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進展順利 下

作者:頹廢龍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翡翠之塔最新章節第二百一十八章 進展順利 下
熱門小說推薦: 從零開始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魔獸世界之吉爾尼斯王子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翡翠之塔 斬龍 重生之惡魔獵人 狂獅少帥 神級天賦 重生之安東尼 超凡者游戲 得分之王 網游之副職至高 異界兌換狂人 網游之天譴修羅
?    徑直的返回到了提爾鎮的居所后,換回了衣裝的迪恩,走向了提爾男爵的府邸。【最新章節閱讀.】

    迪恩一路暢通無阻的進入其中,見到了提爾男爵——這位男爵大人正在和自己剛剛從沃邦城返回的幕僚下著戰旗。

    做為沃邦侯爵的領主,提爾男爵自然是需要表示自己的忠誠,因此得力下屬的前往是必不可少的,就和提爾領內一些商人給提爾男爵奉上禮物是一個道理。

    “迪恩,需要來一盤嗎?”

    提爾男爵微笑的邀請著。

    而迪恩僅僅掃視了一眼,立刻就發現這位男爵大人在棋盤上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戰旗,軍營沙盤推演的簡化版,貴族、騎士們極其喜愛的游戲之一;迪恩也曾在翡翠大公的軍營中認真的學習過。

    因此,有著相當的實力。

    不過,迪恩可沒有更多的時間,消耗在這上面——如果說是真正的戰斗的話,他當仁不讓,甚至,沙盤推演也有著一定的價值。

    但是,戰旗的話……

    還是免了吧。

    “男爵大人,我不是太精通戰旗,而且,今天來是有事拜托您的!”

    迪恩推辭的說道。

    “什么事?是征兵的事情嗎?”

    提爾男爵立刻正色了起來,同時,左手不著痕跡的劃過了棋盤,讓上面的棋局變得一片混亂;對此,幕僚伊科斯聳了聳肩,顯然有些習慣了。

    “不是,征兵的事情。我可以完全的應付。我是想要通過您邀請一位精通文字、數數的閣下。來教導我的幾位家臣、追隨者;當然,我會按照正常的價格,給予相應的酬勞!”

    迪恩擺了擺手后,微笑地說道。

    “原來是這樣……不過,身為貴族有家臣和追隨者是理所應當的,你現在召集了幾位?如果人數太多的話,就不好辦了,文字的教導前期需要相當大的精力。數數的話則好辦,只要不太精深完全可以兼任!”

    提爾男爵點了點頭,詳細的詢問著。

    “連上哈克的話,一共五個人!”

    迪恩如實的說道。

    “五個人?如果僅僅是五個人的話,你只需要聘請一個人就可以了……我這里有兩個不錯的推薦,一位是我上一任退休的稅務官,還有一位則是曾經擔任莉莉和達特的家庭教師!”

    提爾男爵提供著人選。

    “能夠具體的介紹一下嗎?”

    迪恩思考了一下問道。

    “那位退休的稅務官是我的親戚之一,為人很不錯,曾經在提爾領擔任了二十五年的稅務官,非常可靠。一直到五十歲退休為止;另外一位則是伊科斯的朋友,在北方四郡游歷后。因為伊科斯擔任了我的幕僚,對方也留在了這里;不過,和伊科斯不同,這位先生只是單純的喜歡游歷和閱讀,除去擔任了莉莉、達特的家庭教師外,并沒有再在我這里擔任什么職務;不過,最近他正在尋找工作……為了生計!”

    提爾男爵細致的介紹著。

    “這位家庭教師的名字是?”

    幾乎是立刻的,迪恩就做出了決定。

    對于提爾男爵那些親戚的了解,迪恩是絕對不會放心那個所謂的可靠的、退休的稅務官的;畢竟,如果真的可靠的話,對方的接班人就不應該是莫爾德這樣的家伙。

    而相較于這一位,那位喜歡游歷、閱讀,并且現在為生計所迫的家庭教師,就可靠多了。

    “弗西亞!”

    一旁的伊科斯推薦著自己的朋友,而提爾男爵則是無奈的一攤手,顯然,為沒有讓自己曾經的稅務官再次任職而感到無奈。

    “年輕人總比年紀大的人要精力充沛,更何況,費查倫騎士團的駐地,條件很艱苦!”

    迪恩看著提爾男爵的模樣,微笑的解釋起來。

    “你看,我并沒有說什么……只不過,如果騎士團有什么不太要緊的職位,請盡可能的給我那些親戚們一些機會,為了過得體面,他們其實也很辛苦的!”

    提爾男爵向迪恩說著,再一次的體現著對方老好人的一面。

    “當然!”

    迪恩干脆的回答著,不過,心底卻是否決著的。

    “那就好!”

    提爾男爵則是開心的笑了起來。

    “那么,我明天會帶著弗西亞前往騎士團的駐地!”

    “好的,我會等待對方的到來!”

    與伊科斯敲打了具體的時間后,迪恩起身告辭了;而知道費查倫騎士團最近忙碌的提爾男爵,并沒有阻攔,只是將迪恩送到了門口。

    與提爾男爵再次揮手告別,迪恩快步的向著鎮門口而去;按照他的預計,西倫應該已經完成了自己吩咐的事情。

    而事實上也是如此的。

    西倫正帶著兩個新兵等待著迪恩——

    “團長,大家保證三天后,會將東西送到騎士團的駐地!”

    西倫微笑的說道。

    “很好!返回駐地了!”

    迪恩一點頭,帶著下屬們,同鎮門口的守衛打了招呼后,在對方的恭送下,就向著費查倫騎士團的駐地走去。

    ……

    在夜晚降臨前的一刻,哈克敲門后,走進了迪恩的房間——

    “團長,一百五十人的名額招滿了,不過能夠達到正式隊員的年輕人,不足二十人……下一步需要加緊訓練才能夠派上用場;不過,距離冰雪融化還有四個月左右的時間,對我們來說應該是足夠了!”

    坐在迪恩的面前,副團長開始匯報著。

    “唔……四個月有些長了!三個月,我需要三個月就得讓這些年輕人像模像樣才行!”

    迪恩搖了搖頭,縮短了一部分時間。

    “三個月的話。有點急迫。很容易造成年輕人不必要的損傷!”

    哈克皺起了眉頭。

    “我這里提供足夠的藥品、食物!”

    迪恩保證的說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會讓這些年輕人除去睡覺外,都待在操場上!”

    哈克笑了起來,對于迪恩的承諾,他從來不會懷疑。

    “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對了……我給你、西倫、艾克、查德和馬赫找了一位老師:弗西亞!”

    迪恩提到了家庭教師的事情。

    “是弗西亞先生?”

    哈克顯然對于這位家庭教師并不陌生。

    “嗯,從明天開始,他將會成為你們的老師,教授你們識字、數數的知識——不要拒絕。哈克;雖然你可以計數,也知道一些文字,但是這并不夠……難道,你忘記成為騎士的標準了嗎?即使現在你逃避了,到時候你依然是無法躲開的!”

    迪恩這樣的說著,然后,看到哈克有些想要推托的模樣,忍不住嚴肅了起來。

    “可是,大人,我、我……”

    哈克變得吞吞吐吐的。

    “你在擔心洗禮藥劑的事情?或者……你是再擔心自己?”

    迪恩看著哈克的模樣。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徑直的點明了。

    身為迪恩的追隨者。如果哈克以其它的方式或者是再其他人的推薦下進行‘騎士洗禮’,而不是迪恩家族的方式,一旦傳出去的話,絕對會讓迪恩成為整個翡翠上流社會的笑柄。

    因此,‘洗禮藥劑’對于一個家族來說,必不可少。

    甚至,在某些時候是被當做傳承的。

    而迪恩的表現,哈克并不擔心‘騎士洗禮’的藥劑,他擔心的是自己,他在懼怕又一次的失敗。

    “放心吧,你絕對可以成功的!這并不是安慰你的話語,而是事實……除去我家族的藥劑有著提高成功率的效用外,隨之傳承的還有一些鑒別的方法——而在這樣的方法下,你是合格的!”

    迪恩看著哈克認真的說道。

    “真、真的?”

    即使再相信迪恩,這個時候的哈克的聲音也是有著一絲的顫抖。

    “我什么時候,欺騙過你!”

    帶著一絲笑意,迪恩看著哈克。

    “大人,您的恩情,我……”

    說著,哈克以極為鄭重的神情站了起來,然后,單膝跪地道:“您的命令,將是我的使命,您劍鋒所指,將是我沖鋒之地!”

    哈克說出了自己的誓言,是和追隨者類似,但卻更加鏗鏘有力的誓言。

    “明天,將會是全新的開始!”

    迪恩輕拍了一下哈克的肩膀,這樣的說道。

    在不遠處的桌子上,燒瓶內的藥劑正在緩慢的變著顏色,逐漸的沉積、透明起來——迪恩腦海中記憶著的高級騎士‘洗禮藥劑’已經進入到最后一步。

    ……

    夜晚,迪恩繼續在修煉【朧影間呼術】中度過。

    那種溫熱的感覺,令迪恩能夠清晰的確認,【朧影間呼術】很快就會得到系統的承認,就在最近一兩天。

    “【朧影間呼術】的特殊,能夠讓我短時間內達到等級的極限水準;不過……可惜是殘缺的!”

    一想到【朧影間呼術】的殘缺,迪恩忍不住的就皺了一下眉頭。

    不過,很快的,門外的腳步聲,就讓他收斂了臉上的情緒。

    咚、咚!

    “迪恩,我可以進來嗎?”

    門外,那位男爵幕僚滿是無奈的聲音,響了起來。

    “請進!”

    驚訝于對方這么早就來到的迪恩,立刻拉開了房門,看著對方還有對方身后的一位男士。

    ps 第二更~

    定時~

    感謝sdi、金名合鳥、立日十志城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再次鞠躬感謝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們~~~(未完待續。。)

    徑直的返回到了提爾鎮的居所后,換回了衣裝的迪恩,走向了提爾男爵的府邸。【最新章節閱讀.】

    迪恩一路暢通無阻的進入其中,見到了提爾男爵——這位男爵大人正在和自己剛剛從沃邦城返回的幕僚下著戰旗。

    做為沃邦侯爵的領主,提爾男爵自然是需要表示自己的忠誠,因此得力下屬的前往是必不可少的,就和提爾領內一些商人給提爾男爵奉上禮物是一個道理。

    “迪恩,需要來一盤嗎?”

    提爾男爵微笑的邀請著。

    而迪恩僅僅掃視了一眼,立刻就發現這位男爵大人在棋盤上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戰旗,軍營沙盤推演的簡化版,貴族、騎士們極其喜愛的游戲之一;迪恩也曾在翡翠大公的軍營中認真的學習過。

    因此,有著相當的實力。

    不過,迪恩可沒有更多的時間,消耗在這上面——如果說是真正的戰斗的話,他當仁不讓,甚至,沙盤推演也有著一定的價值。

    但是,戰旗的話……

    還是免了吧。

    “男爵大人,我不是太精通戰旗,而且,今天來是有事拜托您的!”

    迪恩推辭的說道。

    “什么事?是征兵的事情嗎?”

    提爾男爵立刻正色了起來,同時,左手不著痕跡的劃過了棋盤,讓上面的棋局變得一片混亂;對此,幕僚伊科斯聳了聳肩,顯然有些習慣了。

    “不是,征兵的事情。我可以完全的應付。我是想要通過您邀請一位精通文字、數數的閣下。來教導我的幾位家臣、追隨者;當然,我會按照正常的價格,給予相應的酬勞!”

    迪恩擺了擺手后,微笑地說道。

    “原來是這樣……不過,身為貴族有家臣和追隨者是理所應當的,你現在召集了幾位?如果人數太多的話,就不好辦了,文字的教導前期需要相當大的精力。數數的話則好辦,只要不太精深完全可以兼任!”

    提爾男爵點了點頭,詳細的詢問著。

    “連上哈克的話,一共五個人!”

    迪恩如實的說道。

    “五個人?如果僅僅是五個人的話,你只需要聘請一個人就可以了……我這里有兩個不錯的推薦,一位是我上一任退休的稅務官,還有一位則是曾經擔任莉莉和達特的家庭教師!”

    提爾男爵提供著人選。

    “能夠具體的介紹一下嗎?”

    迪恩思考了一下問道。

    “那位退休的稅務官是我的親戚之一,為人很不錯,曾經在提爾領擔任了二十五年的稅務官,非常可靠。一直到五十歲退休為止;另外一位則是伊科斯的朋友,在北方四郡游歷后。因為伊科斯擔任了我的幕僚,對方也留在了這里;不過,和伊科斯不同,這位先生只是單純的喜歡游歷和閱讀,除去擔任了莉莉、達特的家庭教師外,并沒有再在我這里擔任什么職務;不過,最近他正在尋找工作……為了生計!”

    提爾男爵細致的介紹著。

    “這位家庭教師的名字是?”

    幾乎是立刻的,迪恩就做出了決定。

    對于提爾男爵那些親戚的了解,迪恩是絕對不會放心那個所謂的可靠的、退休的稅務官的;畢竟,如果真的可靠的話,對方的接班人就不應該是莫爾德這樣的家伙。

    而相較于這一位,那位喜歡游歷、閱讀,并且現在為生計所迫的家庭教師,就可靠多了。

    “弗西亞!”

    一旁的伊科斯推薦著自己的朋友,而提爾男爵則是無奈的一攤手,顯然,為沒有讓自己曾經的稅務官再次任職而感到無奈。

    “年輕人總比年紀大的人要精力充沛,更何況,費查倫騎士團的駐地,條件很艱苦!”

    迪恩看著提爾男爵的模樣,微笑的解釋起來。

    “你看,我并沒有說什么……只不過,如果騎士團有什么不太要緊的職位,請盡可能的給我那些親戚們一些機會,為了過得體面,他們其實也很辛苦的!”

    提爾男爵向迪恩說著,再一次的體現著對方老好人的一面。

    “當然!”

    迪恩干脆的回答著,不過,心底卻是否決著的。

    “那就好!”

    提爾男爵則是開心的笑了起來。

    “那么,我明天會帶著弗西亞前往騎士團的駐地!”

    “好的,我會等待對方的到來!”

    與伊科斯敲打了具體的時間后,迪恩起身告辭了;而知道費查倫騎士團最近忙碌的提爾男爵,并沒有阻攔,只是將迪恩送到了門口。

    與提爾男爵再次揮手告別,迪恩快步的向著鎮門口而去;按照他的預計,西倫應該已經完成了自己吩咐的事情。

    而事實上也是如此的。

    西倫正帶著兩個新兵等待著迪恩——

    “團長,大家保證三天后,會將東西送到騎士團的駐地!”

    西倫微笑的說道。

    “很好!返回駐地了!”

    迪恩一點頭,帶著下屬們,同鎮門口的守衛打了招呼后,在對方的恭送下,就向著費查倫騎士團的駐地走去。

    ……

    在夜晚降臨前的一刻,哈克敲門后,走進了迪恩的房間——

    “團長,一百五十人的名額招滿了,不過能夠達到正式隊員的年輕人,不足二十人……下一步需要加緊訓練才能夠派上用場;不過,距離冰雪融化還有四個月左右的時間,對我們來說應該是足夠了!”

    坐在迪恩的面前,副團長開始匯報著。

    “唔……四個月有些長了!三個月,我需要三個月就得讓這些年輕人像模像樣才行!”

    迪恩搖了搖頭,縮短了一部分時間。

    “三個月的話。有點急迫。很容易造成年輕人不必要的損傷!”

    哈克皺起了眉頭。

    “我這里提供足夠的藥品、食物!”

    迪恩保證的說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會讓這些年輕人除去睡覺外,都待在操場上!”

    哈克笑了起來,對于迪恩的承諾,他從來不會懷疑。

    “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對了……我給你、西倫、艾克、查德和馬赫找了一位老師:弗西亞!”

    迪恩提到了家庭教師的事情。

    “是弗西亞先生?”

    哈克顯然對于這位家庭教師并不陌生。

    “嗯,從明天開始,他將會成為你們的老師,教授你們識字、數數的知識——不要拒絕。哈克;雖然你可以計數,也知道一些文字,但是這并不夠……難道,你忘記成為騎士的標準了嗎?即使現在你逃避了,到時候你依然是無法躲開的!”

    迪恩這樣的說著,然后,看到哈克有些想要推托的模樣,忍不住嚴肅了起來。

    “可是,大人,我、我……”

    哈克變得吞吞吐吐的。

    “你在擔心洗禮藥劑的事情?或者……你是再擔心自己?”

    迪恩看著哈克的模樣。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徑直的點明了。

    身為迪恩的追隨者。如果哈克以其它的方式或者是再其他人的推薦下進行‘騎士洗禮’,而不是迪恩家族的方式,一旦傳出去的話,絕對會讓迪恩成為整個翡翠上流社會的笑柄。

    因此,‘洗禮藥劑’對于一個家族來說,必不可少。

    甚至,在某些時候是被當做傳承的。

    而迪恩的表現,哈克并不擔心‘騎士洗禮’的藥劑,他擔心的是自己,他在懼怕又一次的失敗。

    “放心吧,你絕對可以成功的!這并不是安慰你的話語,而是事實……除去我家族的藥劑有著提高成功率的效用外,隨之傳承的還有一些鑒別的方法——而在這樣的方法下,你是合格的!”

    迪恩看著哈克認真的說道。

    “真、真的?”

    即使再相信迪恩,這個時候的哈克的聲音也是有著一絲的顫抖。

    “我什么時候,欺騙過你!”

    帶著一絲笑意,迪恩看著哈克。

    “大人,您的恩情,我……”

    說著,哈克以極為鄭重的神情站了起來,然后,單膝跪地道:“您的命令,將是我的使命,您劍鋒所指,將是我沖鋒之地!”

    哈克說出了自己的誓言,是和追隨者類似,但卻更加鏗鏘有力的誓言。

    “明天,將會是全新的開始!”

    迪恩輕拍了一下哈克的肩膀,這樣的說道。

    在不遠處的桌子上,燒瓶內的藥劑正在緩慢的變著顏色,逐漸的沉積、透明起來——迪恩腦海中記憶著的高級騎士‘洗禮藥劑’已經進入到最后一步。

    ……

    夜晚,迪恩繼續在修煉【朧影間呼術】中度過。

    那種溫熱的感覺,令迪恩能夠清晰的確認,【朧影間呼術】很快就會得到系統的承認,就在最近一兩天。

    “【朧影間呼術】的特殊,能夠讓我短時間內達到等級的極限水準;不過……可惜是殘缺的!”

    一想到【朧影間呼術】的殘缺,迪恩忍不住的就皺了一下眉頭。

    不過,很快的,門外的腳步聲,就讓他收斂了臉上的情緒。

    咚、咚!

    “迪恩,我可以進來嗎?”

    門外,那位男爵幕僚滿是無奈的聲音,響了起來。

    “請進!”

    驚訝于對方這么早就來到的迪恩,立刻拉開了房門,看著對方還有對方身后的一位男士。

    ps 第二更~

    定時~

    感謝sdi、金名合鳥、立日十志城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再次鞠躬感謝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們~~~(未完待續。。)
熱門小說推薦: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我時刻準備著領盒飯 我在東京當和尚 想不想修真之天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妖皇 網游之無上邪尊 斗羅之最強本體斗羅 從斗羅開始吞噬萬界 女權世界的青春物語 斗破之雙帝血脈 網游之大力神 光中離歌 芳華綻放的青春 龍珠之賽亞人王朝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