩就被上面的一個名字吸引了——

    歐尼東!

    活躍于翡翠建國百年后的人物,是一位頗受尊敬的巫師大師,非常的善于煉制各種藥劑,甚至,在翡翠之都還留著這位巫師大師的實驗室。

    不過,迪恩卻是知道這位巫師大師的另外一個身份:‘兄弟會’中興的大頭目之一。

    當然了,對方巫師的身份也是真實的。

    只不過。是有著‘兄弟會’頭目這另外一個身份而已。

    在經歷了女帝、征服王的戰爭后,受雇傭于征服王的‘兄弟會’死傷慘重,甚至,會長都戰死在了最后一次雙方交戰的戰場。令‘兄弟會’不得不休養生息,甚至,人們一度以為,‘兄弟會’早已經滅亡了。

    直到,歐尼東等人再次的活躍,‘兄弟會’才又一次的被人們所熟知。

    當然了,歐尼東一直隱藏著自己的身份。

    至于迪恩為什么知道?

    上一世曾經與‘兄弟會’接觸頗深的他,知道相當多,旁人不知道的事情。

    其中就有這位歐尼東大師的身份。

    “歐尼東大師的隨筆……”

    迪恩看著拍賣清單上的標注,低聲默念著。

    無疑。‘兄弟會’的目標就是這本隨筆了。

    而同樣的,能夠被‘兄弟會’關注的隨筆,自然不是普通東西——畢竟,那位歐尼東大師留下的東西不知凡幾。

    尤其是在翡翠之都的實驗室內,至今還保存在著對方魔法筆記。

    而以‘兄弟會’的作風。如果那本魔法筆記中,真有什么重要的東西的話,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將其搞到手的。

    但是,那本魔法筆記,卻在歐尼東逝去后,一直保存在那里。

    相反。一本隨筆,卻引起了‘兄弟會’的注意。

    如果其中沒有貓膩的話,迪恩是說什么都不會相信的。

    放下了手中的拍賣清單,再確定了‘兄弟會’的目標物品后,迪恩顯然是松了一口氣——既然知道了對方的目標,那么防護起來自然是容易多了。

    現在唯一需要思考的就是。對方‘拿走’這件物品的方式了。

    而根據昨天在黑市上的得到的消息,迪恩的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了一副,靠著本地的盜賊工會、雇傭兵和那些混跡在黑市內的家伙們吸引沃邦堡,‘兄弟會’的主力順勢潛入沃邦堡的畫面了。

    如果再加上一些‘煙火’助興的話,一定會引起更大的慌亂。

    到時候。參加拍賣的人,肯定會隨著沃邦侯爵的安排,前去避難。

    而那些藏品則由侍衛護送著前往寶庫,再次的封存。

    “寶庫有重兵把守,‘兄弟會’不會那么不明智的強攻寶庫,那么就只有在藏品送回寶庫的路途中進行搶奪了……”

    迪恩又一次的按照盜賊、刺客的思路,開始縮小著對方行動的范圍。

    “路途中嗎?那么必須要熟悉沃邦堡的地形構造,并且,有著把握勝過護送者的實力……或者說,護送者內會出現內奸?”

    一個又一個的想法,開始在迪恩腦海中出現。

    一些是可以肯定,而更多的則是否定的。

    就好似對于‘兄弟會’的態度一般,哪怕了解對方的底細,迪恩也從不會小覷,甚至,正因為這樣的了解,迪恩才會更加的重視對方。

    當然了,沃邦侯爵也是一樣的。

    這位被迪恩評價為老狐貍的侯爵,同樣不是省油的燈。

    而做為勢單力薄的存在,迪恩想要參與其中,必須要考慮清楚自己的位置才行,任何的莽撞都會讓他前功盡棄。

    至于為什么明知危險,還要參與其中?

    除去,交好沃邦侯爵所代表的利益外,對于那位歐尼東的隨筆,迪恩也是非常好奇的。

    ps 第一更~
熱門小說推薦: 我時刻準備著領盒飯 我在東京當和尚 想不想修真之天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妖皇 網游之無上邪尊 斗羅之最強本體斗羅 從斗羅開始吞噬萬界 女權世界的青春物語 斗破之雙帝血脈 網游之大力神 光中離歌 芳華綻放的青春 龍珠之賽亞人王朝 英雄聯盟之我的巔峰時代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