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冬之盛宴 下

作者:頹廢龍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翡翠之塔最新章節第二百一十章 冬之盛宴 下
熱門小說推薦: 從零開始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魔獸世界之吉爾尼斯王子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翡翠之塔 斬龍 重生之惡魔獵人 狂獅少帥 神級天賦 重生之安東尼 超凡者游戲 得分之王 網游之副職至高 異界兌換狂人 網游之天譴修羅
?    “真是惜了,應該是個不錯的家伙!”

    凱斯德最終搖頭嘆息道。【無彈窗.】|每兩個看言情的人當中,就有一個注冊過°°小°說°網的賬號。

    “‘毒蝎’那家伙的下屬不僅精通三段射,五十英尺的距離,足夠他們完成三輪射擊,而且還有著兩個全身鋼甲的騎士做為護盾,即使那位迪恩.肯閣下迅速的靠近,也會被阻攔的,而……那個時候就是迪恩.肯閣下最為危險的時候了!”

    諾德低聲輕語著,贊同著身邊暫時盟友的看法。

    “那也總比被精通三段射的家伙一直射擊強吧?”

    凱斯德一皺眉,語氣帶著疑惑問道。

    畢竟,對付弓弩手三段射的仿佛,除去堅固的盾牌、盔甲外,就只有迅速的接近了,這是所有人都認同的一點。

    而眼前更是如此,己方只有一人的情況下,與對方兩個人糾纏在一起的話,那些弓弩手顯然是會陷入無用武之地——甚至,凱斯德認為這是迪恩唯一能取勝的機會。

    “那是一般情況,如果將‘毒蝎’拋開不算的話……那個家伙的弓術很強大,那種技巧,超過了一般的大騎士水準!”

    諾德苦笑的說道。

    很顯然,同樣來自德爾郡的諾德,對于‘毒蝎’的了解,要深的多。

    “那這是陷阱了?!”

    凱斯德驚訝的道。

    “嗯,那個家伙利用這一手,坑了不少對手!”

    諾德點了點頭,然后,再一次的嘆息著。

    同樣的,凱斯德也嘆息了一聲。

    無疑,對于兩人來說,他們認為迪恩必死無疑了;畢竟。迪恩只不過是完成了騎士洗禮,剛剛一個月的年輕人而已。

    就算是天賦出眾,也不能在這樣的局面下贏得了的。

    ……

    “以了!”

    迪恩面對著‘毒蝎’的喊話。同樣高聲的回答著;然后,站在鎮子門口的提爾男爵充當著裁判。喊道:“開始!”

    嗖嗖嗖……

    幾乎是在提爾男爵的話音剛剛落下后,毒蝎傭兵團一方就是一陣箭雨爆出。

    并不是全部由十字弓射出的直線箭矢,還有著長弓射出的由拋物線而落下的箭矢,令本就困難的躲閃再次增加了一個難度。

    更加重要的是,這樣的‘箭雨’仿佛是不會停歇一般,連綿不絕的!

    嗖嗖嗖……

    一根根黝黑的箭矢帶著破空聲,箭頭形成的氣流,刺破了眼前稀散的雪幕。那憑空落下的雪花,倒卷而回,被箭身夾裹著向前激射而去,為那黑色中增加了一抹白色,有些箭矢的后邊更是出現了白色的,仿佛是尾焰一般。

    箭雨逼近,迪恩緩緩的抽出了自己的長劍,整個人如同裝了彈簧一般,向前急沖而去——

    叮、叮、叮……

    長劍舞動中,劍刃仿佛連在了一起。為迪恩的面前筑起了一道‘盾牌’;那箭矢釘在了這‘盾牌’上,頓時,出了清脆的響聲。

    箭矢激射。長劍揮舞。

    前者不停,后者同樣不停!

    迪恩就這樣拉近著雙方之間的距離,對面站在屬下身后的‘毒蝎’則是不慌不忙的一揮手,頓時,兩個全身鋼甲的騎士級別的傭兵就沖了出來;而‘毒蝎’自己則是不慌不忙的拿出了一把長弓。

    一把加長、加重的,通體黝黑,散著金屬的光芒的長弓。

    ‘毒蝎’拿起了這把長弓,同時,一支全鋼打造的箭矢出現在了他的左手上。以一種特有的、似緩實快的呼吸節奏調整著自己。

    他要以最強的狀態,給迪恩致命一擊!

    箭雨停下了。迪恩的速度卻是一個停頓,他的面前。兩個手持重劍、長柄戰戟、身披鋼甲的傭兵向著他沖來。

    僅僅從對方身披重甲,手提重兵器都以行走如飛的模樣,迪恩就以肯定,這是兩個騎士級別的對手。

    而且,相互間有著絕對默契的配合——

    重劍橫在身前,不僅防護了自身,還將身旁的傭兵也擋在了身后。

    而那長柄的戰戟,則好似躥起的毒蛇一般,直直的刺向了迪恩。

    戰戟上勁風濃烈,甚至吹動了迪恩的頭,不過,以迪恩的力量,這樣的一戟,根本沒有絲毫的危險。

    不過,迪恩沒有用長劍格擋,而是矮身向著使用重劍的阻擋者的反手處一躥。

    幾乎是下意識的,隨著迪恩的躥動,那把使用重劍的阻擋者就將橫著的重劍,狠命的斬出,而之前戰戟刺出的阻擋者,卻是戰戟回守,就要做出防御的姿態。

    但,就在這個時候,迪恩的速度卻是徒增!

    并不是【軍用劍術(翡翠)】,迪恩僅僅是將之前壓制的【敏捷】,徹底的爆了出來。

    【敏捷:4.09】的迪恩,在加上【不屈不撓】的判定加成,身形幾乎化作了一道幻影,從兩個阻擋者的武器中一躥而過,長劍帶著寒芒連閃了兩次。

    第一次,兩個阻擋者的頭盔飛起。

    第二次,兩個阻擋者的頭顱飛起。

    兩具無頭的尸體,帶著沉重的鋼甲倒地,那武器更是哐當、哐當的落地。

    毒蝎傭兵團、周圍觀戰的人,看到這一幕,都是為之一愣——

    兩個騎士級別的傭兵,就這樣的死了?

    人們的臉上,帶著這樣的驚訝、震撼,尤其是那些提爾鎮的鎮民們,更是如此;畢竟,對于他們來說,騎士就是非常了不得的,需要仰望的存在了;而現在就這樣的死在了他們的面前,而且,還是一次兩個。

    這讓提爾鎮人,不由的張大了嘴。

    就算是對迪恩一直抱著信心的提爾男爵,也不由的倒吸了口涼氣;一旁的侍衛長愛倫爾則是眉頭一皺,隨即苦笑了起來。

    當然,最為驚訝的還要屬‘毒蝎’本人了——

    “騎士洗禮一個月后,就有著這樣的速度?這怎么能……該死的!”

    ‘毒蝎’心底咒罵著,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技巧的動速度。

    而這個時候。迪恩則是早已經帶著一陣勁風,沖到了毒蝎傭兵團的面前了,手中的長劍沒有絲毫的留情。帶著劍風橫掃著面前毒蝎傭兵團的傭兵們。

    剛一接觸,三個傭兵就捂著喉嚨倒了下去。而后更多的傭兵們步上了后塵。

    頓時,血肉橫飛,慘嚎遍地。

    而面對著死亡,傭兵們開始出現了‘松動’!

    “擋住他,給我擋住他!”

    看著下屬們的樣子,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毒蝎’,立刻大聲的吼道。

    而‘毒蝎’這樣的吼聲,顯然還是有些效果的。往日間形成的威懾,令這些原本一心逃跑的傭兵,暫時停下來腳步,抽出了隨身的武器。

    不過,面對著迪恩的逼近,他們卻是沒有一個上前的,相反,還步步后退。

    顯然,就算是‘毒蝎’的威懾,也不能夠令他們舍生忘死。

    看著這樣的下屬。‘毒蝎’忍不住的一陣羞怒,不過,這樣的負面情緒只是一閃而過。就被已經近在咫尺的迪恩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給我去死!”

    ‘毒蝎’獰喝著,松開了緊緊捏著的箭矢。

    頓時,那箭矢就從長弓上消失了——注視著這里的人,根本沒有看清楚,那支箭矢是何時消失的。

    而下一刻,他們才聽到了‘嗖’的箭矢破空的聲音,以及嗤的仿佛是箭矢入體的聲音;頓時,周圍屬于提爾鎮一方的人心情就是一緊。

    毒蝎傭兵團則是心底一松,最終。他們還是勝利了。

    不過,就在這些傭兵們想要歡呼的時候。一把長劍的劍尖直直的掠過了‘毒蝎’的脖頸。

    “在我躲閃下,只是射中了我的披風而已!”

    迪恩看著滿臉不解倒下的‘毒蝎’。這樣低低的說道,并且,拿起了身后的披風示意著對方——雖然迪恩很想讓對方死不瞑目,但是,在眾目睽睽下,以‘騎士’一面示人的他,必須要這樣做。

    因為,騎士們的信條中,有著‘尊敬敵人’這樣的一條。

    “盜賊工會的秘術技巧【急速箭】……幸好只是【急速箭】,而不是【極速箭】!”

    迪恩看著帶著恍然死去的‘毒蝎’,心底不由微微慶幸著——早已經知道了對方出身的他,在對方拿出那把奇特的長弓后,就再防備著;因此,那看似速度極快,措不及防的一箭,迪恩是早有準備的。

    不過,就算是早有準備,他也不能夠全身而退——

    瞬間開啟了【軍用劍術(翡翠)】后,披風依舊被一箭射破!

    如果是更高一級的【極速箭】的話,恐怕他的胸口已經被洞穿了,哪怕有著鋼甲和【堅韌體魄】的防護都沒有用。

    畢竟,相較于只是增加速度的【急速箭】而言,【極速箭】還增加了相當怕的攻擊力。

    “贏了!贏了!”

    年輕人們在微微一怔后,就開始高聲歡呼起來,接著就是提爾鎮的鎮民,哪怕是提爾男爵和那位侍衛長也是含笑的點著頭。

    ‘毒蝎’的死亡,顯然代表著迪恩的勝利。

    唯有在山坡密林處的諾德和凱斯德卻是面色越的凝重。

    他們驚訝于迪恩的獲勝,贊嘆著對方的實力。

    但是,有著更強大的存在,正出現在對方的面前,甚至,想到對方的心性,兩人認為迪恩遠不如死在‘毒蝎’的箭下痛快!

    一道人影緩步走進了場中,同時,手掌輕輕拍著。

    啪、啪、啪!

    明明是手掌的拍打聲,但是卻硬生生的掩蓋了提爾鎮的歡呼聲,令提爾鎮的人們忍不住的側目而視。

    一個身形消瘦,臉頰狹長,卻衣著奢華,腰掛長劍的男子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中。

    ‘亂殺者’,迪爾德蘭。

    ps第二更~

    感謝sdi、雪旡、虛佐、髑髏頭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再次鞠躬感謝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們~~~(未完待續)

    “真是惜了,應該是個不錯的家伙!”

    凱斯德最終搖頭嘆息道。【無彈窗.】|每兩個看言情的人當中,就有一個注冊過°°小°說°網的賬號。

    “‘毒蝎’那家伙的下屬不僅精通三段射,五十英尺的距離,足夠他們完成三輪射擊,而且還有著兩個全身鋼甲的騎士做為護盾,即使那位迪恩.肯閣下迅速的靠近,也會被阻攔的,而……那個時候就是迪恩.肯閣下最為危險的時候了!”

    諾德低聲輕語著,贊同著身邊暫時盟友的看法。

    “那也總比被精通三段射的家伙一直射擊強吧?”

    凱斯德一皺眉,語氣帶著疑惑問道。

    畢竟,對付弓弩手三段射的仿佛,除去堅固的盾牌、盔甲外,就只有迅速的接近了,這是所有人都認同的一點。

    而眼前更是如此,己方只有一人的情況下,與對方兩個人糾纏在一起的話,那些弓弩手顯然是會陷入無用武之地——甚至,凱斯德認為這是迪恩唯一能取勝的機會。

    “那是一般情況,如果將‘毒蝎’拋開不算的話……那個家伙的弓術很強大,那種技巧,超過了一般的大騎士水準!”

    諾德苦笑的說道。

    很顯然,同樣來自德爾郡的諾德,對于‘毒蝎’的了解,要深的多。

    “那這是陷阱了?!”

    凱斯德驚訝的道。

    “嗯,那個家伙利用這一手,坑了不少對手!”

    諾德點了點頭,然后,再一次的嘆息著。

    同樣的,凱斯德也嘆息了一聲。

    無疑,對于兩人來說,他們認為迪恩必死無疑了;畢竟。迪恩只不過是完成了騎士洗禮,剛剛一個月的年輕人而已。

    就算是天賦出眾,也不能在這樣的局面下贏得了的。

    ……

    “以了!”

    迪恩面對著‘毒蝎’的喊話。同樣高聲的回答著;然后,站在鎮子門口的提爾男爵充當著裁判。喊道:“開始!”

    嗖嗖嗖……

    幾乎是在提爾男爵的話音剛剛落下后,毒蝎傭兵團一方就是一陣箭雨爆出。

    并不是全部由十字弓射出的直線箭矢,還有著長弓射出的由拋物線而落下的箭矢,令本就困難的躲閃再次增加了一個難度。

    更加重要的是,這樣的‘箭雨’仿佛是不會停歇一般,連綿不絕的!

    嗖嗖嗖……

    一根根黝黑的箭矢帶著破空聲,箭頭形成的氣流,刺破了眼前稀散的雪幕。那憑空落下的雪花,倒卷而回,被箭身夾裹著向前激射而去,為那黑色中增加了一抹白色,有些箭矢的后邊更是出現了白色的,仿佛是尾焰一般。

    箭雨逼近,迪恩緩緩的抽出了自己的長劍,整個人如同裝了彈簧一般,向前急沖而去——

    叮、叮、叮……

    長劍舞動中,劍刃仿佛連在了一起。為迪恩的面前筑起了一道‘盾牌’;那箭矢釘在了這‘盾牌’上,頓時,出了清脆的響聲。

    箭矢激射。長劍揮舞。

    前者不停,后者同樣不停!

    迪恩就這樣拉近著雙方之間的距離,對面站在屬下身后的‘毒蝎’則是不慌不忙的一揮手,頓時,兩個全身鋼甲的騎士級別的傭兵就沖了出來;而‘毒蝎’自己則是不慌不忙的拿出了一把長弓。

    一把加長、加重的,通體黝黑,散著金屬的光芒的長弓。

    ‘毒蝎’拿起了這把長弓,同時,一支全鋼打造的箭矢出現在了他的左手上。以一種特有的、似緩實快的呼吸節奏調整著自己。

    他要以最強的狀態,給迪恩致命一擊!

    箭雨停下了。迪恩的速度卻是一個停頓,他的面前。兩個手持重劍、長柄戰戟、身披鋼甲的傭兵向著他沖來。

    僅僅從對方身披重甲,手提重兵器都以行走如飛的模樣,迪恩就以肯定,這是兩個騎士級別的對手。

    而且,相互間有著絕對默契的配合——

    重劍橫在身前,不僅防護了自身,還將身旁的傭兵也擋在了身后。

    而那長柄的戰戟,則好似躥起的毒蛇一般,直直的刺向了迪恩。

    戰戟上勁風濃烈,甚至吹動了迪恩的頭,不過,以迪恩的力量,這樣的一戟,根本沒有絲毫的危險。

    不過,迪恩沒有用長劍格擋,而是矮身向著使用重劍的阻擋者的反手處一躥。

    幾乎是下意識的,隨著迪恩的躥動,那把使用重劍的阻擋者就將橫著的重劍,狠命的斬出,而之前戰戟刺出的阻擋者,卻是戰戟回守,就要做出防御的姿態。

    但,就在這個時候,迪恩的速度卻是徒增!

    并不是【軍用劍術(翡翠)】,迪恩僅僅是將之前壓制的【敏捷】,徹底的爆了出來。

    【敏捷:4.09】的迪恩,在加上【不屈不撓】的判定加成,身形幾乎化作了一道幻影,從兩個阻擋者的武器中一躥而過,長劍帶著寒芒連閃了兩次。

    第一次,兩個阻擋者的頭盔飛起。

    第二次,兩個阻擋者的頭顱飛起。

    兩具無頭的尸體,帶著沉重的鋼甲倒地,那武器更是哐當、哐當的落地。

    毒蝎傭兵團、周圍觀戰的人,看到這一幕,都是為之一愣——

    兩個騎士級別的傭兵,就這樣的死了?

    人們的臉上,帶著這樣的驚訝、震撼,尤其是那些提爾鎮的鎮民們,更是如此;畢竟,對于他們來說,騎士就是非常了不得的,需要仰望的存在了;而現在就這樣的死在了他們的面前,而且,還是一次兩個。

    這讓提爾鎮人,不由的張大了嘴。

    就算是對迪恩一直抱著信心的提爾男爵,也不由的倒吸了口涼氣;一旁的侍衛長愛倫爾則是眉頭一皺,隨即苦笑了起來。

    當然,最為驚訝的還要屬‘毒蝎’本人了——

    “騎士洗禮一個月后,就有著這樣的速度?這怎么能……該死的!”

    ‘毒蝎’心底咒罵著,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技巧的動速度。

    而這個時候。迪恩則是早已經帶著一陣勁風,沖到了毒蝎傭兵團的面前了,手中的長劍沒有絲毫的留情。帶著劍風橫掃著面前毒蝎傭兵團的傭兵們。

    剛一接觸,三個傭兵就捂著喉嚨倒了下去。而后更多的傭兵們步上了后塵。

    頓時,血肉橫飛,慘嚎遍地。

    而面對著死亡,傭兵們開始出現了‘松動’!

    “擋住他,給我擋住他!”

    看著下屬們的樣子,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毒蝎’,立刻大聲的吼道。

    而‘毒蝎’這樣的吼聲,顯然還是有些效果的。往日間形成的威懾,令這些原本一心逃跑的傭兵,暫時停下來腳步,抽出了隨身的武器。

    不過,面對著迪恩的逼近,他們卻是沒有一個上前的,相反,還步步后退。

    顯然,就算是‘毒蝎’的威懾,也不能夠令他們舍生忘死。

    看著這樣的下屬。‘毒蝎’忍不住的一陣羞怒,不過,這樣的負面情緒只是一閃而過。就被已經近在咫尺的迪恩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給我去死!”

    ‘毒蝎’獰喝著,松開了緊緊捏著的箭矢。

    頓時,那箭矢就從長弓上消失了——注視著這里的人,根本沒有看清楚,那支箭矢是何時消失的。

    而下一刻,他們才聽到了‘嗖’的箭矢破空的聲音,以及嗤的仿佛是箭矢入體的聲音;頓時,周圍屬于提爾鎮一方的人心情就是一緊。

    毒蝎傭兵團則是心底一松,最終。他們還是勝利了。

    不過,就在這些傭兵們想要歡呼的時候。一把長劍的劍尖直直的掠過了‘毒蝎’的脖頸。

    “在我躲閃下,只是射中了我的披風而已!”

    迪恩看著滿臉不解倒下的‘毒蝎’。這樣低低的說道,并且,拿起了身后的披風示意著對方——雖然迪恩很想讓對方死不瞑目,但是,在眾目睽睽下,以‘騎士’一面示人的他,必須要這樣做。

    因為,騎士們的信條中,有著‘尊敬敵人’這樣的一條。

    “盜賊工會的秘術技巧【急速箭】……幸好只是【急速箭】,而不是【極速箭】!”

    迪恩看著帶著恍然死去的‘毒蝎’,心底不由微微慶幸著——早已經知道了對方出身的他,在對方拿出那把奇特的長弓后,就再防備著;因此,那看似速度極快,措不及防的一箭,迪恩是早有準備的。

    不過,就算是早有準備,他也不能夠全身而退——

    瞬間開啟了【軍用劍術(翡翠)】后,披風依舊被一箭射破!

    如果是更高一級的【極速箭】的話,恐怕他的胸口已經被洞穿了,哪怕有著鋼甲和【堅韌體魄】的防護都沒有用。

    畢竟,相較于只是增加速度的【急速箭】而言,【極速箭】還增加了相當怕的攻擊力。

    “贏了!贏了!”

    年輕人們在微微一怔后,就開始高聲歡呼起來,接著就是提爾鎮的鎮民,哪怕是提爾男爵和那位侍衛長也是含笑的點著頭。

    ‘毒蝎’的死亡,顯然代表著迪恩的勝利。

    唯有在山坡密林處的諾德和凱斯德卻是面色越的凝重。

    他們驚訝于迪恩的獲勝,贊嘆著對方的實力。

    但是,有著更強大的存在,正出現在對方的面前,甚至,想到對方的心性,兩人認為迪恩遠不如死在‘毒蝎’的箭下痛快!

    一道人影緩步走進了場中,同時,手掌輕輕拍著。

    啪、啪、啪!

    明明是手掌的拍打聲,但是卻硬生生的掩蓋了提爾鎮的歡呼聲,令提爾鎮的人們忍不住的側目而視。

    一個身形消瘦,臉頰狹長,卻衣著奢華,腰掛長劍的男子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中。

    ‘亂殺者’,迪爾德蘭。

    ps第二更~

    感謝sdi、雪旡、虛佐、髑髏頭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再次鞠躬感謝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們~~~(未完待續)
熱門小說推薦: 日常系人生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我時刻準備著領盒飯 我在東京當和尚 想不想修真之天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妖皇 網游之無上邪尊 斗羅之最強本體斗羅 從斗羅開始吞噬萬界 女權世界的青春物語 斗破之雙帝血脈 網游之大力神 光中離歌 芳華綻放的青春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